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科技戰 臺灣恐成箭靶(美國美中報道)

就在各國期待30日特習會能替美中貿易戰降壓之際,美中科技戰的戰鼓又隱約響起,而且這次臺灣更直接捲入成為當事人,其風險之高,臺灣公私部門都要謹慎因應。
近年來中國大陸憑藉著經濟實力、國家力量與市場規模,在高科技領域急起直追,早已被美國視為主要威脅。特別是從2015年北京成立半導體發展基金,傾全力追求半導體進口替代政策後,奧巴馬總統時期警示紅燈其實就已亮起。
301制裁案的理由,讓各界將目光放在強制技術移轉上,並祭出高額關稅制裁迫使中方改革。嚴格而言,目前美國的要求與中國的回應還在雞同鴨講的階段,因為美國關切的,是中國政府透過合資、並購及市場進入許可等條件,逼迫外商移轉科技。這些作法並非不保護智財權,而是權利所有人在非自願的情況下分享甚至移轉權利,因此中方強化智財權保護的承諾,跟美方的關切無法對齊,貿易戰還會繼續。
至於科技戰的第一槍,可以從對中興通訊祭出禁運制裁開始,不過當時的理由是中興通訊違反聯合國對伊朗的禁運管制,對美中對抗而言還算擦邊球。直到10月美國媒體爆出美商Super Micro處理器被解放軍植入後門晶片一案開始,才讓外界嗅到不尋常的氣氛。本案中被指控使用處理器的公司(Apple、Amazon)都是富可敵國,但除了嚴肅否認外,在興訟成性的美國竟沒有一家提告尋求天價賠償,顯得十分耐人尋味。
隨後美國於本月初以竊取美光營業秘密、威脅國安為由,對福建晉華實施禁運,並把技術援助晉華的聯電與外派人員一同起訴,提出200億美元天價罰金,才正式揭開美中科技戰的序幕。上周美國又繼續加碼,預計針對包含AI與機器學習、生技、基因工程、神經網路、微型無人機及機器人、有關航太之定位導航技術及量子運算等所謂“新興科技”,以保護國安為由,預計實施出口審查及管制,進行30天的公眾意見徵詢。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也正式反擊,針對美光等幾家外商半導體加速市場壟斷調查,一樣面對天價罰款的可能。中國是世界最大高科技市場,力量驚人。美中一來一往,正式進入“科技戰”階段。
對臺灣而言,美中對抗的真正衝擊才剛要開始,未來挑戰至少有以下三個方面。首先高科技產業是臺灣的經濟命脈,任何市場不確定性都對產業及總體經濟發展造成傷害;第二是美國要各國選邊的姿態愈來愈明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前才語重心長的表示各國被迫選邊的日子感覺就快來到。臺灣高科技一直以“美中臺”三角關係為基本運作架構,一邊是下單客戶,一邊有龐大市場,無論如何選邊都極為煎熬。不過形勢比人強,就在“晉華”案爆發後,聯電迅速宣佈終止與晉華的合作關係,就是一例;第三的挑戰是美方幾次出手都有臺籍業者涉入,隱約透露出臺灣業者與陸商合作,成為取得美國科技第二軌道的跡象。這是一種普遍的模式還是個案尚待觀察,但以兩岸高科技合作密切程度來看,未來案件中繼續有我業者涉入的機率不低。這種模式輕則會讓臺灣高科技業被牽連成為美國制裁對象,重則可能傷害臺美高科技業間累積的互信,影響就會更為深遠。
當然,這些挑戰不是臺灣才有;日韓某種程度也都要面對。不過千萬不能低估後座力。35年前,臺灣與韓國的高科技產業開始起飛,跟美日當時的貿易戰有直接關聯,換言之,大國的經濟對抗,是會導致整個產業結構消長變遷的結果。臺美沒有貿易戰問題,但高科技卻可能被流彈擊中。短期內結構不易調整,但建議政府至少先盤點高科技領域“美臺中”錯綜複雜的網路關係,至少可先研判短期地雷所在,也才能進行長期因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