77年高考錄取前後二,三事

作者:George Gong

說來也是有趣,我得知高考被錄取幾乎是我們村最後一個人了。
春節後,都過了好幾天了,高考的結果還是杳無音信。漸漸地,那忐忑不安,焦急等待的心情也平靜了。心想,大學那能那麼容易考,也許我們公社一個也未錄取呢。想著反正自己已被批准參軍了,也就心寬了許多。
從新疆伊犁回鄉到山東煙臺地區插隊時,我被分配到果業隊幹活,住在奶奶家。秋天過後,果園的活少了,我們就去山上採石。記得那天,挖到了一個大樹根,想到如果我扛著那一堆上好的柴回去,我那啞巴大爺一定會嘴笑的合不攏了。那裏的農村就是靠這些柴火做飯,取暖過冬的。
山區的傍晚,格外的寧靜。歺陽西下,遠遠的望去,炊煙嫋嫋,千家萬戶的主婦們又開始為她們的當家人準備可口的晚餐了。我一路走著,一路在想,今晚我會吃什麼呢?
快到村口時,看到黑壓壓的一片人在路邊,嘰嘰喳喳,仿佛發生了什麼事似的。當慢慢走近的時候,看到有些年輕的姑娘,小夥們向我跑來,一邊跑,一邊喊,你中了,你中了。當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時,有人告訴我,村裏在外工作的小學校長從公社帶來了錄取的喜訊。我掩蓋不了內心的激動,快步往家走去,還沒進門,就聽到我家的老太太,大聲的喊著,你中了,你中了。我笑著問她,中了什麼?她說中了狀元啊!能上大學,在那個年代,一個小小的山村,應該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了。看著那熱騰騰的大鍋,看著老太太的一臉喜悅,我快步走過去,掀起鍋蓋,哇,我的最愛,吃古紮(餃子)…
吃完餃子不多久,公社的有線廣播就廣播了通知。挨個村的念,念到名子的讓隔天去公社取錄取通知書。
又是一個難眠的夜晚。通知並未告知去哪個學校,心想著會去哪里呢?第一志願是山東大學數學系,第四志願是服從分配。是去山大,還是一個末知的地方呢?想著不管怎樣,都要離開這裏了…不知不覺也就入睡了。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我住的小山村離公社有10多裏路。平時或借個自行車或搭手扶拖拉機去公社。那天有點迫又及待,天還未全亮,已經步行踏上了去公社的路了。到了公社,大門還未開,但已經擠滿了許多人。看來也不是我一個人心急啊!8點多一點,才見公社文書悠哉悠哉地來上班了。我們那個公社,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領導也沒有那麼重視,連個像樣的會也沒有開。那個書紀也是個見過世面的人呢。多少年後,不曾想到在習大大增補為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全會公報上,又看到了他的名字。他也遞補為中央委員了,那是後話。
話說文書到了後,大家都擁擠了過去。文書告訴大家,不要擁擠,錄取函都在辦公室的桌子上,自己去找。辦公室門一開,大家都沖了上去。滿桌子的信,信封是有大,有小,有白的,有黃的。一開始,大家自然的去拿大信封。我也是一樣,找了幾圈,也沒有看到自已的名字,心裏還有點小急,想會不會搞錯了。最後桌上還剩了幾封信時,我看到了一封不起眼的信。信封大小就是我們平時用的那種家信格式,唯一不同的就是那種黃色的公函。多少年後,我還一直心中埋怨,山東大學為什麼不能大氣點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