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平安背後的焦慮

作者:遊潤恬

重慶的民主路和民權路十字路口有一座紀念抗戰勝利的解放碑,人們往年喜歡在平安夜聚集在這個地標,聽著碑上的勞力士鐘午夜報點,就算是過了聖誕。
我慕名前去,結果失望而歸。今年解放碑的平安夜,沒有節假日的歡愉和熱鬧,而是異常平靜,甚至帶有些許緊張氣氛。
數千名員警一字排開360度包圍解放碑,禁止公眾接近。公安在解放碑底座架起帳篷設立臨時指揮中心,通過螢幕即時監控閉路電視畫面。荷槍武警嚴陣以待,如臨大敵。
重慶當官的朋友解釋,禁止公眾聚集是為了防止類似三年前上海外灘跨年活動的踩踏悲劇上演。重慶的計程車師傅等市民的理解則是,當局不鼓勵慶祝耶誕節這樣的西洋節日,因為要弘揚中華文化。
每逢耶誕節便會浮現抵制洋節的網路輿論。比較極端的論述包括從文化入侵的角度,指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後為了便於殖民統治而傳入基督教以同化中國人的思想,慶祝耶誕節是不愛國的恥辱行為。比較溫和的論述包括,禁止高調慶祝洋節,有助於扭轉年輕一代對中華文化的感知和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減弱的趨勢。
從公共治安的角度,禁止群眾占道狂歡確實達到了確保平安夜平安的效果。從黨風建設的角度,奉行無神論的中共有權要求黨員不參與宗教活動。但如果從文化的角度,把慶祝洋節等同於對中華文化的某種損傷,這既有邏輯漏洞,也可能會造成反效果。
先說邏輯漏洞。多數年輕人既然在平安夜選擇上街尋樂而不是到教堂參加彌撒,就意味他們更在乎的不是節日的宗教意義。一道行政命令,戛然終止了在地標狂歡的社會習俗和共同記憶,難免會令一些人對下令者心生惡感。
中央的官方表述從未說要抵制洋節,反而一再強調要包容。今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強調了弘揚中華文化的重要性,但同時也表示要吸收借鑒國外優秀文明成果,要堅持開放包容,“以我為主、為我所用,取長補短、擇善而從,既不簡單拿來,也不盲目排外”。
從純粹功利的角度想,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產物和推手,略知基督教的一二,就是打開瞭解西方社會的窗口,是與國際友人交流時的話題。基督教宣揚的某些價值觀,如仁愛、奉獻等,能提升個人品格,進而有利於提升社會的素質。就算部分年輕人參加了耶誕節慶祝活動後開始對基督教產生好奇或興趣,只要他們不是黨員,這也未必是件壞事。
北京文化評論人王魯湘指出,中國要有文化自信,就必須先有文化自覺,而真正的文化自覺,來自於與其他文明的交流,通過對其他文明的瞭解,從而對自身文化有所反思和批判。
我的理解是,文明與人的關係不是一夫一妻制,不是接觸了一個文明就必然會放棄另一個文明。接觸更多的文明,反而能讓我們更好地珍惜自身文明的優勢,並為如何彌補自身文明的短板提供線索。
呼籲抵制洋節的輿論,反映的是對自身文化的不自信和焦慮。提高自信和消除焦慮更好的辦法,是直面年輕人對中華文化的感知和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減弱的真正原因,對症下藥,而不是簡單地把所有問題歸咎於外在因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