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領導層如何判斷貿易戰(美國美中報道)

鄧聿文

美中“史詩級”貿易戰是當今世界兩強的一個全面對決的開始,還是僅僅局限在貿易領域,對此外界看法不盡一致。對於美國來說,和中國的貿易戰須放在美國對中國認知調整和轉向這個大背景下觀察。許多專家學者甚至普通人已體認到,特朗普政府執意用貿易大棒敲打中國,並非心血來潮,而是得到包括兩黨、國會以及企業界在內的國內民意支持。
換言之,在對待中國的問題上,美國社會整體已經完成了認知轉換,遏制和打敗中國成為全美共識。這是40年來的頭一次。它鮮明地體現在今年早些時候特朗普政府發佈的國安報告中,首次將中國列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用美國一些鷹派學者的話說,其實就是敵人。故而,特朗普在對中國的貿易制裁問題上持非常強硬之立場,其實並不太唐突。中國官媒批評特朗普是將用在朝鮮的“極限施壓”手段用於中國,或許有特朗普談判策略上的考慮,但沒有考慮到上述背景的轉換。總的來說,雖然美國政府不同部門在該問題上偶爾會出現不同聲音,但一個趨勢是,對華鷹派佔據上風。
相比美國,中國政府和民間對貿易戰的表態和看法似乎混亂得多。民間的看法是分裂的,雖然持不同立場和觀點的人群贊成同美國打貿易戰的在社會占多,但對所謂左右立場的人而言,其背後動機完全相反。民族主義者希望看到中國的反擊能將美國打趴,至少讓美國“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自由派尤其是其中的極右,還有一些立場雖不明確但不喜歡共產黨的人,也巴不得中國政府去迎戰,因為他們斷定,以中國之實力,是打不過美國的,只要當局反擊,等待它的就是失敗。因此,他們是帶著看笑話的心態,看待中國政府反制的。


至於中國政府,雖然商務部和外交部對打貿易戰多次表示“奉陪到底”,似乎立場堅定,但最高層至今未見很清晰的公開表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領銜這次中美貿易談判,但除了中方聲明外,他本人未有公開表態。
這符合中國領導人慣常的行事風格。一般來說,領導層不會輕易就某個棘手或敏感的爭端問題公開表態;如果公開表態,則很大程度上說明中國政府已經著手行動了。此乃中西政治文化的差異。外界很少見到西方領導人不對某個有爭議的問題直接回應的,如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幕僚,就頻頻在推特或其他媒體上發表有關貿易制裁的資訊,很多人第一時間是從特朗普的推特上瞭解美國政府的動態。但中國應對此類問題,則是由相關部門發言人來傳遞資訊,領導人很少直接公開談及該事情。
這當然不是說此類問題尚未達到讓領導人集中精力處理的程度。像貿易戰,肯定是中國領導人眼下最優先處理的課題。因此,瞭解中國領導層,尤其是最高領導人,對貿易戰的看法及採取的對策,對判斷貿易戰的下一步走向及其影響,就顯得關鍵。中國領導層是僅僅把貿易戰看作美國施壓中國貿易讓步的工具,還是美國一系列遏華動作的第一步?兩種不同看法將反映中國領導層對中美關係性質的不同判斷。
中國對中美關係判斷出現質變
既然外界很難從中國領導人的公開表態中直接觀測到其真實看法,那可以在中國政府出臺的涉及此類事情的措施上來倒推。在貿易戰上,當美國政府宣佈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以及威脅對中國更多商品加征關稅後,中國政府立即宣佈出臺同等規模和同等程度的反制措施,並表態稱將採取數量型和品質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來應對,使外界明顯感覺到,中國政府是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絕不妥協。
對此,有官方學者認為,中國已退無可退,只能反擊。但也很可能,它反映或意味著中國領導層對中美關係的判斷,發生了性質的改變。因為如果只從民族主義的視角考慮,為表達中國政府不懼貿易戰壓力的強硬態度,語言上可以這樣表示,但在行動上應留有餘地。畢竟中美貿易是不對等的,將美國對華出口的所有商品都加征關稅,已經到頭了,政府可以跟國內民眾解釋,不是政府不想征,而是征無可征,這麼一來,也就不必過分擔憂被民眾罵做在美國壓力下“輸誠”。然而,所謂數量型和品質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明顯是鬥爭到底的節奏,除非中國政府認為,可以借此逼迫特朗普退步,或者中國可以扛住貿易戰全面升級的損失,否則只能解釋為中國領導層對美中矛盾性質的判斷有了本質改變。
下述兩個報導透露出此中意味。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習近平6月21日對20名大多來自歐美跨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說,中國計畫對美貿易制裁予以回擊。習還引用西方和中國的諺語進行說明,“在西方,你們有種想法,如果別人打你的左臉,你便連右臉也轉過來讓他打,但在我們的文化裏,我們以牙還牙”。報導還引用一名高官的話稱,“中國不會屈服於外部壓力然後自食其果,這是習近平定下的談判原則”。過去,這個會都是由國務院總理參加,今次改為習出席,就是通過這個場合,由習親自向世界傳達中國已做好打貿易戰的準備。事實上,外媒也報導,在最近一次最高層決策會議上,中國政府已要求各省市和部委做好貿易戰全面爆發的準備。
中國最高領導人對貿易戰的發話,以及中國政府“認真”部署和美國打一場全面貿易戰,表明中國政府和領導層對貿易戰的定性已經明確,也就是把美國發起貿易戰,看作全面遏制中國最終崛起和復興的第一步。習近平曾表示,現在是最接近中國民族復興的時候,如果因為貿易戰而使這個復興勢頭夭折,不僅領導人的權威會嚴重受損,中共的執政地位或亦將因此而動搖,畢竟兩者的合法性都建立在宣稱能帶領中國復興的基礎上。
從這個角度看,中國政府已把美國看作中國復興的最大外部障礙,確實感覺自己已“退無可退”,因為“小退”美國不滿足,“大退”中國民眾不答應或者看笑話。而且縱使中國讓步,美國從中嘗到甜頭,以後還會用這種“極限施壓”策略在其他方面得寸進尺。因此,對中國政府而言,這場貿易戰實際是在和美國打一場貿易和經濟戰爭,關乎國運,是一場“國運保衛戰”。
當中美關係的性質對雙方都發生了逆轉,互相將對方定義為“最大威脅”後,貿易戰是必然發生的,全球秩序也將由此進入一個動盪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