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習特會決定貿易戰走向(美國美中報道)

對中國的貿易戰已是美國民主及共和兩黨的共識,在美期中選舉後,此政策仍然沒有改變。因此,美副總統彭斯在11月17日的巴紐APEC演講中,言詞激烈地批評中國的“一帶一路”是對沿線國家的債務外交;美國絕不會如此做,並重批美中之間貿易的不平衡。同時,彭斯也重申特朗普的“印太戰略”是美國對印太地區極為堅定和持久的承諾;並以印太地區容不下帝國和侵略行為,藉此暗批中國。
然而,一向扮黑臉的特朗普,此次卻扮起白臉,希望中國近期能提供貿易讓步的明確方案。據悉,中國大陸已按美方要求提出一份包括142項內容的回應清單;但針對美方所提的“3零2停1允許”,“3零”即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2停”即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和技術轉移;“1允許”即允許美國人在中國擁有自己的企業。顯然,中國對此訴求無法全盤接受。尤有進者,特朗普於近日提案,擬限制語音啟動智慧手機、自駕車等AI技術,還有超級電腦等相關科技出口至中國。准此以觀,這次管制將使美中貿易緊張局勢更難有所緩和。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單是今年前10月,中國積體電路(IC)進口金額已達1.739兆人民幣。由此看來,這項技術封鎖對中國而言遠比關稅的損傷更大。
另一方面,先前美國對鋼鋁課關稅,已引起受影響的貿易夥伴國對WTO提起訴訟。但在近日的WTO會議,美方又指責中國利用WTO進行非市場政策,引發中國強烈反彈。白宮經濟顧問哈塞特還揚言,中國身為WTO的一員,但行為不端,可研究將中國驅逐WTO;而特朗普將按原計畫,於明年起將2000億美元由中國進口的產品關稅自10﹪提高至25﹪,除非中國所提的讓步方案在月底的G20習特會中能獲得特朗普的認可,否則難有轉圜餘地。
美元霸權是美國建構超級大國的重要基石,過去美國通過維護經濟全球化的基本秩序而促進全球經濟發展,確實起了相當大的作用。而特朗普“讓美國再度偉大”及“美國優先”無疑就是扞衛其全球政經及美元霸權的地位,也是美國霸權的具體展現。只是特朗普的手法異於過去。
今年適逢大陸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波濤洶湧的一年;大陸歷經30年的高速成長,規避了2008年金融海嘯,進而在2010年GDP一舉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對美而言,中國絕對是威脅最大的國家。美中2大經濟體是否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一直是大家所熱議。換言之,中國的崛起必然要挑戰美國的霸權,而美國也必然回應中國崛起的威脅,雙方的對抗可能由貿易戰擴及至匯率戰、軍事及科技戰。G20舉行在即,習特會未演先轟動,因為這場會議可能決定美中貿易戰走向,也影響全球貿易及經濟成長,甚至金融市場的波動,值得關注。(作者:李沃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