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是如何娶到蝴蝶的漂亮女兒的(美國美中報道)

49年前的今天,1969年1月30日,李宗仁將軍病情惡化,於午夜12時在北京去世,享年78歲。
李宗仁,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中國國民黨內“桂系”首領,曾任中華民國首任副總統、代總統。抗日戰爭爆發。李宗仁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取得臺兒莊大捷,這是對日抗戰爆發後中國軍隊首次於正面戰場取得的重大勝利。1948年國民黨行憲,當選副總統。蔣介石下野後,一度任代總統,欲以和談挽救國民政府未果。


李宗仁De大事記
1891年8月13日 李宗仁將軍出生於廣西桂林
1891年8月13日,原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李宗仁出生於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臨桂區。
1949年1月21日 蔣介石宣佈“引退”李宗仁任代理總統
1949年1月21日 (農曆臘月廿三),蔣介石宣佈“引退”,李宗仁任代理總統。蔣介石下野是由國際國內環境造成的。去年底,東北、華北全境以及華中、華東的長江以北地區均為解放軍奪取。於是美國大使司徒雷登表示“欲實現國共和議,非蔣介石去職不可”。
1949年1月22日 民國總統李宗仁接受中共談判條件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在擔任代總統的第二天,就發表文告,表示願以中國共產黨所提八項條件作為和談基礎。並表示“決本和平建國方針,為民主自由而努力”。並派邵力子、張治中等五人為和談代表。
1965年7月2日 前國民黨政府代總統李宗仁海外歸來
1965年7月2日,前國民黨政府代總統李宗仁先生和他的夫人郭德潔女士,從海外歸來,政協主席、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政協副主席、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彭真和夫人張潔清,到機場歡迎。
1969年1月30日 李宗仁將軍在北京逝世
1969年1月30日,李宗仁將軍病情惡化,於午夜12時在北京去世,享年78歲。


李宗仁De故事
李宗仁晚年娶少妻,漂亮妻子竟是民國影後蝴蝶的親生女兒
李宗仁一生前後有三位太太。
元配夫人李秀文早年在廣西臨桂老家持家教子,沒有隨李宗仁走南闖北。第二任夫人郭德潔,於1966年3月在北京醫院病逝。
年邁的李宗仁,親屬都遠在海外,生活乏人照顧,沉浸在喪妻之痛中。情緒非常低落。為日常生活方便,他想找一個生活秘書或貼身保健護士。他的秘書程思遠,按照他所要求的條件,著手為他物色這方面的人選。通過朋友介紹,聯繫上有護理知識的二十七歲的單身女護士胡友松。

胡友松

這胡友松是何許人也?當時知道她的人不多,但是她的母親卻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在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有誰不知道電影明星兼美女的蝴蝶呢?當時,在上海、北平、南京等各大城市的照像館和影劇院裏都懸掛著笑靨如花的蝴蝶的大幅照片。
1939年蝴蝶生下一女,取乳名若梅,以母姓,這若梅成人後改稱胡友松。對於童年,胡友松記憶裏印象最深的是在上海“百樂門”參加給前方將士募捐活動。她母親與朋友們在臺上表演,她拎著小籃子在場裏來回走動,每當觀眾投來錢,她就點頭微笑說謝謝。這是胡友松印象裏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夕,蝴蝶隻身赴香港。從此,蝴蝶母女便天各一方。建國後,胡友松的養母生活無著落,常打罵她來洩氣。胡友松憑自己的努力考入一所衛校,畢業後被分配在北京積水潭醫院當護士,後又調入北京復興醫院。因為她出身不好,又有海外關係,不易尋找到滿意的對象,故到二十七歲還未婚配。

胡松友和李宗仁

當程思遠把胡友松的照片給李宗松過目時,李宗仁表示滿意。於是,胡友松馬上被請進李家。李宗仁對長相漂亮、落落大方的胡友松一見傾心。
消息傳到周總理那兒。周總理對此事很慎重,考慮得也很周到,對有關方面負責人說,中國和美國不一樣,沒有私人秘書;護理工作有上下班制度,下班後,護理人員要回家休息。李先生要是喜歡,可以明媒正娶,只要女方同意。
對李宗仁這個名字,胡友松並不陌生,當時全民學“毛選”,她在《毛澤東選集》裏讀到過國民黨南京政府代總統李宗仁。面對抗日名將熱烈的求婚,她很快同意了這樁婚事。
1966年7月26日,李宗仁和胡友松在北京西總布胡同五十一號“李宗仁公館”舉行婚禮,胡友松成了李宗仁第三任太太。

胡松友的母亲,民国影后胡蝶

李宗仁很為這樁成功的婚姻高興。他把他和胡友松合影照片沖洗了好多張,分別寄給國內外的朋友。在每張照片後面,他都激動地寫上:“這是我的夫人胡友松!”
婚後,這對老夫少妻分床而棲。李宗仁每天夜裏總要去胡友松的臥室看一看,給她蓋個被子,聊上幾句。但胡友松很快就煩了,讓李宗仁以後不要再在深更半夜來吵醒她。但李宗仁還是去。在胡友松熟睡時,他光著腳在地板上走,怕驚擾妻子的酣夢。
胡友松回憶道,“一次,我肚子著涼,醫生開的方子是吃四兩南瓜籽,李宗仁就親自為我嗑,一直為我嗑到深夜。”胡友鬆開始為李宗仁的真情打動,漸漸地從感情深處接納了這位可愛的老人。
這種平靜而怡淡的生活僅僅持續了兩年半。李宗仁於1969年1月30日撒手人寰,留給胡友松最後一句話是:每年清明別忘了給我掃墓,讓人知道我還有一個年輕的妻子。

李宗仁和原配李秀文

短暫的婚姻結束了,胡友松陷於無限悲淒之中。更有甚者,她被趕出“李公館”。隨著階級鬥爭的深入,胡友松被扣上了“港臺特嫌”的帽子,被拘押審查。1970年,胡友松被送到“五·七”幹校湖北沙洋農場參加勞動,接受“再教育”和思想改造,改名叫王曦。
周總理聽說胡友松被“下放”到湖北沙洋農場勞動時非常生氣。在他的干預之下,胡友松又回到了北京,被安排在一家工廠當工人,有關部門又很快給她安排了住房。
後來,胡友松又被調到故宮博物院明清檔案部工作。這也是周總理的關懷。周總理在病重期間,還常向身邊的工作人員打聽胡友松的情況。一再交待有關負責人,要對胡友松作妥善安置。
後來,在朋友撮合下,胡友松又結了一次婚。但是,這次的婚姻並不幸福,很快便離了婚。
胡友松永遠忘不掉李宗仁,在李宗仁逝世後的每一個清明節,她都到八寶山公墓,將一束鮮花奉獻在李宗仁的墓前。
1949年,李宗仁離開中國去美國時,其原配夫人李秀文也離開中國大陸。1959年,李秀文輾轉到美國,同長子李幼鄰、兒媳珍妮一起生活。1973年,在周恩來總理關懷下,李秀文回到祖國,在家鄉居住。她和長子李幼鄰深為胡友松的品德所感動。李幼鄰曾表示:我父親最後的日子裏是她照顧的。我感謝她,她是李家的人。
1990年3月,胡友松到廣西臨桂縣兩江鎮頭村瞻仰和憑弔夫君李宗仁的故居。在有關工作人員陪同下,去疊彩路一號李拜望李秀文。
當胡友松到李秀文住宅時,方知李夫人已住進桂林市第二人民醫院,她便又趕往醫院。老夫人因年事已高,處於長期的“醒狀昏迷”狀態,已無意識。胡友松沒有講話,她在近前仔細地觀察了好一會才告別。這是李宗仁的第三位夫人和第一位夫人之間唯一的一次會面。兩年之後,一百零二歲的李秀文在廣西去逝。
進入人生黃昏的胡友松給自己立了一個規矩:不寫回憶錄,也不寫傳記,1993年到北京廣濟寺皈依佛門,法名妙惠。
2008年2月5日,胡友松興致很高,買了很多年貨回到臺兒莊,說要在臺兒莊過一個豐盛的春節。誰知,傍晚突然感到腹部疼痛,到醫院檢查確診是直腸癌。正月十六在棗莊市立醫院上手術臺的時候,醫生要親屬簽字,她笑笑說,“我自己簽吧,我孤家寡人一個!”
2008年11月18日,胡友松感到時日無多,便前往德州慶雲縣名刹金山寺小住。一周後,她以妙惠居士的法身,安然圓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