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總掌舵人王衛:你如果不願意吃虧,那麼永遠都不會做大(美國美中報道)

“我做企業,是想讓企業長期發展,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
在中國的速遞行業中,「戰死好過做俘虜」的順豐能從心底讓對手感到忍懼,而它的老總王衛更是被媒體喻為彌漫在空氣中的「幽靈」。
這個操看港式普通話的企業家一向內斂、神秘且多面。他從不打廣告,曾幾次拒絕馬雲的見面邀請;隨身的行裏必須要裝著佛經,又迷戀充滿暴力色彩的極限運動;只有高中學歷的他,先後9次抵家產,如今卻管理看40萬員工;誠然,王衛身上有太多令人好奇的東西,而他卻從不願置身於聚光燈下。在王衛看來:人的成就和本事是沒有關係的,成就是與福報有關系,所以有錢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擁有本事也沒有什麼了不起,賺到錢只是因緣際會而已。
1971 年,王衛出生於上海,父親是一名空軍俄語翻譯,母親是江西一所大學的老師。 7 歲時,王衛隨家人搬到香港居住,然而這次遷移並沒有將一家的生活帶往更好的方向。由於父母學歷並未得到認可,他們只能去做工人,王衛由此受盡了被人歧視的滋味。
高中畢業後,王衛來到了叔叔手下做起了小工,一次次地穿梭在香港的街頭,仰望那並不屬於自己的天空。
九十年代初期,受鄧小平南巡的影響,香港大約8萬多家製造工廠北移到了內地,企業開張的鞭炮聲連綿不斷。也催生了一批幫忙夾帶貨物的水客,王衛也是其中一員。而王衛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在其中看到了商機,在碌碌的生活中找到了出路。
當用拉杆箱子也裝不下的時候,王衛跟父親借了10萬人民幣,於1993年3月26日在順德註冊了順豐速運,整個公司只有6個人。同一年,成立的快遞公司還有申通和宅急送,不過,它們的命運卻各不相同。
王衛在香港砵蘭街租了幾十平米的店面,作為在香港的大本營,專替企業運送信件到珠三角。剛開始,沒有專門的運貨車,王衛就和他的小夥伴們用背包和拉杆箱運貨,被人稱為「水貨佬」。

創業初期,王衛像瘋了一樣,每天工作 15 、 16 個小時,騎著摩托車在大街小巷穿梭跑市場。當時王衛的策略是「割價搶灘」,別人 70 塊一件貨,順豐收 40 塊。迅速吸引了大批中小商家,生意紅火的出人意料。
在這樣的瘋狂擴張下,順豐的合作和代理商越來越多,到了 1997 年,王衛幾乎壟斷了所有的通港快件。據媒體報導,當時行駛在通港公路上的快件貨運車有 70% 屬於順豐的業務。香港回歸時,海關甚至婉拒了國企中鐵分一杯羹的請求。
26歲賺到人生第一桶金之後,王衛有點目空一切的感覺,恨不得告訴全世界,我也是有錢人了!他經常帶著妻子打球、游泳、爬山,漸漸淡出順豐日常運營管理。
然而這種清淨的富貴閒人生活並沒有持續多久,危機就來了。順豐的加盟商們受利益驅使,妄想把分公司都抓在自己的手上,他們的肆意妄為導致了大量的客戶投訴。
彼時,王衛力排眾議,展現出了極其強悍的一面。他決定收權,將加盟改為直營,收權的方式則是「一刀切」,想留下來的,產權全部回購,否則走人。
這場改革遇到了各種阻力,王衛甚至受到了生命威脅,當時江湖人士一度揚言要買王衛的頭,但他也毫不退卻。正是由於他的堅持,經過兩年的整頓,順豐的架構和各分公司的產權明晰起來。傳聞在這個過程中,他甚至將曾經供職於公司的父親與姐姐拒之門外,足以看出王衛的雷霆鐵面。
艱難的 2002 年過後,順豐的「削藩」計畫才算落下帷幕。王衛強勢的手腕就像一把彎刀,割除了順豐身上的毒瘤,順利從加盟制轉為直營制,並在深圳成立了總部,順豐的業務也開始進入指數級增長的快車道。
2003年,非典肆虐,給全國籠罩上了一層白色陰雲,而對於快遞行業來說這場災難卻是難得的商業機會。順豐身處SARS的廣深重災地區,人們們不敢輕易出門,使得快遞業務量猛增;而疫情期間,航空公司的生意十分蕭條。
借航空運價大跌之際,王衛順勢與揚子江快運簽下包機5架的協議,第一個將民營快遞業帶上天空,為順豐的「快」莫定江湖地位。
此時,順豐的經營思路也開始奠定。王衛堅持只做快遞,而且只做小件,不做重貨,與四大國際快遞重疊的高端不做,五六元錢的同城低端也不做,剩下的客戶被鎖定為唯一目標,1kg內收不超過20元的郵費。由於堅持只做小型快遞,順豐甚至拒絕了摩托羅拉這樣的「肥」訂單。
2004年 Fedex就擬以50億元收購順豐,但被王衛拒絕,當年順豐的銷售額是13億元。王衛在業界落得一個「不見PE、VC的人」的名聲,但背地裏,他試過將整個公司抵押給中國銀行,借得區區420萬元。類似的事,他先後做過9次。
彼時,王衛開始流露出他的冒險家氣質。有人評價他說,「王衛很勇,他有膽子不斷擴張,賺 10 塊再拿 8 塊去開新商鋪。」王衛既是一個審慎的商人,也是一個熱情的夢想家。他身上既有運動家的沉著浪漫,也有當代商人食肉動物一般的攻擊性。
2009 年底,民航總局發佈了一條不起眼的公告,宣佈順豐航空正式獲准運營,這也是中國民營快遞企業第一次擁有自己的飛機。彼時,順豐正以年平均增長率 50% 、利潤率 30% 的速度迅猛發展。
在順豐,每個快遞員都是自己的老闆,因為他們的報酬全系於勤奮以及客戶的認同,而月薪上萬的收派員在順豐早已不是特例。
2011年,王衛曾明確表示「我不錢,也不上市」。在他看來,上市之後,環境將大不相同,他需要為股民負責,利潤將成為企業存在的唯一目的。這樣,企業將變得很浮躁,和當今社會一樣的浮躁。
然而,2016年,快遞業開始進入資本追逐階段,五大快遞公司密集籌畫上市,掀起一股上市熱朝。王衛終於坐不住了。在年會上,他坦言:我不接受,我不認可我們這幾年所謂的輝煌。如果只是為了上市,有點信仰迷失掉了。因為我真正要給大家看的不是多少部飛機,多少市場佔有率,甚至我今天的財富是多少,我覺得這個事我根本沒有興趣去看的。大家得到的幸福和成就,才是我真正要的東西。同時,這些請求大家跟我一起來去實現,不是我王衛一個人來去實現。
在順豐的爭對手那裏,對於王衛有個評價:市場上的「殺手」,佛教徒的「心腸」。而順豐內部,則認為王衛有三個特點:一,對員工很尊敬;二,有理想主義;三,有社會責任感和關注弱者的情懷。
2016 年 4 月 17 日,一位北京順豐快遞員在送貨時不慎與一輛轎車發生剮蹭,被車主扇了多個耳光。王衛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了事件相關視頻,並評論稱:我王衛向著所有的朋友聲明!如果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順豐總裁!
後來,在順豐的努力交涉下,打人者因涉嫌尋釁滋事被依法行政拘留 10 天。
王衛每年都要體驗不同的基層業務,經常跟同事說,不要用投遞員來稱呼他們,而是將快遞員稱做「孩子」。「順豐有愛,真正愛我們的員工,不是出於忽悠的愛」。


2017 年 2 月 24 日,順豐上市當天,一身休閒裝的王衛專門帶著去年被打的順豐快遞小哥到深交所敲鐘。同時提醒順豐公司員工也要更加謹慎,「少說話多做事」。另外,當天他還給每一位員工發了一個大紅包,從 1888 元到 1 萬元不等。據媒體估算,紅包總價值超過 10 億元,這樣的敲鐘方式在 A 股算是前無古人了。
如今,「四通一達」已不再是王衛眼中的對手。據順豐2018年6月公佈的上半年業績預告顯示,順豐控股最高盈利為23.5億元,超韻達股份和申通快遞淨利潤總和。
和馬雲、劉強東不同的是,王衛更像小說裏的隱世俠客;伴隨著順豐的上市,與馬雲的「菜鳥網路」、劉強東的「京東物流」在快遞業之爭オ剛剛開始。
在公司管理上,王衛最關心的就是整個資訊系統的「底盤」。「未來快遞業真正要面對的競爭,不是來自同行,而是像 Google一樣的高科技公司。」
王衛希望自己能靜下心來,傾聽更多優質的聲音,敢於否定自己的態度和能力,去服從更優秀的人。「以前的成功是未來更成功的壁壘,如果你不打破它,就不會得到更大的成功。」
25 年來,王衛堅持打造一個真正務實的企業,按照客戶、員工、股東、王衛這樣的順序來排布。
「你如果不願意去吃虧,或者分享利益給人家,那麼你永遠都不會做大。員工要尊重,給他尊重;要收入,給他收入。當他月收入上萬,他會拿客戶兩千的手機嗎?」人性都是趨利避害的,弄清這點,即便是 40 萬人,王衛認為也沒什麼難管的。
「可能大家認為順豐快,是因為其他人慢,我自己不認為順豐有多麼快。」王衛直言,「我認為的快和今天做到的快還有差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