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約春光裏 同憶芳華時》 亞特蘭大七七級同學隆重慶祝入學四十周年春遊活動紀實 戈壁紅柳(二)(美國美中報道)

春天來了,大地復蘇,萬象更新,這是一個充滿希望和活力的季節,這是一個告別嚴冬擁抱大自然的季節。2018年4月8日上午,在明媚的春光裏,在人間四月雨後初晴的第二個週末,亞特蘭大一百多位七七級同學相聚在McDaniel Farm公園,隆重慶祝入學四十周年。四十年光陰荏苒,四十年漫漫人生,少年頭已白,回首情更濃,在77級同學的心裏,四十年前的那個春天,無疑是人生最美麗的春天。那年春天,七七級同學在經歷了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激烈競爭,作為十年文革後首次恢復高考的佼佼者,如願以償地走進了大學校園,開始了新的人生。這一級新生是共和國成立以來最為特殊的學生群體,他們是老老少少12屆中學畢業生的集合體,他們中的絕大多數經受了廣闊天地裏風霜雨雪的艱苦磨煉,見證了踐踏知識藐視科學的瘋狂年代,對能走進大學課堂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倍感珍惜,他們滿懷個人理想也承載著時代的期望。
亞城七七級同學來自90多所高等院校、25個省市自治區,雖然地域不同,學校不同,素不相識,不是同鄉勝似同鄉,不是校友勝似校友,不是親朋勝似親朋,共同的經歷,共同的情懷把大家凝聚在一起。去年12月10日,亞城七七級同學曾成功舉辦了慶祝恢復高考四十周年紀念活動,其回應之熱烈,活動之精彩,出乎人們的預料,影響波及世界各地,在全球華人七七級群體中得到了廣泛的好評。時隔四個月,同學們依然興致勃勃,再次相聚慶祝入學四十周年。上年冬天高考,次年春天入學,跨越兩個年頭,這是七七級的又一獨特之處,映射出國家重大轉折時期的特殊舉措,也給了亞城七七級同學連續兩次聚會的充分理由。
不愧是一個藏龍臥虎的群體,恢復高考後的第一批佼佼者,經歷了歲月滄桑的洗禮,同學們依然那麼精神煥發,朝氣蓬勃。雖然都在為工作生活家庭各自忙碌著,雖然都已是年過花甲的老頭老太,好多人已當了爺爺奶奶,卻利用短暫的休閒時間,將一場公園裏的簡易聚會搞得風生水起異彩紛呈。讓人不由的感歎,一群高素質的多才多藝的人湊在一起,即便是玩,也玩的那麼瀟灑,那麼有水準,那麼認真投入。像一場親友間結伴而行的浪漫春遊,有吃有喝有唱有跳輕鬆愜意其樂融融;像一場展示才藝的專場表演,有板有眼精雕細琢盡情釋放著對生活的熱愛;像一次回眸遠望穿越時空的懷舊之旅,在熟悉的老歌中回味青春時代的歡樂與希冀。


天公作美,連續的陰雨天恰恰在聚會當天放晴,雨後的公園清新寧靜。不到9點,第一批腰鼓隊員們就出現在春遊的大涼亭裏,為聚會演出做最後一次排練。乍暖還寒的絲絲涼意和舞者的熱情洋溢形成了鮮明的對照,鼓點鏗鏘,紅綢飛揚,瀟灑的舞步煥發著青春的氣息,比舞姿更美的是內心的嚴謹與追求。一次即興的非正式演出也排練的這麼認真,讓人不由的心生感慨,不論多小的事情,只要全心身的投入,都會給人帶來更深層的愉悅。
9點半過後,同學們陸續到場,次序井然地排隊簽到。不一樣的七七級啊,普通的簽到居然也有豐富的內涵。其一:每人領取一件淡藍色的體恤衫,體恤衫上用五彩絲線繡著一組精緻的圖案,上方是亞城77級,下方是一只帶綠葉的桃,桃上是Atlanta字樣,這是一件讓每位同學都由衷喜愛並值得珍藏的體恤衫,一件凝固著亞城七七級歡樂聚會的紀念物。其二是在兩件體恤衫上簽字,用中、英兩種文字密密麻麻簽滿一百多位同學的名字,英文版將贈送給原美國總統卡特先生,以感謝他任內實現中美邦交正常化,揭開了中美科技和人員交流的新篇章;中文版將回送祖國教育部高考中心博物館,以表達亞城七七級同學對當年恢復高考決策的感激之情。
聚會的開場節目相當別致,可以說是總策劃的神來之筆!全體同學一起做廣播體操,場面宏大,氣氛熱烈,人人參加。排著整齊的方陣,伴著熟悉的旋律,舒展著老胳膊老腿,老漢老太們動作雖然不像年輕時那麼瀟灑標準,甚至還有點腰來腿不來的窘態,但精神可嘉,在領操員嶽敬偉同學高大上的示範作用下,像模像樣,方寸不亂,完全沉浸在當年課間休息時的情景中,享受著一種滲透到骨子裏的親切感,恍然回到了大學校園。


如果說做廣播操是整個聚會一道可口的開胃菜,接下來的歌唱快閃則是一道全體參與的文化大餐。一組上世紀八十年代甚至更早流行的老歌曲《讓我們蕩起雙槳》、《歌聲與微笑》、《小城故事》、《外婆的澎湖灣》《年輕的朋友來相會》,一下子啟動了大家的歌唱細胞,旋律因為熟悉而動聽,意境因為神會而親切。正所謂青少年時代常在耳際縈繞的歌曲,又經過歲月的沉澱珍藏於心的,就是一生受用不盡的精神財富。同齡人的文化積澱是那麼的相似、相通,上百個同齡人相聚在一起高唱,就是一次無與倫比的知音盛會,一首首耳熟能詳的老歌曲,是同學們心中一道溫馨的精神紐帶。略帶羞澀的趙智勇同學領唱,一人唱,眾人和,無拘無束,盡情釋放,歲月不老,青春不老,不老的歌聲猶如一條汨汨流淌的小河永遠滋潤著同學們的心田。
由高鳴佳、焦粱同學領銜的腰鼓隊表演的《開門紅》,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異國他鄉咋就一下子湧出來這麼多的大妞二妮們,濃郁的鄉土氣息撲面而來,一蹦一跳一轉身,一顰一笑一眼神,讓鐵蛋二柱們看的目不轉睛,合不上嘴,嘿嘿嘿地直樂。鄉音寄鄉思,吃慣了西洋大餐,遊子們夢繞魂縈的依然是那口熱乎溫馨的家鄉味。在熱鬧歡騰的集體腰鼓舞後,大家安靜地欣賞雷鳴同學表演的小提琴獨奏《牧羊姑娘》,從顫悠悠的琴弦上流淌出的如泣如訴的音符,和陰冷的天空吹來的絲絲冷風交織在一起,讓人們由表及裏深切體會到了牧羊姑娘的淒美與悲涼。邢慧、喬玉生同學的詩朗誦《當我們還不太老》,不徐不疾、抑揚頓挫,娓娓道來人生的哲理。多才多藝的張曉京同學表演了好聽的笛子獨奏《天邊》,之後又和其他同學一起表演了口琴合奏、黃建中手風琴伴奏《年輕的朋友來相會》。吹笛子、玩口琴大概是這一代人的一個文化符號,很多七七級同學都會,上溯半個世紀前,在那個讀書無用文化貧乏百無聊賴的年代裏,簡單易學的口琴、竹笛,曾為當時的青少年打發了多少寂寞時光。七七級中的老大哥劉曉松同學老當益壯,高歌一曲《那就是我》,中氣十足,高亢明亮。
集體舞《洗衣歌》永遠給人一種雪域高原的聖潔與清純,經歷了漫長歲月的洗禮依然那麼迷人,由出生於四川阿壩的藏族姑娘央金卓瑪(楊麗)同學領銜,更增添了原汁原味的感覺;嶽敬偉、馬德強同學珠聯璧合,將藏族小姑娘和解放軍老班長表演的活靈活現。七七級同學入學前有不少來自工人隊伍,由侯亞新、張曉京、黃建中、喬玉生、邱林青等演唱的男聲小合唱《咱們工人有力量》,氣勢豪放,渾厚有力,迴腸盪氣。劉曉松夫婦表演了國際標準舞串燒,流暢飄逸、激情四射,令人賞心悅目。鄭德大的京劇清唱《溯風吹》贏得了滿場喝彩,成為最受歡迎的節目之一,不僅因為字正腔圓、韻味十足、音色高亢,還因為演員、觀眾融為一體的強烈共鳴,這一代人基本上是聽著樣板戲長大的,耳濡目染,人人都會兩句,熟悉的旋律已經固化在人們的心頭,成為永不凋謝的青春之歌。由史曉遊領銜的集體舞《草原女民兵》大概是受到熱門電影《芳華》的影響,也代表了七七級這一代人的審美觀,即便是在普通的涼亭裏表演,從女民兵們剛勁矯健的舞姿中,仍然能在腦海裏浮現出一種宏大的畫面感:遼闊的草原、蔚藍的天空、蜿蜒的河流、閃亮的鋼槍、善良勇敢的牧羊姑娘,從大自然和生活中提煉出的美總是那麼鮮活,那麼耐人尋味,那麼令人留戀。五十多年的歲月流逝,帶走了喧囂一時的假大空,被人們珍藏於心的都是金子,永遠在歷史的星空裏燁燁生輝。據說三個集體舞《開門紅》、《洗衣歌》、《草原女民兵》在聚會前進行了多次的排練,先不說舞蹈動作如何整齊精湛優美,這嚴謹認真精益求精的態度就令人肅然起敬,為七七級同學的優良品質叫好!最後,文藝演出以大合唱《友誼地久天長》和《同一首歌》結束。兩位主持人孟錫泉、張征宇同學妙語連珠,似莊實諧,讓節目間的過渡銜接妙趣橫生,或引深節目主題,或發掘演員潛質,令人忍俊不禁。孟錫泉同學聚會前剛剛從中國歸來,風塵僕僕擔綱節目主持人,全無倦色,不愧七七級中的小夥子。張征宇同學酷愛音樂,雖然自謙嗓子不行,乘空擅自吼一段京劇“大吊車,真厲害、、、”,老生唱腔,底蘊十足,行家做派。
用餐後,舉行了隆重的頒獎儀式,由紀念活動總指揮黃慧同學向在慶祝活動中表現突出的同學頒獎。獎狀做的很精緻,由黃慧精心設計、黃吉凡製作,洪曙光同學用漂亮的硬筆書法在獎狀上填寫了每位獲獎者的名字。有幾十位同學獲獎,大家興高采烈地領取獎狀。感謝不辭辛苦跑前跑後為慶祝活動留下寶貴瞬間的攝影師們:黃建中、胡國志、江山、左立、賈建初、陳克峰、楊亞東。亞城書法高手何宜嶺為大會書寫了橫幅。孟錫泉不遠萬裏從國內買回了腰鼓和女民兵舞蹈服裝,還有很多熱情奉獻的同學,不一一例舉。其實,久經世面的同學們真正在意的並不是一張獎狀,而是是為齊心協力成功舉辦了這樣一場盛大聚會高興!為自覺自願付出了大量心血感到自豪!為這個擁有眾多熱心奉獻多才多藝志願者的七七級群體驕傲!一場盛會的背後必然有一個團結協作高效努力熱心奉獻的核心團隊,特別應該向大會組織者們由衷的道一聲感謝!為了兩小時的聚會,她/他們付出了3個多月的努力。黃慧:慶典總指揮,統籌全局、穿針引線、身體力行;喬玉生:文藝演出總導演,發掘人才、編排節目、製作路標;黃建中:拍照攝影、會務演出,組織影展;張曉京:收集伴奏,音樂合成、日以夜繼;王會軍:設計圖案、訂制體恤;黃吉凡:財務總管、預定菜肴、印製文本;洪曙光:獻計獻策、製作獎狀;張征宇:落實場地、主持節目、現場指揮;雷鳴:網上登記,人數統計;唐子華:音響器材、現場監控;侯亞新:宣傳報導。正是他/她們的熱情奉獻、精心籌畫、一絲不苟,催生了亞特蘭大七七級同學的又一次盛會,讓紀念七七級入學四十周年的歷史鐘聲在亞特蘭大迴響的如此洪亮悠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