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登天使岛:历史上的今天,美国排华法案通过(美國美中報道)

旧金山湾区天使岛

1882年5月6日,美国总统亚瑟签署第47届国会通过的《排华法案》,美国排华运动进入高潮。

这是世界移民史上最黑暗最血腥的一页。

《排华法案》创造了两项美国纪录:

第一次立法禁止一个种族进入美国,

第一次立法排斥一个种族加入美国国籍。

美国长达61年的合法排华运动充斥着“血与火”的暴力。

直到1943年12月17日,罗斯福总统签署废除《排华法案》。

1

排华惨案:唐人街被烧杀

《排华法案》打开了一个巨大的潘多拉盒子,到处泛滥着“用一切方式让华人滚出去”的叫嚣声,火烧唐人街、抢劫华工营、屠戮华工,几乎成为一种常态性的暴力排华行为,惨不忍睹。

以下两个惨案只是排华运动中的一个缩影。

  石泉惨案

1885年,位于怀俄明州的石泉煤矿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事件,史称“石泉惨案”。

早在1875年,华工已经在石泉煤矿干活,与别的矿区不同,这里的华工与白人矿工同工同酬,没有所谓的用廉价劳动力抢白人饭碗的情形发生。但是,由于经济不景气特别是矿区产量降低,矿工的薪酬整体下降。白人劳工把所有怨愤都转移到华工身上。

1885年9月2日下午14时,150多名白人暴徒手持刀、枪、棍棒和斧头向唐人街包围。他们命令华人在一小时内离开唐人街,不由分说火烧棚屋,射杀从棚屋里逃出来的华人,有些华人不得不返回熊熊烈火中被烧死。那些精疲力尽逃到山里躲藏的华人,有的被冻死,有的被狼群吃掉,剩下的华人被过路的火车营救。

在这场大屠杀中,至少有28名华人被打死或烧死、15人重伤、26人葬身狼口、79间房屋被烧毁,财产损失高达14.7万美元,震惊全美国。

警方逮捕了16名嫌疑人,但因为华人没有资格出庭作证,最后,这16人全部被无罪释放。

由于地方当局没有能力平息暴乱,联邦军队被派去石泉镇保护华人。

清政府驻美外交官要求美国政府采取适当措施保护华人。后来美国政府赔付了14.7万美元作为华人财产损失的赔款。

西雅图惨案 

西雅图是铁路华工聚居的城市,有一个著名专案叫“华裔陈宜禧专案”。

位于西雅图的陈宜禧公司

陈宜禧是广东台山人,曾在美国西部修建铁路40年,于1904年回到台山,用14年时间建造了中国第一条民营铁路。

根据陈宜禧的私人记录,发生在西雅图的排华事件有9起,发生在西雅图之外的排华事件有25起。

对于这一系列排华事件,陈宜禧极为愤慨,遂向本地法庭提出上诉。陈宜禧的多次抗议连同1885年的塔科马事件,一起被列为“华裔陈宜禧专案”。在陈宜禧的强烈要求下,清政府不得不派公使与美国交涉,结果获得27万多美元的赔款。陈宜禧如数将赔款分发给受害者。

1885年9月28日,“劳工骑士团”的代表在西雅图举行反华集会和示威游行,要求所有华人必须在11月1日前离开华盛顿地界。

1885年11月3日,几百个白人突袭塔科马唐人街,他们踹破房门,把屋里的人拖到屋外,在暴风雨中把600名华人集中驱赶到北太平洋铁路火车站,结果,两个男性华工冻死,一名女性精神失常,其余人被铁路公司解救送到波特兰。

为应对危机,联邦政府临时向西雅图派遣军队镇压骚乱。1886年2月7日,在联邦军队离开数月之后,西雅图的暴徒又一次组织了暴力驱逐华人的行动,向华人发出最后通牒,强制华人乘坐下午13时的轮船离开。

暴徒们闯入唐人街,命令华人马上收拾东西,将华人押解到码头上。由于大多数华人因身上没带钱而无法买票,至少300人拥挤在码头上,蜷缩在寒风中颤抖。

西雅图警方予以制止,法院随后向华人颁发人身保护令,并派遣民团对华人进行武装保护。

次日,当民团护卫华人回到原来居住的唐人街时,又遭遇暴徒的袭击,枪战中,一个暴徒被打死,4个暴徒受伤,局势进一步恶化。

西雅图所在的华盛顿州立即宣布戒严,数日后,克利夫南总统宣布西雅图进入紧急状态,随后向西雅图派遣了联邦军队入驻。

位于塔科马的和谐公园记录了排华历史
2

天使岛:17.5万华人受审

《排华法案》实施后,华人进入美国必须接受极其严格的审讯,移民美国难于登天。

1910年,联邦政府在位于旧金山海湾的天使岛上围了10英亩地作为移民审查所。

从1910-1940年的三十年间,天使岛成为从美国西部入境的唯一移民审查所,受理了来自80个国家的近50万移民,其中华人移民人数最多,审讯时间最长,17.5万名华人移民被关押在这个移民监狱里,经过极其严格的盘问、审讯和检疫,直到可以证明他们的身份后,方可进入美国。

天使岛码头

现在,天使岛上两层楼的审查所旧址已成为一个华人历史纪念馆。两旁的石阶上,刻着“勇气、隔离、孤独、牺牲、关押、沮丧、愤怒”这些词语,以纪念当年华人移民失去自由、受尽折磨的屈辱记忆。

十几岁时在天使岛被关押过的老人,带我们走进历史记忆

审查所里关押的大多数是男性华人。一两百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密密麻麻地排放着上中下三层床架,空间很拥挤。另外设有一间很小的活动室,可以在里面下棋,舒展下筋骨。

审查所的空间很拥挤
审讯是极其细致入微的,审讯官问的提问无奇不有,颠来倒去。一般审讯每次两个小时,一天一次,一连审问三天。有的华侨在岛上一等就是大半年,饱受精神摧残。

3

纸儿子:华人无奈的抗争

1906年4月18日05时13分,旧金山发生大地震,之后引发的大火燃烧了四天四夜,华埠被烧成灰烬,各大华人会馆的档案被烧毁,包括早期华工在内的华人出生证明等重要文件付之一炬。

没有出生证明等重要文件,华人随时可能被当局拘留或遣送出境。

重新登记身份是华人合法留美的唯一途径,通过身份的重新登记,由华工转变为土生华人。其次,华人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利用美国法律,申报解决在中国的儿子的移民问题。

在申报的儿子中,有不少是真实的儿子,但也通过填报“纸儿子”的形式,让在老家广东的亲友移民美国。这是排华时期华人被迫采取的一种无奈的移民方式,是华人对不公正的《排华法案》的集体抗争。

所谓“纸儿子”,就是在美华侨在重新登记身份时将自己登记为美国出生从而自然取得美国公民权,同时虚报自己的儿子数量,或回中国探亲返美后向移民局申报在老家生了个儿子,有的还申报生了“双胞胎”儿子,通过这种虚报,制造了一个个“移民空额”,华人将这些“移民空额”转让或转卖给其他亲友或同乡,用冒名顶替的方式将他们的儿子办理移民美国手续,这些冒名顶替的儿子被叫做“纸儿子”。

华人儿童接受移民官检查

老华侨把专门用于移民局审讯的“口试卷”称为“口供纸”,若通不过移民官的考问就叫“爆纸”。

如果用今天的语言做一个形象比喻,“口供纸”堪比“托福考试”,但不是考语汇语法,而是考“你是谁?”,特别是通过审问排查出“纸儿子”身份。

根据台山水埗镇一位因“爆纸”而被遣返回中国的黄姓老人回忆,他买了一个同姓族人15岁男孩的“纸”,坐了一个多月的船到达旧金山码头,接着被小船运到天使岛,住在审查所里。他在天使岛上等了四个月,最后在一次审讯中因没有听清审讯官的提问而请求重复问题,审讯馆认为他是假儿子,就这样“爆纸”了,很快被驱逐回中国。

华人到旧金山码头后不允许上岸,用船运到天使岛审查
更有人“爆纸”了却连原因都不知道。

有一个四邑男孩在被审问时,移民官问:你爸爸结婚时,你到哪里去了?他答道:我在接待亲戚。移民官马上说:“Good Boy!No!”就这样,这个可怜的孩子“爆纸”而被拒上岸。

真实的情况是,孩子的生母去世后,其父再婚,孩子在结婚现场负责接待亲戚。问题出在其父怕麻烦,没有到移民局申报再婚,结果这个孩子就这样被遣送回四邑老家。

4

埃仑诗文:无声的绝望

天使岛如今是加州州立公园

我们从旧金山码头坐船,差不多30分钟就到了天使岛。如今的天使岛已成为加州州立公园,很多游客来岛上骑车、露营、垂钓或烧烤。

我们乘坐的前往审查所旧址的观光车上,扩音器一路都在播放粤语版的诗文,同时介绍中国的七言诗特点。

这些诗文,就是当年被关押在天使岛上的华人刻在审查所墙壁上的诗文。

木墙上的诗文

华人移民在天使岛上受审,短则10几天,长则半年以上,不少人因受不了这种精神折磨,而在木墙上留下了100多首诗文,以宣泄遥望“金山”咫尺天涯的绝望心情。

据和我们一起到天使岛参观的老华侨介绍,审查所木墙上的诗文被工作人员用油漆一次又一次地涂抹掉,然而不断有后来者继续在墙上刻上新诗,导致墙壁先后被油漆了8次。

老华侨余达明在20世纪30年代曾被关押在天使岛,期间,他将墙壁上的100多首诗文抄录下来,后来带到旧金山并于1976年公开发表。

1980年,著名华裔历史学家麦礼谦将这些诗文编译成英文版的《埃仑诗集》,在主流社会中得到极大的传播,荣获1982年美国国家图书奖。

今天,这本记录了1910-1940年天使岛华人移民历史的《埃仑诗集》,被陈列在天使岛移民审查所旧址纪念馆里,并且通过图片、视频、中英文文字以及普通话和粤语朗读,详细地向游人介绍诗文所表达的语境和中国的古诗词文化。

1978年,华人社区在天使岛上竖立“天使岛移民历史纪念碑”,纪念碑上镌刻对联:

别井离乡飘流羁木屋,

开天辟地创业在金门。

1998年5月16日,美国政府正式将“天使岛移民营”列入历史古迹。

虽然罗斯福总统在1943年表示《排华法案》是一个“历史的错误”,但自1943年以来的半个多世纪里,美国政府并没有就这个“历史的错误”作出过任何公开的反思和正式的道歉。

在华人社会的共同努力下,华盛顿时间2012年6月18日下午,美国众议院就《排华法案》道歉案全票通过口头表决,以立法形式对历史上对华人实施的种族歧视表示遗憾。对于美国华人而言,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是对建设美国作出卓越贡献的华人先驱的致敬。

两年以后,即华盛顿时间2014年5月9日,美国劳工部举行隆重纪念活动,将铁路华工集体请入位于首都华盛顿宪法大道200号的劳工部大楼荣誉堂,这是美国政府首次正式表彰铁路华工在建设对美国具有特殊意义的跨州铁路中的卓越贡献。

天使岛上的和平钟

历史的车轮在滚滚向前。今天的人们,不应忘记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这段反文明的历史。铭记历史,以史为鉴,才能更好地面向未来,创造未来!

原创:沈卫红 侨家大院(微信公众号:qiaojiadayuan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