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貴想把遺產全交黨費,妻子卻逼他修改遺囑,理由讓人潸然淚下(美國美中報道)

陳永貴,算得上一位傳奇農民了,40歲以前還是山西的一個老莊稼把式,40歲以後,就因為大寨而蜚聲國內,逐步得到毛澤東賞識,並於1975年,也就是60歲的時候當上了國務院副總理。
一個沒有上過學,滿嘴旱煙味的農民當上國務院副總理,當上國家領導人,大約也只是毛澤東時代才能發生的奇跡。
他當上國務院副總理後,還堅持向毛澤東要求:每個月三分之一的時間在中央,三分之一的時間去基層,三分之一的時間回大寨。
把自己的時間硬生生分成三塊,還堅持不脫離基層,不脫離農民,不管怎麼說,僅憑這一點就足以令人敬佩。
然而他卻還有別的。


陳永貴共有四個子女,當年到北京時,因為老四陳明亮年紀還小,所以帶到北京上學,其他幾個孩子,全部留在昔陽農村,參軍招工都沒幫忙,讓他們自己發展。
結果現在,老大還當了個縣委宣傳部長, 老二下崗在家,老三在縣公安局戶政股管檔案,估計他們兄弟能靠得上的,不是曾經當過副總理的陳永貴,而是這個在縣上當宣傳部部長的大哥了。
前途上幫不了忙,經濟上幫點忙也成,然而還是不。
陳永貴當副總理期間,領的還是大寨的工分,再加上省裏、國務院的一點補助,總共月收入180來塊錢,這180塊,要負責一大家子的生活,還要招呼慕名而來的親戚、客人,日子過得很是緊巴。
以至於陳永貴有時候心疼媳婦,心疼兒子 ,工資到手,給媳婦買件衣服,給兒子買點玩具,媳婦宋玉林轉頭就偷偷拿出去賣掉。
陳永貴當上副總理,按級別中央是要給配專門廚師的,可陳永貴寧肯自己做飯,也不要這個廚師,為什麼?
就為每個月多出來的50塊廚師補助。
他中央開會,聽說茶葉要自己掏錢,從那以後就不會喝茶了,生活上就摳到這個地步,所以被稱為“國務院裏的窮人”。
1980年,陳永貴辭去國務院副總理的職務,一辭職就急著要回大寨老家,可中央不同意,為什麼?他是辭職不是撤職 ,級別在那兒放著,怎麼能讓他離開北京呢。
離不開北京,陳永貴就心懷不安,覺得家裏就那幾口子人住那麼大房子,實在是個浪費,於是趕緊找中央調房子,要調個小一點的。
主動要求調小一點的房子,現在看起來這個陳永貴得有多傻,然而他就這麼幹了,中央沒有辦法,只好降低待遇,調了套副部級標準的住宅,才逼著陳永貴搬進去,然而陳永貴心裏還是十分的不踏實。
總覺得北京沒有老家實在。


1986年年初,陳永貴肺癌晚期,到了交代後事的時候。
這時候他有一筆遺產,到底有多少呢?
半輩子摳下來的工資,以及農村老家舊宅基地補償做價款,總計8300餘元。陳永貴彌留之際,為感謝毛澤東的知遇之恩,為感謝黨的恩情,立下遺囑,想把這8300塊全交了黨費,這也是他一輩子最大方的一次,但妻子不幹,為這事還跟他殘忍的吵了一架,以委屈的方式“逼”著他改了遺囑,為什麼?捨不得8300塊錢嗎?
不是?原因是很令人心酸的。
妻子說:“還有幾個月老四就要參加高考,你不給他留點錢,他拿什麼上學。”
看到了嗎,曾經當過國務院副總理的陳永貴,除了這8300塊錢,就沒別的錢供孩子上大學。
家裏很窮,妻子說的也是實情,陳永貴還能說什麼,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改了遺囑。
病重期間,老家來人探望,陳永貴對大隊書記說:“我死了以後,你給我在老家看塊墳地,多少錢我自己出。”
大隊書記也答應了,可身邊伺候的幾個孩子卻埋怨他說:“買墳地是兒子的事,你給人大隊書記說啥呢。”
陳永貴為什麼要讓大隊書記給他選塊墳地?
其中原因不得而知,但兒子們埋怨後,陳永貴遂沮喪的說:“我錯了,我又錯了,我最近一直犯錯。”
臨終時他掉著眼淚對即將參加高考的小兒子陳明亮說:“我原來打算再活四年,現在看來四個月也不允許了,陳家沒出過大學生,我想看著明亮大學畢業。”
臨終之際,還以這種普通老百姓的方式操心老兒子的前途,而不是利用關係為兒子鋪路,這就是原國務院副總理最大的願望。但孩子們都沒有埋怨,而是潸然淚下。
1986年3月26日,陳永貴因病逝世,享年71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