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特异功能大师,走了(美國美中報道)

人们都渴望见到这位大师。李嘉诚、琼瑶、林青霞、齐秦等名人纷纷与他合影,当面目睹他的“神功”。至于国家领导人,更是不用说了。

文/郭小丘 来源/十分正经研究所

2018年8月3日凌晨,“特异功能第一人”张宝胜在北京去世,时年58岁。

这个当时红遍中国,妇孺皆知的奇人,走的非常低调。他去世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零星传播。除此之外,再无媒体关注。

但坊间不乏张宝胜的信徒。张宝胜的公众号“张宝胜特异功能研究会”上,发布了一篇文章《祝“宝胜”一路走好》,阅读量早已10万+,一众读者们缅怀大师。

其中有人留言说:刚参加完他的葬礼,“宝胜6月份还在给人治病呢,他一定会保佑我们每个人。”

其实,从1995年那场失败的表演之后,大师就消失在公众面前。但是大师并未远去,大师生存的土壤,也正富饶肥沃。

那场失败的表演后二十年里,张宝胜享受团级待遇,他有两个贴身警卫,默默无闻的生活在中国神秘超自然研究所的家属院。

他住的小区,是在北京圆明园西路甲1号院,这是个老式多层住宅小区,门口把守非常严密,没有出入证禁止入内。
他和前妻离婚,娶了一个年龄更小的妻子,但心情抑郁,终日以酒相伴,他的妻子不时让朋友们前来宽慰。

去年,他拒绝和记者见面,并且对记者拜访的意图颇为谨慎,不时追问记者的目的。彼时,和他同样具有特异功能的大师王林被刑拘后病死在医院。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们才会想起,还有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特异功能大师。

张宝胜的追随者们说,“国家把他雪藏了,秘密保护起来,等国家有难时肯定会启用张宝胜。”

有小区居民嗤之以鼻,说,那就是个骗子,提他干什么?

不知张宝胜时常被酒精麻醉的大脑里,是否会回忆起他曾经辉煌的时刻。

1959年夏天,江苏南京郊区的一户人家晚饭后正在聊天。 突然雷电交加,大雨滂沱,蓝色火球从天而降,窜入屋内来回旋转,啪嗒之后,火球熄灭。

第二年,妻子生下一个男婴。因为家贫无法抚养,男婴送给了辽宁本溪一户人家,取名为张宝胜。

这本《超人张宝胜》中,关于他出身的描述充满了玄机。书中还说,他三岁能从柜子里用“意念”调出饼干和糖果。他走到哪里,原本不孕不育的夫妻就会喜得贵子。他预报了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

事实上,张宝胜在发迹之前,只是辽宁本溪一家铅矿的工人。张宝胜不知从哪里学到的魔术,自己又爱表现,说自己能够“耳朵识字”,还能够“隔空取物”,竟然被本溪市科协认为他有特异功能。

特异功能受到重视,要追溯到1978年。当时卫生部中医局局长吕焕奎给李先念的报告之中,宣称有一项“伟大发现”。

吕在报告中兴奋地写道:

“现在向您报告一件中医学上的奇迹,……有的练(气)功者,人能腾空,手能粉碎石头,手指能钻穿青砖,距离一二丈外可以把人推倒……这个发现在世界科学史上不亚于天然放射性物质的发现,将引起生物学、医学科学的革命。”

1979年,吕焕奎在北京组织了“气功科学研究汇报会”,诸多高级别老干部参加,盛况空前。

中国第一次气功热是在1950年。一个叫刘贵珍的医生提出气功的概念,后来的汉学家把这一尝试视为中国气功现代化诠释的开始。由此,也带来了中国的第一次全国性气功高潮,陈毅、林伯渠、谢觉哉等领导人纷纷练功或题词。

1978年,钱学森认为气功应当从属于生命科学的范畴。

1979年的“气功汇报会”,甚至得到了国务院领导的支持。在这之后,各地采用仿生学方法模拟气功师发放的红外信息,制造了气功红外信息治疗仪。

1980年6月,钱学森向《自然杂志》编辑人员当场致敬,他说,他们“发表了许多气功科学研究的文章”,“关于人体特异功能与气功研究方面的文章很有新意,有独到见解”。

钱学森认为,气功+传统医学+特异功能,将会带来一场“东方的科学革命”。

新闻电影制片厂还拍摄了影片《你信不信?》,介绍了全国十一位“具有特异功能的人”,此外,全国至少有近五十所教育机构、近五十所科研机构的教师和科研人员,参与了“耳朵认字”的宣传活动。

这种背景之下,张宝胜迅速走红,并且被辽宁本溪科协推荐至北京向国家领导人表演。

这次成功的表演让他的特异功能得到肯定,领导人认为张宝胜的特异功能可以用于军事目的。随后他被调入由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等人创建的保密单位507所,进行“突破物理空间障碍”以及“隔墙透视”等方面的研究。

张宝胜成名了,他再也不用回到工作繁重,任人欺负的矿场。来到北京之后,他又增添了不少“超能力”,比如,在他家中,他经常请人吃饭。他可以把糕点 、水果、饭菜直接搬运到别人肚子里。据悉亲自体验的人还很多。

1984年到1991年,“气功”连续七年出现在春晚舞台上。这也表明,但是整个中国,都陷入到了“气功”和特异功能的狂热之中。

1992年,作家郑渊洁在长篇童话《蛇王阿奔》里,就描写了一个阿奔与某气功大师的徒弟比拼的场景,双方比拼“功力”,看谁能把三斤米饭送进对方的肚子里。

情景喜剧《我爱我家》也表现了气功热。剧中的气功大师司马南,正是后来“特异功能”骗局的揭露者。

一张流传很广的照片是,1993年底,在北京妙峰山上,修炼气功的学员每人都头顶一口名为达成“天人感应”的信息锅。

就这样,靠“特异功能”,张宝胜赢得了”神人”、”中国圣人”、”活佛菩萨”等美名,一跃成为能够享受专宅,出门专车接送,警车开道,以及专职服务员的“国宝级大师”。

1994年,他家乡本溪的电视台为了制作一档春节节目特意去北京拜访他,发现他的房间里有足足13部电话,炙手可热。

而以他的经历创作的电视剧《张宝胜》也随之登上荧幕,李谷一为这部电视剧献唱了主题曲。

虽然这首歌很悲凉,今天听来有点不祥之兆:

天苍苍 地茫茫

大路在何方

把心伤

男儿有志无处去

命啊 为什么让我流浪

流水长 路更长

晚风添悲凉

饥寒交迫家难归

哪里把身藏

男儿有志无处去

命啊 为什么让我流浪

各路名人明星也随之而来,人们都渴望见到这位大师。李嘉诚、琼瑶、林青霞、齐秦等名人纷纷与他合影,当面目睹他的“神功”。至于国家领导人,更是不用说了。
几年后,一位国家领导人病重患上脑血栓,张宝胜还参与了抢救,但不幸的是,大师也有不灵的时候,没救过来。
再后来,大师的表演开始败露,几次在表演中相继被媒体发现:他需要以上厕所、“培养情绪”为由离开现场,对道具进行调包;拖延时间,在观众注意力疲惫之后耍诈完成表演。

1995年8月11日,北京电视台餐厅,这是张宝胜的最后一次表演。

他没有想到,事先藏在身上的药片,因为受热导致上面的鱼肝油粘连,粘在了张宝胜的手上,他的表演难以成功,张宝胜下台,从小门溜了出去……

随后,现场报道《张宝胜走麦城的迟到的报告》发表,文章说,张宝胜“特异功能”是骗局,质疑声甚嚣尘上。从此,他再也没出现在公众视野。

此时大师王林刚刚崭露头角。在此后的20年内,张宝胜销声匿迹,王林频繁和明星、企业家、官员互动,构建了一个隐秘的财富王国,直至因非法拘禁而案发。

电视剧《走向共和》中的一段情节讲述了政治与方术之间的关系。对义和团,慈禧太后曾说:“刚才(义和团)那些鬼把戏全是假的,骗不了我……可那一条条精壮的汉子是真的。若是不能善加利用可不得了,那可是洪水猛兽啊!可要是用好了呢,起码是几十万的人力。若真是外交上跟洋人闹崩了,真有打起来,他们至少也是能消耗洋人弹药的炮灰!”

这一段话,把慈禧太后身上那种精明完全刻画了出来。

八九十年后,精壮的汉子们批上了大师的外衣,学术界给他们戴上了科学的帽子,李谷一、琼瑶等人用歌声和文字让他们的名声传播得更远,直抵人们的心灵,领导们为他们批示、题词,全方位的立体包装之后,漏洞百出的江湖骗子真的成了挥斥方遒的庙堂高参。

当年政治对华夏方术的利用,反不如慈禧之于义和团,彻底暴露了中国国民科学素养的蒙昧状态。

何祚庥们眼见此情此景,不知有无义和团归来恍惚之感。

作为人体科学研究领域最耀眼的一颗宝石,张宝胜的死去,为当年的文化义和团运动划上了一个不完美的句号。因为,对那场席卷全国的文化盲动,至今缺少很多当事人的深刻反思。

而今,尽管外界早已疯传张宝胜已死,但是所有当年将他捧上神坛的人员或者机构,都佯装不知,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们选择超然物外,漠视喧嚣。仿佛这个大红大紫的人物,从来没有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存在过一样。

或许,这是大师们赖以生存的肥沃的土壤。(来源:郭小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