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历程半世纪 天翻地复40年 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晚会暨晚宴盛大举行

园子后记:混进77级

自打2003年跟胡导在中文学校整个三句半节目,这十几年确实老是过不去四句。本来人家77级老大哥老大姐纪念40年前恢复高考那个划时代改变命运的人生拐点,没俺啥事。活动筹委会的军领导突然来了,说这次晚会总指挥辉煌是三句半粉丝,要弄个节目,而且人家已经凿出几段了,让我给改改。
还有不到一个月了,俺们公司那些天正闹着裁员,风声很紧,通常我可能就推辞了。可是辉煌这几句初稿虽然离成型很远,却也深深唤起俺对那个年代的追忆。
尽管晚生几年,但俺老爸老妈当了一辈子大学教书匠,大学院里从工农兵学员到77级恢复高考,那个年代的人与事咱不仅都知道而且可以说是伴随着长大的,刻骨铭心。到后来自己81年进大学,与77级也有重叠。清华化工系77级同学提出的“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的口号至今都是人生激励。77级和我们就像一个连队里上过和没上过战场的士兵一样,他们总有一番让我们仰望又不可及的经历和阅历。
我情不自禁地就开始把那些记忆都变成了文字。老妈立刻成了我的粉丝。后来每次来家里排练,大家还担心锣鼓叮当地吵到老人,其实老妈说她听不厌看不厌,每一遍听着都很感慨,听到那个“十六岁”她真想流泪。当年这些孩子的情景和人生都浮现在眼前。
活动规模似乎越搞越大,预定的场地都紧张了。晚会限制着跟七七级没关的人都不邀请。老妈为了能蹭进晚会还自己给自己找理由,说她当过77级的老师。排练前后的工作餐,成了大伙回忆当年的故事会,更是让我们全家乐此不疲。
这些花絮和故事都被二妹子详细生动史诗般地记录了。三句半里其实很多词都是来自她的灵感和添加,毕竟她和二妹夫(俺该叫二姐和姐夫的)是亲身经历有故事的人。
节目就这样在边练边改中走上舞台。演出时我在台下第一排蹲着,为的是万一谁忘词了给提个词,居然就没一个人掉一句词。这些老同志你真得佩服啊。
其实我觉得这次最出彩的是他们的扮相,这是大伙群策群力的结晶。就这身打扮,不管啥词都会让人回到那个年代,为那个峥嵘的青春岁月感慨。
非常感谢亚城77级纪念组委会,感谢三句半团队,给了我一次堂而皇之混进这个仅属于77级才有资格入场的机会。整个晚会的成功也是空前的,节目活动个个精彩,高潮迭起,给人带来无限感慨和开怀,真不愧是一群十几年叠加选出来的精英。
如果哪位读者不知道三句半最后一段的“祝愿七七老同学,辉煌”的看点是什么,告诉你晚会的发起人和总指挥姓黄,网名辉煌!所以咱在三句半排练中还有一个歪段子,写给自己团队的1234 (会军,晋汾,牛威,辉煌),以珍藏起这段美好:
黄军发动七聚会,
园军被招忙编对,
晋军出手再添牛,
阵容威!

我们是史无前例的77级!
老钱 12/10/2017

Drone沉吟着,像秃鹰在我们头顶上盘旋。
你们是谁?
仿佛上苍在凝视着我们,
我们是谁?
我们在盘问着自己。
我们是谁?
我们是,史无前例的77级!
四十年前,当一个无比荒唐的时代即将翻过,当一个开始恢复理智的时代不可阻挡地来临,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刻,本来可能被历史埋没了的我们,幸运而堂皇地,登上了历史的舞台。我们参加了中断了11年的中国高校入学考试,1977级全国入学考试 — 高考史上最为激烈 (3.7%的高校录取比例) 的一场考试竞争。
在那是非颠倒,人妖混淆,魔鬼当道的时代潮流中,无论舆论如何凶恶,环境如何艰难,黑云如何压城城欲摧,我们坚信,我们坚信!“知识就是力量!”。我们绝不相信什么“知识无用论”,也更不会相信什么“知识越多越反动”。。。
无论是在犹如利刀密锯般的青纱帐里,还是星火飞溅的锅炉前或是钢花飞舞的高炉前,还是地狱般凶险恶劣的矿井下,还是一灯如豆的悠忽不定,墙角开裂着,里外同此凉热低暗的茅屋里,无论生活多么艰辛无望,我们都不曾沉沦,不曾放弃。尽管有过苦思,彷徨,求索,忧虑,但是,我们坚持学习,刻苦求知。
我们坚信,推动社会发展必须要有科学技术和掌握现代知识的各种人才。
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李白狂傲的自信,“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虽然前景非常模糊,个人前途极其渺茫,我们都坚持学习,那就是我们的天赋,那就是我们的使命。
我们相信,人间正道是沧桑。
所以,一旦当社会回归正道时,我们立刻,以各种各样卑微的身份,从社会的各个角落里挺身而出,抓住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和社会的命运。正如发明了显微镜,开创了细菌学的法国家科学家巴斯德说过的:“机会只是为有准备的人提供的”。

我们是一个民族的历史积蓄,我们是一个新时代的历史储备。
今天,四十年之后,当77级聚会筹备组的同学们一声倡议,大家就极其热烈地,迅速集结起来。我们这些,散布在美国佐治亚亚特兰大的77级同学,首次汇合到了一起。共同的使命,共同的命运,共同的道路,共同的归宿,让我们非常容易地凝聚起来。虽然我们多数人都是素不相识,却心有灵犀一点通。虽然不曾谋面,却立刻感到亲切无比,来自大陆89所高校,仿佛都是故知旧友。就因为我们都曾经是77级。
星期五晚上,亚特兰大下了一场难得的大雪,不仅没有妨碍,减弱我们的热情,反而更显腊梅的高傲和芬芳。
今天,12/10,星期天,在亚特兰大的Parameter Church的足球场上,我们,心潮澎湃,意气风发。Drone在天上飞,雪地里,我们站成“77”的字样,航拍合影。地上众多的长枪短炮,咔嚓嚓,啪啪啪,全体照,女生照,男士照,情侣照……很多都是77级夫妇俩,不仅仅同级,还有同校,甚至同专业,直至同班!晚上,在Chinatown的福临门酒家里,任凭屋外天寒地冻,我们热情洋溢,喜气洋洋地欢笑,歌唱,朗诵,觥筹交错,忆旧抚新,把聚会推向一个接一个的高潮。。。
为什么说我们是史无前例的?
因为,我们经历过的是一个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实验”。这是一个荒唐,惨重,悲催,壮丽而奇葩的“实验”。荒唐,在于造成了人类历史上的严重倒退;悲催和惨重,在于十亿人口的民族的无可估量的财产和生命的损失;壮丽,在于我们的理智,良知和信念从不湮灭,出污泥而不染;奇葩,在于12届一起进考堂,汇聚成了77级!
这不是史无前例?恐怕还是空前绝后!
我们也疯狂过,盲目追随过,我们也沉思过,我们奋斗了,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哲理。但是,我们具有一种责任感,具有一种使命感。这是对社会的责任感,这是对历史的使命感。我们和黑暗抗争过,我们和命运搏斗过,贝多芬的交响曲是我们最强烈的心声。
孟子关于“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所表达的担当意志,就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情怀,融合贯穿在我们的生命中。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首往事,我们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卑鄙庸俗而羞愧。无论处庙堂之高,还是落阡陌之远,我们都努力了,我们都奋斗了。现在,我们能够说:“我的生命和精力,都融入了人类进步的历史洪流里。。。”
我们,有的还是满头青丝,春意盎然,有的已经两鬓斑白,有的已是老骥伏枥,依旧心绪飞扬。
仰望星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是我们终生的思索……
我们仍然关心着人类的命运,环境,资源……
忧心着社会的走向,自由,平等……
我们仍然追索着,宇宙的起源,黑洞的将来……
我们仍然注视或参与着科技的发展,云计算,大数据,引力波,量子纠缠,人工智能……
这就是我们,史无前例的七七级。
现在,我们寄希望于我们的下一代,希望他们能传承我们……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为亚特兰大七七级同学首次聚会而作
刘涵华

为帮助女儿照顾娃娃,我来来回回已经飞了五年了。
这五个半年,从古老的中原来到遥远的北美,在亲情和鲜嫩小生命的陪伴下,生活比过去多出了许多新的喜悦。除此之外,孩子们还总是尽力为我们营造安宁生活中的新惊喜。特别是有一年,两个孩子安排我跟先生以火车出行的方式,一个多月间走了二十多个州;甚至,我们还傻乎乎地飞到墨西哥,跑来跑去看心仪已久的印第安文明遗迹。
……可是,也应该承认,每当静下心来思忖这五个半年的生活,也难免有一种叫“客居”的东西纠缠其中,隐隐地挥之不去。
2017年12月10日,在孩子们的鼓励下,我参加了亚城七七级的聚会。在来自祖国六十多所高校的160多位七七级同学中间,感觉很惬意 。虽然都是新朋,但我却觉得全是旧雨。
其实,还有很多同学跟我一样,谁都不认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不约而同,怀揣着走天下的豪气,从莽莽神州各个角落,陆陆续续以很“个人”的方式,辗转来到这块曾经盛产甘蔗的沃土。靠坚韧与顽强,当然也靠聪明与智慧,他们扎下根来,长成了一棵又一棵挺拔、然而难免孤独的乔木。其间的甘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猜,他们视“三十功名尘与土”,迎着“八千里路云和月”一路走来时,遇到过的那些曲折与坎坷,是盘根于故土的我难以想象的;而在他们,毅然的抉择之后,一定也颇有几分不足为外人道的滋味。生命最本真的需求与来自故土父母的禀赋,就这样水乳交融地成就了他们的命运。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啻是难以复制的传奇。
更为神奇的是,这些挺拔而孤独的乔木,忽然就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召下,款款地伸出了彼此的枝丫。这让我几乎有点风马牛不相及的想起了 “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的佳句。而且那乐府的题目似乎也具有了某种新的象征意义,——《孔雀东南飞》 。就在大家为航拍而两两对面,牵手排成“77”的那个时刻;就在蓝天下,在晶莹雪花滋润的草地上,每一个人都满怀欣喜地找到了自己久违多年的兄弟姐妹;至于姓名,性别,年龄,来自哪里,做什么工作,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一双顾盼的眼睛里都有脉脉的亲情:因为,你是我的姐妹;每一张风霜留痕的脸上,都是孩子般温暖的笑容:因为,你是我的兄弟。
在业已成为过去的那些只手打天下的艰难围城里,我的兄弟姐妹有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缱绻时刻,能够如此熨帖的慰藉他们孤独的灵魂?在中国城的福临门酒家,在琴音里,在歌声中,在笑声朗朗、觥筹交错之间,是什么像七彩流云在每一位77级同学的心头缭绕?在舞台和大厅的上空久久盘旋?
……忽然就想起了我的老师刘增杰先生。
当年,在我们河南大学七七级中文系毕业二十周年的返校聚会上,一向唾珠咳玉的刘老师,手里捧着发言稿神色凝重:“什么是77级精神?就我的感觉来看,77级精神的核心内核,应是一种不甘沉沦、永不言放弃的奋斗精神,是一种身处恶劣环境、面对苦难人生而充满自信的意志。”“ ……距离带来美感,时间产生回味,甚至会创造出幻觉中的真实。只有漂泊才懂得团聚。河南大学中文系七七级同学毕业20年之后再相会,这首先是一种心情的寻觅,一番美好记忆的重温,一次灵魂的裸游。大家似乎一下子远离世俗的尘嚣,有了返璞归真的和青春宣泄的快意。”
时至今日,刘老师的发言稿在我的书房里,已经整整挂了十五年了。
——关于七七级,我不会比我的老师说的更中肯。而我唯一断疑生信的就是:在2017年12月10日,在亚特兰大,我从此不再“客居”。
2017年2月11日于亚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