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布什妻子去世,我们用百张照片回顾她的一生(美國美中報道)

她是不苟言笑、伶牙俐齿的前美国第一夫人,是养育出美国第43任总统的严厉母亲;同时,她还是一个在白宫养了一只小狗,并为之写下一本书的畅销作家;一个在女儿病逝后,重振旗鼓,转身投向公益的慈祥祖母。

她就是芭芭拉·布什,一个被外界称之为“布什家族”灵魂与核心的女人。


然而就在今天,这个饱受病魔摧残多年的白发老人终于解脱了痛苦,长眠于休斯顿家中,享年92岁。


但她的离世,不应止于一句简单的新闻标题,或是一则类似于“总统夫人病逝”的快讯报道。

我们似乎忘了,褪去“石油大亨”、“总统之妻”、“布什之母”这些金光闪闪的标签,她还是一个鲜活的个体,一个普通的母亲,一个像大多数女人一样,深爱丈夫,爱撒娇、时而有些任性的妻子。


今天,精英说精选了芭芭拉·布什生前的照片,试图用它们去还原,这位此前在媒体笔下强势、性格急躁的前美国第一夫人,作为一个普通女人的一生。


时间回溯到1942年冬季。

这一年18岁的乔治·布什在圣诞晚会上第一见到了芭芭拉。彼时,16岁的芭芭拉身穿一袭白色晚礼服,可爱而优雅,两人一见钟情。


两人恋爱一年后,二战爆发。看到国家危难, 乔治·布什主动提出参军、奔赴一线,但这一去能否平安归国,谁都无法预料。


在入伍出征前,布什向芭芭拉求婚。幸运的是,最后,布什不仅平安归国,还因为表现英勇,战功卓著,被授予飞行十字勋章。


归国后,布什为芭芭拉准备了一场极为奢华的婚礼。


那一年,布什20岁,芭芭拉19岁,两人都是彼此的初恋。

婚后一年,他们的第一个儿子(美国第43任总统小布什)出生。

1950年,这个家庭迎来了他们第一个女儿Robin,然而Robin在3岁那年因为白血病而不幸离世。

Robin是躺在妈妈芭芭拉怀里死去的。她的离世,让这对年轻夫妇在很长时间里被巨大的痛苦吞噬。


但两人彼此安慰,一路扶持走来。

Robin离世两年后,在1955年的夏天,布什带着妻子和大儿子(小布什)在家里的院子里留下了这张合影,一家人露出久违的微笑。


多年后,芭芭拉在她的回忆录里说,“那次打击原本可以让我的家庭分崩离析,但事实上,它反而让我和他(布什)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

芭芭拉很喜欢小孩,于是他们陆续生了5个孩子。


直到后来,儿孙满堂。


乔治退伍后,回到耶鲁读书。毕业后,他创办石油公司,并成为百万富翁。

这期间,他们在17座城市居住过,搬过29次家,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豪华。但芭芭拉仍提醒丈夫不要浪费。她常去减价商店买便宜货,并将豪华宾馆里的肥皂带回家。


1964年,已跻身美国上流社会的乔治决定弃商从政。他的这一决定立即得到了妻子芭芭拉的支持。

但最开始的从政之路并不顺遂。

1964年,乔治角逐德克萨斯州参议员,但最后竞选失败。


1964年11月3日休斯顿投票现场
乔治向观众比了一个剪刀手

就在乔治沉浸在失败带来的挫败感中,一蹶不振时,芭芭拉鼓励他竞选国会众议员。这一次,乔治成功了。

在竞选现场,芭芭拉当着众人的面,给了丈夫深情一吻,这一幕被现场记者抓拍了下来。


1974年 ,乔治被福特总统任命为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

这期间,他们来到北京,像所有普通的夫妻一样,在天安门前骑自行车,在北京胡同里吃烤鸭。

北京之于他们,承载了太多美好回忆。


多年后,他们再度访华时,重温故地,在同一个地方合影留恋。


返回美国后,乔治的从政之路有了飞跃式的发展。1980年他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彼时,儿女们已长大,两人皆白发苍苍。

在就职典礼的游行上,人们看到乔治一直紧紧牵着妻子的手。


1980年,55岁的芭芭拉跟随丈夫从纽约搬往华盛顿白宫,开始第一夫人的全新生活。

这期间,他们因为工作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

1984年春天,他们一起访问印度,专程参观爱情圣地泰姬陵。

1984年4月13日 泰姬陵

第二年,他们在华盛顿迎接了刚结婚不久的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夫妻。


他们还去了非洲,第一次尝试抱狮子。


当然,第一夫人的生活也少不了各种仪式、应酬与舞会。

但无论是什么场合,我们在现场看到的都是一对含情脉脉、时刻微笑着的伉俪夫妇。


摄于1989年1月20日的就职典礼舞会


摄于1989年1月20日 白宫交接仪式


1991年8月25号 两人正前往海陆军一号


1992年,两人在登机前向人们挥手


1997年11月6日,前总统乔治·布什出席德克萨斯州大学的以他名字命名的图书馆落成仪式,并在演讲后拥抱了妻子..


摄于1997年4月16日,在妻子身后,乔治比了一个耶字,图中女子皆为美国历任第一夫人

白宫的生活有时漫长而乏味。对动物过敏的乔治,送了一只狗给妻子,取名叫米莉(英文Millie)。第一见到米莉时,芭芭拉在白宫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


无论工作多忙,乔治每天都会抽出时间陪妻子遛狗。


1989年3月12号,摄于白宫门前,此时Millie还有1个月分娩


1990年2月19日两人在海边遛狗

后来,芭芭拉还专门写了一本名为《米莉的书》,此书记录了自己与丈夫在白宫中的生活,并成为当年的畅销书。


2004年8月25号,摄于Kennebunkport

乔治是忠实的球迷。退休后,媒体经常拍到两人飞往全国各地看球赛。


摄于2005年8月10日,波斯顿


摄于2012年4月6日, 休斯顿


2015年3月29 两人观看一场Gonzaga和Duke之间的篮球锦标赛,据医生说,那时两人的身体急剧恶化。

2015年,乔治的身体日趋恶化,只能坐在轮椅上。但即便行动不便,也无法阻挡他来现场看球赛的热情,而妻子芭芭拉永远是那个陪在身边的人。


去年,乔治忍受着病痛来到了超级碗现场。彼时,照片里推着轮椅的芭芭拉笑得一脸灿烂。殊不知,两人中先走一步的竟是自己。


而就在今年年初,芭芭拉在接受校友会杂志的采访时说,“即使我已结婚72年了,但我仍旧与丈夫沉浸在爱中。”

类似的话,在他们结婚47周年的庆祝会上,芭芭拉也说过。那时早已儿孙满堂的芭芭拉当着众人自豪地说,“乔治是我一生中唯一亲吻过的男人。”


在媒体的报道中,芭芭拉似乎总是高傲而又盛气凌人。她讨厌一切奉承、虚伪之词,一度把她的崇拜者称为“愚蠢之人”。她有意远离政治,却“扶持”出一个总统丈夫以及一个总统儿子。


有媒体如此评价她,“芭芭拉身上有一股强大的凝聚力。是这股凝聚力,把布什家族团结一致,并在长达半个世纪里,让这个家族成为佳话。”

其实,在两年前,芭芭拉就一直在与病魔搏斗,但她一直都“不动声色”。在疾病缠身时,她依旧保持容光焕发,和丈夫出现在许多公众场合。


我们鲜少看到她颓丧或者病恹恹的样子,因此对于她的离世,留给外人的是错愕,而留给丈夫乔治.布什的是外人难以体恤的悲伤。

据乔治.布什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芭芭拉逝世后,乔治一直坐在床边紧握着芭芭拉的手。


生老病死,是每一个人都无法避免的。而对于芭芭拉这样一个特殊的女人,她留存于世的痕迹,最让人感动的地方,无关政治、无关女性独立,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对爱、对婚姻的坚守与信仰。(稿源:精英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