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的意外與巧合?(美國美中報道)

王健屬牛,他出事的地點叫奔牛村,是生命中的某種暗合嗎?很多的意外就是意外,而很多的意外也是巧合,他辦公室裏掛的字是《福慧雙修》,一個屬牛的中國人在奔牛村完結了他的一生,是福慧雙修嗎?而他去世的日期引發大家更多的聯想。他擁有美國綠卡,屬於美國的新移民,在人生的過程中,他多次得到美國方面的幫助,王健的一生很複雜,曾經遇到過最大的難關,都是在美國度過,他曾經有過的心臟病的治療也是在美國完成。
上個月,西班牙機密報報導過海航創始人陳峰去世的消息。後來很快被海航集團闢謠,沒想到一個月後,走的是海航另一位創始人王健。
法國是王健很喜歡去的地方。相比國航、南航和東航三大巨頭,海航的國際航線一直是短板。2012年,海航收購過法國藍鷹航空48%股權,成為中國首個投資歐洲航空的航空公司。憑藉著藍鷹航空,海航進入西歐和北非航線。此後,歐洲和非洲也成為海航高層最看重的國際航線。
海航的訂單,也成了中法友誼的紐帶。


王健是天津人,1983年畢業於中國民用航空學院經營管理專業,畢業後在中國民航局工作,跟海航另一位創始人陳峰一個辦公室。後來,他跟陳峰一起離職創辦海航。
在海航內部,陳峰叫他“王健同志”,他叫陳峰“陳總”。
和阿裏的“P”一樣,海航管理幹部被“M”(Manager的縮寫)尾碼的數字劃上等級。王健位居M15,這一級僅其一人,在他之上,只有陳峰的M16。
在他們之下,就只有董事局副主席譚向東是M12。
雖然級別在陳峰之下,但在2016年年底發生過一次事件後,陳老闆越來越多時間花在研究佛學和老莊上,海航集團所有具體事務都是王健負責。這也包括發生在2017年年底的海航流動性危機,連負面新聞都是王健親自上陣協調的。
去世的前兩年,王健一直呆在香港。他和陳峰一樣信佛,不過陳峰信佛是表現在面上,每天要抄經,寫日記。王更多的是在內心向佛,因為身體不好的緣故,他吃得也很素。
陳峰愛罵人,而且罵得很凶,早些時候還會拿東西砸人。但第二天會拿著自己寫的字畫去找被罵的員工示好。
王健一般不會罵人,員工一旦做錯了事,很快就會收到解聘書或者工作調動通知。以前是被發配到邊遠地區,現在是發配上山,跟高僧學習,回來後考察是否思過成功。
陳峰輕裝簡行,去出差一般準備簡單的東西就可。王健喜歡熱鬧,去哪都有很多人跟著。在海南島38度天氣下,在戶外看海吃老北京銅涮鍋,一圈空調扇圍成一圈吹,這是他生前喜歡做的事。
王健其實一直是海航融資和資本運作的實際操盤手。他喜歡喬布斯,給每個高管都發過《蘋果的哲學》。海航的奮鬥史也是一部融資和資本運作史。對於借錢發展,他們自己說:
蝨子多了不癢,借多了也就睡得著了。
半個月前,海航集團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陳峰兒子的陳曉峰從美國回來了,進了海航集團首席執行官團隊,做了王健的特別助理,級別是M6。
陳峰的侄子陳超也是在這個部門,做創新總裁,級別是M7。
與此同時,海航集團高管發給王健的請示檔,要抄送一份給陳峰了。這在過去兩年是沒有過的事情。
王健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場合是6月14日。當時海南省政協主席毛萬春去海航集團調研,與陳峰、王健及相關單位負責人進行座談交流。毛萬春勉勵海航集團抓住發展機遇實現更大發展,並多次強調,海航的明天會更好。
王健當時參加座談並表示,海航將不忘初心,繼續以一顆感恩之心,紮根海南沃土,積極回應國家號召,聚焦主業,深入探索“企業+慈善”經濟新模式,打造企業運營、企業治理、企業道德上的標杆,以扎實成績回報海南和海南人民的信任,做出海航貢獻。
半個月後,他在法國普羅旺斯的阿維尼翁遊覽時不幸摔下。
法國南部當地媒體《LA PROVENCE》(普羅旺斯報)昨天中午報導稱,當天(七月三日)上午接近十一點的時候,一名57歲的中國遊客在普羅旺斯博尼約村(Bonnieux)一座位於山頂的教堂附近的臺階上試圖拍照時,從高處跌落,瞬間死亡。趕到現場的消防隊員面對現場,表示已經無能為力。
英國路透社7月4日報道稱,一名法國警方的消息人士稱,中國海航集團董事長王健在訪問法國南部的博尼約小鎮時跌落身亡。 這位消息人士說,王健從10米高牆上跌落下來。 這位消息人士還說:“他試圖爬上一座矮牆,看風景拍照。但是他從10米高的牆上跌落下來。”
此外,有接近王健的人士表示,王健是去法國參加一個公務活動,期間休息時到普羅旺斯的阿維尼翁遊覽,不慎從一個十幾米高的地方摔下,當場昏倒,隨即被送往醫院搶救,搶救過程中只對醫生說了一句“腳疼”,之後未能搶救過來。
另據報導,當地旅遊中心職員接受香港記者查詢時確認,昨日有一中國男子在當地位於山坡高處的名為「Eglise Haute」的教堂墮下死亡。
該教堂直譯為「高教堂」,又名「老教堂」(Eglise Vieille)。附近一酒店職員接受記者電話訪問時亦指,教堂是遊客必經的景點,由於教堂位於小鎮高處,平日不少遊客特地到該處欣賞風景。職員指,教堂石牆附近並無安全設施,如爬上牆上有一定危險。網上圖片可見,教堂周圍有不少石牆,從高處可遙望小鎮全景。
高教堂是博尼約村的主要地標,塔樓高425米,從各個方向入村都能看得見,在12世紀建成,1980年起教堂被列為歷史古跡。
上述多則報導細節略有出入。
法國警方指,當局目前認為王健的死無可疑。根據目擊者證供,事件屬於意外。不過,警方仍會等待驗屍結果作最後報告。
目前,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陳峰已飛往法國,其他在外的海航高管正趕回公司總部海口。 海航的官網目前已變成黑白色以悼念王健。
記者發現,海航官網中英文頁面上的訃告有別。相比中文版,英文版透露王健死亡地點,更附有陳峰等管理層的聲明等資料。
海航官網中文頁面上,訃告只寫有「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王健,在法國公務考察時意外跌落導致重傷,經搶救無效,於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不幸離世,享年57歲」。相比之下,英文版頁面反而有較多資訊。
英文訃告提及,王健的死亡事故發生在法國南部地區普羅旺斯,同時附有以聯合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陳峰和首席執行官譚向東為首的海航集團董事局和管理團隊發表的聲明。聲明稱,海航集團向王先生的家屬和很多朋友致以深切哀悼,「我們一同為失去一位極具天賦的領袖和模範而哀痛,其願景和價值觀將為那些有幸認識他的人,以及許多生活中受其工作和慈善事業所觸及的人,持續予以指引。」另外,英文訃告更附上傳媒聯絡方式。
海航集團2017年員工發佈公開信中,首次披露該集團股權結構,最大單一大股東為美國紐約註冊Hainan Cihang Charity Foundation INC. 持有29.5%,海南省慈航基金會則持股22.75%,海航主席陳峰與王健的個人持股份別為14.98%,並列第3大股東。
值得一提的是,相對於陳峰,王健比較低調,較少在內地公開場合露面,所以今天消息一出,媒體記者紛紛在網上搜索為數不多的圖片。
陳峰與王健兩人在海航內部互稱「王健同志」、「陳總」。據稱,王健近兩年一直長居香港。
海航創辦至今已經曆25年,集團2015起與萬達、複星、安邦被媒體稱為海外並購「四大天王」,作為董事長的王健被指是海航參與這場「資本遊戲」的實際操盤手,2016年前十大海外並購交易中,「海航系」佔據了3席,累計海外投資高達450億美元。
而海航因海外爆賣深陷債務危機後也由王健親自披甲上陣、收拾局面,其突然離世引起外界猜測。
坊間傳聞指,雖然職位級別在陳峰之下,但在2016年年底發生過一次事件後,陳峰愈來愈多時間花在研究佛學和老莊上,海航集團所有具體事務都是王健負責,包括發生在2017年年底的海航流動性危機,連負面新聞都是王健親自上陣協調的。王健上一次公開露面是上月2日,當時海航與中國商用飛機公司在上海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另據財新網北京時間7月4日報道,港股“海航系”七間公司出現不同程度下跌,其債券交易亦出現波動,不過股債總體跌幅不大。而海航系A股上市公司大多處於停牌之中,三只尚未停牌的A股公司股價今日亦均有下跌。
H股上市公司中,海航集團收購的新加坡物流集團CWT跌幅最大,今日早盤中段已開始下跌,午盤前最多下跌7.41%,收市報0.255港元(1港元約合0.13美元),下跌5.56%。海福德集團全日成交集中在早盤初段,開市一小時後拋盤下跌2.91%,全日維持該跌幅。
海航2018年到期的美元債跌0.97點,為六個月最大跌幅。 海航債務纏身之際,其董事長意外去世的消息引發關注。
早前有媒體披露,海航負債近6,000億元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5美元)。海航持續變賣家產還債,曾被認為是“萬達第二”。
再據報導,6月20日,海航集團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陳峰,以及集團20多名黨員高層赴中共紅色聖地延安舉行培訓。據瞭解,此次培訓為期4天,參訓者在期間學習延安精神、十九大精神、習近平講話精神等,並參觀習近平曾插隊的梁家河村、延安革命紀念館等地。
陳峰表示,在海航集團聚焦主業的戰略轉型期,要用習思想武裝頭腦,要領會國家和時代交給海航集團的歷史使命,開創發展新時代。此外,海航集團還將延安黨校作為集團員工長期培訓基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