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過敏歷險記

亞特蘭大:胡慧星

我坐骨神經發炎,疼痛難忍,吃了一個月的消炎止疼藥。上一周停藥了,昨天疼得我坐立不安,萬般無奈,只好給醫生打電話,醫生的助手給我開了止痛藥和消炎藥,我去CVS取後, 出門就迫不及待地吃了兩粒止疼片,一粒消炎藥。然後去Northside Hospital Pediatric Imaging 做CT。開車的路上我給護士留了個言,告訴她有一種藥不是我上次吃的, 想確認一下她開的藥是否正確。我到Northside Hospital Pediatric Imaging 時,她打回電話說確實是開的是另外一種止疼藥。因為上次吃的不可以refill。做完CT 出來後我覺得頭暈,噁心,以為是低糖,因為早上只喝了一杯木瓜牛奶。我要到North Point Mall 逛商店,所以就到Food Court Charleys Philly Steaks 買了一個 Philly,吃了兩口,噁心加劇,頭暈更甚,我還是以為低糖要馬上補充糖分,立刻又去買一杯可樂,這時手腳發抖,頭暈目眩,想吐,直覺得渾身發軟要暈倒,連拿吸管的力氣都沒了,我趕緊坐下喝了點可樂,可還是不行,眩暈的厲害,有窒息的感覺,我看到對面有軟座,便跌跌撞撞地走過去躺了下來。想給911打電話,又怕是大驚小怪,我先生呂毅在班上,兒子的駕照還沒啟動,女兒從加州回來,有時差還在睡覺,想起閨蜜焦梁週三休息,便撥通了她的電話,可電話接通後,我難受得說不出話了,費了好大勁才告訴她我躺在Mall裏。她的車兒子開走了,她急忙找到不上班的老錢,老錢早飯都沒吃,二話沒說就去接焦梁趕到我躺的地方,焦梁跟他開玩笑,說他“英雄救美”。他們剛到一會,我就開始嘔吐,焦梁後來說我臉色嚇人,像菜葉!他們想開車把我送回家,可扶我走到電梯口,我又吐了,看我走動困難,老錢去要了一個輪椅,輪椅一推動,我眩暈得更厲害。我堅持要自己下來走,可沒走兩步,就沒法走了,噁心,眩暈,缺氧,這時一位顧客走來說她是護士,讓我要睜開眼睛,否則會昏睡過去。這時Mall 裏的保安急救人員趕到了,我喘不過氣來,想喝水,可他們說不能給我吃任何東西,不知道是誰叫了救護車,又是怎麼抬我到救護車的,只記得在救護車上我牙齒上下打架,全身發抖,進到急診室還在吐,身體如同僵屍,護士想量體溫,可怎麼也測不到溫度,口腔,腋下都量不到體溫,血也凝固了,手背,手腕到處紮,也抽不出血,換了好幾處針口,加毯子保暖後才抽出血來。這時呂毅趕來了。醫生在輸液的藥水加了止吐藥,我昏昏沉沉睡了幾小時,才緩過勁來。 6點左右驗血結果出來了!是止疼藥過敏!醫生說以後不能再吃這類止疼藥了!從急診室出來,到家後虛弱無力,想吃點東西壓驚填肚子,可細面一下肚,又開始嘔吐。躺了一晚,今天才真正活過來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被救護車送往醫院,第一次對藥物過敏, 而且幸運躲過這一劫。躺在床上把這歷險記寫出來是想給大家提個醒,藥物過敏可能會致命。 如果吃了藥有不適反應,呼吸、脈搏有異常,一定要先考慮是不是藥物過敏。另外,我們中國人總是怕“大驚小怪”,不願打911,其實應該明哲保身,第一時間打911。生命高於一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