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志願軍曾裝備了60個師的蘇式裝備,一戰成為亞洲最強(美國美中報道)

在中國的戰爭語境中,從來強調“人第一、武器第二”,這是一種長期處於裝備技術劣勢情況下,唯一可以支撐的求勝信念。對於朝鮮戰爭,我們的教科書歷來宣稱志願軍在劣勢裝備下戰勝了武裝到牙齒的美帝國主義。這符合一直以來中國人民的認知水準,也是某種民族自豪感的反映。實際是這樣嗎?
兩年又九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志願軍走過了由弱至強的過程,特別是陸軍裝備,從一開始的裝備龐雜,火力相對較弱,到四次戰役開始得到大量蘇援之後,從步兵裝備到炮兵,從陸軍裝備到制空戰鬥機,志願軍鳥槍換炮。
到了戰爭中後期,某些局部戰場,志願軍的火力已優於對手,整體上也達到了與對手分庭抗禮的程度。
炮不少,就是炮彈少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這是1950年中國大地音量最響的口號,當時,新政權剛剛建立,國內的戰火還未燃盡,中國便捲入了一場與世界軍力最強之美國的戰爭。
此時的中國軍隊除了擁有十幾年國內戰爭的經驗,與正規化、強火力、空地協同作戰的現代戰爭理念差距甚遠。從晚清開始,中國的軍事工業、戰爭理念便一直落後於西方國家,到抗戰、內戰時期,國共雙方幾乎所有的武器,特別是重裝備都需要進口。中共贏得內戰獲得全國政權時,解放軍的裝備水準並不高,武器大多引進自多個國家,彈藥口徑標準千奇百怪,自嘲為“萬國牌”。
因此對於新成立的政權而言,建設一支現代化軍隊幾乎成了首要任務,早在1949年7月,為了解放臺灣,中共就向蘇聯提出購買戰機的要求,蘇聯立刻向中國出售了幾百架螺旋槳式拉11戰鬥機。


1950年2月14日,中蘇締結《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蘇聯向中國提供3億美元的貸款用於購買海空武器。但隨著朝鮮戰爭爆發,武器採購需求劇增,重點也轉移到了陸軍裝備上。
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為了準備有可能發生的戰爭,中央軍委下達了組建東北邊防軍的命令,7月10日中央軍委命令十三兵團的三個軍(38、39、40軍)、加上42軍,以及炮1師,2師,8師,高射炮1、4、17、18團,四野工兵6團,戰防炮兩營,戰車1團,1個騎兵團組成東北邊防軍。全軍共25萬5千人。
這支部隊以原四野的幾支骨幹部隊組成,武器裝備在全軍也是上等水準,按照編制,38、39、40軍,每個軍都有4.5萬人,都是四野中兵員定編最多的軍,每個軍有三三制炮團1個,師有三四制山炮營。
部隊集結後進行了一系列整訓工作,對於裝備缺額進行了整理補充。並且為出國作戰進行了準備。入朝前,各軍有山炮34-36門不等,40軍還有野炮32門,各軍均轄有重迫擊炮兩個營,92步炮3個營等,在當時解放軍序列中,裝備水準當屬上等。但裝備也有明顯缺陷,缺乏高炮,防空能力弱。
另外,還有3個炮兵師提供炮火支援,炮1師4個團、炮2師兩個團、炮8師3個團,共有野榴炮321門,這些重炮團每個軍配屬一到兩個。
從帳面上看,先期入朝的志願軍無論輕重裝備都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相距不遠,只是裝備的品質、數量、彈藥量、作戰能力方面存在差距。如第一次戰役,雖然有炮但打不了,山野炮彈只打了1400餘發。
淘汰萬國牌
中國方面深知這支軍隊尚缺乏應付大規模現代化戰爭的武器裝備。中國方面對蘇式武器的渴求日益高漲。11月7日,也就是志願軍入朝第一次戰役後,毛澤東發電向史達林請求軍事援助,中國方面要求蘇聯提供裝備。


建立4個762野炮團,1個152榴炮團,2個122炮團,3個105加農炮團,3個155加農炮團。另配教練炮32門,火箭炮120門,戰防炮3個團120門,共624門,高機350挺,以上裝備配足7個軍。周恩來更是進一步指示,火炮以配足10個軍重新計算。
對於中國方面的要求,史達林幾乎全盤接受下來,輕裝備在1951年1月開始交付。2月,總後指示前線儲存3個師的蘇式裝備,以備部隊休整時換裝。到了3月,已有3個火箭炮團、1個戰防炮師,3個122榴炮團,3個野戰高射炮師的蘇式裝備參戰。
第四次戰役空檔,蘇式輕裝備開始進入志願軍序列之中,9兵團得到蘇式衝鋒槍8724支,13兵團得到11976支及東北軍工局造1200支,每支配子彈3個基數360發。這兩個兵團都有部隊進行了輕裝備蘇式改裝。
除此以外,最新入朝的19兵團輕裝備全部完成蘇式改裝。有了前幾次作戰的教訓,對於蘇裝的19兵團,攜行彈藥也大幅提高,子彈496萬發,炮彈17萬發。


在幾個月現代化戰爭的洗禮之下,志願軍上下充分認識到武器裝備對戰爭結果的影響,不遺餘力地加強武器裝備。到了五次戰役前夕,志願軍的武器裝備又有了極大飛躍,到了4月,裝備了蘇式火炮的第2、7、8炮兵師,火箭炮第21師,戰防炮第31、32師,高射炮第61、62、63、64師,坦克兩個團抵達朝鮮。
截止到1951年6月,蘇式重裝備計有152加農炮36門,122榴炮180門,762野炮168門,57戰防炮180門,37高炮564門,85高炮120門,喀秋莎24門、12.7高機1372挺。
蘇式火炮加盟以及繳獲美軍火炮,讓炮兵武器更新換代。機械化程度也提高明顯,預備炮兵基本改裝成車輛牽引。高炮師的入朝,也使防空力量大大加強,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部隊的防空壓力。
蘇式武器進入志願軍序列,最重要的作用有兩方面,一是讓志願軍獲得新式武器、重武器,增強了作戰信心。二是志願軍過去日、美、國、英等不同口徑武器逐漸統一,重武器基本統一為日美蘇三個系列,從而減輕了後勤壓力。
“老大哥”給了些二手貨
從1951年夏季開始,朝鮮戰爭運動戰階段告一段落,戰爭轉入了沿三八線展開的陣地戰階段。戰爭趨於穩定,志願軍也利用這樣的機會大規模換裝蘇式裝備,力圖在輕裝備方面做到全面統一。
到1951年年底,志願軍部隊輕武器換裝基本完成,第3兵團接收輕武器45072件,第9兵團接收15228件,第13兵團接收20280件,第19兵團45060件,第20兵團30069件,總計35個師全面換裝蘇械,共204307件。另外11軍、16軍、66軍還接收了468門各類隊屬火炮。
1951年5月,中國方面再次與蘇聯進行新的武器引進談判。雙方達成協議,蘇聯向中國提供60個師的武器,這批裝備是以重裝師為標準的。
如11軍的33師,1951年8月底全部換裝蘇裝,新組建炮兵團(36門),坦克團(30輛)各一,師直屬隊轄37高炮營(12門)、57戰防炮營(12門)、炮兵指揮連、防化連、噴火器連、汽車連。擴建了工兵營、通訊營、衛生營。
團轄有炮兵營,即57戰防炮連(4門),120重迫炮連(4門),105無後坐力炮連(4門),騾馬牽引,團直還有汽車連、工兵排、防化排、高機連。步兵團轄3個步兵營,每個營4個步兵連,及40火箭筒連,82無坐力炮連。改裝完後,全師近2萬人,汽車500多輛。
類似的重裝師除了33師,還有1軍、16軍,但這些部隊大多只打了一個尾巴,如33師入朝時為獨立師,直轄志願軍司令部,一開始作為總預備隊,一直到戰爭後期1953年夏季反擊戰時才打了一仗。
除了火炮,蘇聯援助的大批汽車,是幫助志願軍作戰看不見的英雄。現代化戰爭對後勤要求極高,彈藥、糧秣都需要汽車運輸,但在美軍獲得制空權的情況下,在朝鮮運輸可是難度極高的活計。志願軍入朝半年即損失汽車3000輛,運輸線告急。


從戰爭開始,中國方面就把汽車的補充作為首要工作,1950年11月5日,周恩來與紮哈羅夫會談時,催促蘇聯務必於11月內將中國所購第一批汽車運到。周恩來說,“現時汽車第一,坦克、大炮都可以放在汽車後運來”。此後,蘇聯的汽車源源不斷地運送到朝鮮前線,僅1950年即達5000輛,1951年中方又提出購買12000輛。到戰爭結束時,全軍擁有各種汽車71000餘輛。這些車輛的裝備從常人看不到的地方保證了戰爭的進行。
大量湧入的蘇式裝備也存在一些問題,比如一些裝備是舊貨,如第44師師長向守志就說:“就是有些武器是蘇軍在二戰期間用過的,有的還有炮彈炸過的一處處硬傷的痕跡,經過再烤一次琺瑯,或重新塗上了一層漆,就當新裝備賣給了我們,占了我們不少便宜。可見蘇聯老大哥在賣給我們武器裝備時也從中作了一些手腳。”
舊武器因為使用過多造成一些部件有所損壞,如高炮63師,“儀器年齡絕大多數是1931年至1942年出廠,37炮瞄準鏡、彩鏡壞得很多,目前一般說雖不妨礙戰鬥任務,但不經久用,效能不高”。
對於蘇式裝備,前線戰士們使用後,給予了不同評價,對蘇式衝鋒槍和輕重機槍都感到好,對美式卡賓槍、步槍和輕機槍都喜歡用,但對蘇式步槍都不喜歡用。蘇式步槍大多是1891式水連珠步槍,是二戰後換裝的舊貨。
局部戰場有了炮火優勢
雖然武器存在一定問題,但總體來說,蘇式裝備對志願軍戰鬥力的提升是顯著的,1951年12月,在朝的蘇式火炮計有152加農炮36門,122榴彈炮249門,762野炮297門,T34坦克114輛,122坦克24輛,122自行火炮16輛。57戰防炮53門、107迫擊炮57門,喀秋莎火箭炮72輛,85高炮120門、762高炮60門,37高炮956門,12.7高射機槍2382挺。
其中野榴重炮582門,占總數近60%,志願軍司令部認識到,“蘇式火炮已成為炮兵中發射的主要火炮,故其彈藥消耗率相對的日益增大”。因此要求增加蘇式炮彈的儲備。
抗美援朝中後期,志願軍的重裝備以美蘇為主,山野榴加為主的重炮已經達到1400餘門,與美軍相比,在火力投放量上絲毫不遜色(此時美軍主要火炮105榴炮、155榴炮共720門)。
1952年秋進行的上甘嶺戰役中,志願軍先後投入包括58門蘇式火炮在內的重炮185門,與美軍展開了鋼鐵的較量,結果共發射各類炮彈35萬餘發,以至於一天美軍打了1.8萬發炮彈,志願軍回敬了相同數量的炮彈,有力支援了步兵戰鬥。連美軍也承認“這是共軍炮火最強大最猛烈的一次”。
如果說上甘嶺戰役志願軍的火力仍略遜一籌的話,那麼臨近戰爭結束前的金城戰役則在火炮上全面壓倒了對方,投入重炮400門,總共消耗炮彈1.9萬噸,相當於志願軍第一至第五次戰役消耗彈藥綜合的2.2倍,聯軍的反撲有40%是被炮火擊退的。可以說,到了戰爭結束時,志願軍的火炮已經成為真正的戰爭之王。
仔細分析志願軍的火力構成,戰爭中後期,重炮主要是由美蘇兩系唱主角,美式火炮特別是105榴彈炮在運動戰時期俘獲頗多,共有103門修復後能加入作戰,該炮長期有150-200門在朝鮮戰場服役,逐漸成為戰場支援主力。
整個戰爭期間,美式105榴彈炮共消耗了464043發,美式75山炮消耗了186925發,美式155榴彈炮消耗了15956發;相比而言,蘇式122榴彈炮共消耗了421181發,762野炮消耗了440293發,蘇式152加農炮消耗了9946發。沒有這上百萬發炮彈墊底,很難想像這場戰爭的結果會是怎樣。
縱觀整個朝鮮戰爭,志願軍的裝備走過了由弱變強的過程,特別是在1951年春天,蘇式裝備大量進入朝鮮之後,武器裝備至少在數量上並不遜色多少。但由於對現代戰爭認知水準的差距,造成戰術運用,火力運用的多方差距,特別是聯軍方面的制空權優勢,限制了志願軍火炮運用以及彈藥補給。
制空權的喪失某種程度上導致了有炮打不了,有炮沒有彈等問題,那麼在朝鮮天空的蘇式裝備又交出了怎樣的成績單呢?
蘇式飛機打出“米格走廊”
中國空軍到戰爭爆發前組建了兩個殲擊機師,1個轟炸機團以及一個強擊機團,共有各型飛機200架,全是以蘇聯購買的飛機。為了參戰需要,空軍的實力膨脹極快,到1951年5月,分4批組建17個航空兵師34個團。1951年9月以後,中國空軍有2個師大約120架米格—15加入朝鮮作戰。此後一線兵力時常輪換,一般保持在3—4個師6—8個團,按照每個團30架來算,前線戰機保持在180-240架左右;1952年以後,前線兵力更達到8—11個團,其中還有轟炸機2個師,各類飛機在300架左右。機型包括米格—15,米格—15比斯,轟炸機圖—2,螺旋槳殲擊機拉—11等。
應該說米格—15系列飛機在當時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噴氣式戰鬥機之一,其飛行高度高,比對手F-86高1000米,爬升速度快,更利於進入戰鬥位置。但飛機操縱性差,高空高速飛行時不穩定,容易形成尾旋下墜,中低空性能亦不如對手。
除此以外中國空軍還佔有數量、地利優勢,與蘇聯空軍一起有超過300架米格,而對手美軍的F-86最多時才180架。另外中蘇空軍的前進機場都在中國一方,美國戰機被明確限制不許攻擊地面目標,因此只要中蘇戰機落地則不會被攻擊,相對的在朝鮮境內的機場基本上被美國空軍反復轟炸一空,無法支援作戰。
雖然有許多優勢,但中國空軍最大的問題是技術經驗都非常不足,飛行小時數只有幾十個,只能憑藉勇氣和覺悟彌補。這在空軍這種高技術兵種裏用處有限。雖然有部分精英飛行員,如趙寶桐、張積慧等打出王牌稱號(擊落5架),但總體戰鬥局勢仍處下風。中蘇空軍只能在鴨綠江邊有限的區域形成局部空中優勢——“米格走廊”。
整個朝鮮戰爭中,中國空軍先後有10個殲擊師21個團,2個轟炸機師3個大隊入朝參戰,共戰鬥起飛2457批26491架次,宣稱擊落敵機330架,被擊落231架(米格—15系列224架)。
作為全新的缺乏經驗的空軍,戰績經不起推敲,包括時任東北空軍司令的段蘇權對上報戰果也強烈質疑。根據段蘇權在大東溝現場的第一手資料和後來的復查,中國兩架拼掉美國一架已是很不錯的了,但志願軍空軍司令部和軍委空軍壓制了段蘇權的意見,謊報軍功。段蘇權上報志願軍司令員國防部部長彭德懷,並附上1953年2月18日到4月28日24名飛行員40天戰績和損失的原始資料。
由於此事,司令員劉亞樓、政委蕭華為此作書面檢討,志願軍空軍司令部主要負責人黨內處分和行政降職,空軍黨委的結論中說:段蘇權的報告對空軍建設是有貢獻的,不然戰果問題不好交代,完全同意段的報告。此後志願軍空戰結果被壓縮一半。但段將軍因此被打擊報復,被審查,受銜時只評為“暫授少將”。
中國空軍的差距除了飛行員技術水準,還體現在出勤率上,美軍航空兵平均每天出動900架次,每架飛機平均每天出動0.7架次,而中方空軍只能出動50架次,每架飛機每天平均出動0.15架次,蘇聯空軍的出動架次也和中方差不多。這體現了雙方在飛機品質和後勤保障方面的差距。
雖然戰果有限,但中國空軍利用戰爭的機會進行大躍進式的發展,不但配合蘇聯空軍共同作戰,還在與世界頂級空軍美軍的較量中獲得了大量實戰經驗,為空軍建立和發展提供了寶貴的幫助。同時利用戰爭,獲得大批蘇聯援助,到戰爭結束時,已經發展到擁有25萬人、27個師、3000多架飛機的規模。
抗美援朝戰爭是對中國軍隊正規化、現代化一次極大的促進。陸軍方面的炮兵師數量發展到戰爭結束時的17個,大多數部隊完成蘇式火炮換裝,國內還建立了7座炮兵學校,1個炮兵幹部培訓基地。炮兵成為中國軍隊的主要力量。
裝甲兵也走過了從無到有的過程,戰爭期間,全軍組建了3個坦克師共18個坦克團,其中有10個經歷了戰火考驗,並建立起相應的後勤保障體系。
其他諸如工兵、通信兵、鐵道兵、衛生、防化等諸多兵種也在蘇聯幫助下建立起來。用毛澤東的話說:“現在空軍也有了,高射炮、大炮、坦克都有了。抗美援朝戰爭是個大學校,我們在那裏實行大演習,這個演習比辦軍事學校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