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較勁 臺海成新隱患(美國美中報道)

歷經數年在戰爭邊緣徘徊,隨著“特金會”終於成功落幕,儘管未來依舊存在諸多變數,朝鮮半島情勢短時間內趨穩應可預期。於此同時,由於今年以來中國大陸飛機、船艦多次繞島巡航,甚至遼寧號航母也在臺灣東部海域進行演練,加上兩岸官方交流自2016年以來持續低迷中斷,因此,臺海問題是否繼朝鮮半島之後成為新的區域安全隱患,自然成為各方關注之焦點。
雖然大陸官方以所謂“神邏輯”來駁斥美國在半島局勢趨穩後,將轉而插手臺海問題的說法,但看來這並非全然空穴來風。
目前正於中國大陸訪問的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不僅在6月初的“香格里拉對話”中,強調美軍將繼續留在印太地區以應對中國威脅,還指出將與臺灣提高防衛合作關係,接著又於“特金會”後數日,在美國軍校致詞指出,中國正以增強版的明朝模式,試圖在全世界恢復“朝貢體系”。事實上,這並非他首次如此描述,早在2017年2月,馬提斯便曾將當代中國的對外戰略比擬為重建明朝的朝貢體系。
進一步來說,美中關係之緊繃源自雙方能量拉近的現實,早自2012年“再平衡”戰略浮現以來,美國不但持續視中國為潛在對手,更重視雙方爆發衝突的可能性。例如蘭德公司在2017年底便發表報告指出,美中爆發衝突的可能正持續升高當中,至於朝鮮半島、南海與臺灣海峽則是最可能引發對峙的地點。
此一判斷隨即反映在2018年1月五角大廈最新的《國防戰略報告》中,該報告將中國和俄羅斯列為美國的最重要對手,並指出她們的威脅遠超過恐怖主義。據此,馬提斯也在2月眾議院聽證會中再度表示,國防部的主要優先事項是與中國和俄羅斯的長期戰略競爭。
類似的競爭意識既延續至5月分美國取消邀請中國參加環太平洋軍演,以及馬提斯在“香格里拉對話”中的發言,也可說明美國參議院日前通過2019年《國防授權法》草案,建議美軍應適度參加臺灣軍演的思考背景,更證明於臺灣將參與美國在索羅門群島海軍演習的發展,而後者將是自中美建交以來,臺美雙方首度對外公開的聯合軍演。
當然,作為長期霸權與外交老手,美國亦深知“軟硬兼施”的必要,因此即便屢屢發言強硬,馬提斯仍成為4年來首度訪華的國防部長,並自稱此行為“傾聽之旅”,目的在推動雙方之深度對話。相對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藉此機會重申“在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問題上,老祖宗留下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的立場,相較美國近期頻頻拉高與臺灣互動層次,不啻是意在言外之明顯暗示。
可以這麼說,即便在某種邏輯層面上,臺海未必成為半島情勢緩和後的衝突轉移目標,畢竟近期美中對峙意識日趨強烈,不僅在安全議題上你來我往,更別說仍無降溫跡象的貿易大戰,在此情況下,臺灣既於歷史上長期身為美中關係之變數來源,地緣上又處於避無可避之鄰接位置,一旦情勢失控,成為美中衝突外溢對象之可能性絕對不低,至於其影響,則有待政府與人民共同深思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