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和加拿大前总理马尔罗尼的跨国友谊(美國美中報道)

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葬礼今天在首都华盛顿举行,各大政要纷纷出席并发布悼词,其中占据焦点位置的一个人,却并不是美国的任何一位总统,甚至根本就不是美国人,而是一名加拿大人。

他就是加拿大前总理布赖恩·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任期跟老布什的任期大致重叠。他们在主政期间建立了融洽的工作关系,并进一步深化为持久的私人友情。

我们目前常谈论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就是两位政治家当年共同促成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协定,就是关于酸雨的控制。

马尔罗尼也盛赞老布什在巨变年代对于苏联解体、两德统一等重大事件的应对。他引用德国总理的话说,德国的和平统一完全是依仗老布什。他认定国与国之间可以合作解决问题,而不是推行单边政策,保障了和平、避免了冲突。

马尔罗尼认为,布什是加拿大的特殊朋友。最近加拿大150周年纪念,布什向北方邻国致敬,称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自由、人权、社会正义力量之一”。在讲话中,马尔罗尼也盛赞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之国。

任期结束后,马尔罗尼和布什仍然是朋友。马尔罗尼在缅因州对布什的家进行了不止一次探访,最后一次是今年九月,用马尔罗尼的话来说,这是“一次最好的一次访问”,但也是诀别,从那时起他就在构思悼词。

他表示,悼词一发而不可收,想说的话写不完,“乔治·布什是我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加拿大生活中的重要角色,也是任何想要在公共生活中服务的人的典范。”在悼词的结尾他说,“友谊之船是我们最重要的船”。

马尔罗尼先生曾在2004年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的葬礼上发表讲话,十几年后又在南希·里根的葬礼上发表讲话。这一次,是他再次承担此一重大职责和殊荣,也彰显着美加两国其实原本是多么地亲如兄弟。

加拿大前总理马尔罗尼讲话全文

加拿大前总理布莱恩·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在老布什葬礼上致辞。(图片来自CBSN截屏)

“你还记得不再是青少年的二十岁,那年夏天的你在什么地方吗?

那年我在魁北克北部的家乡打工,打算努力赚到我在法学院上学需要的钱。这个任务很艰巨,但我有安全和保障,并且每晚都能吃到母亲的家常菜。

我们刚刚听到的那样,1944年9月2日,二十岁的乔治·布什中尉,正在准备袭击太平洋上的日本战争工事。他是一群勇敢的年轻美国人中的一员,他们力敌千钧,在这场太平洋地区的伟大战役中,向日本帝国巨大的军事力量发起了历史性、血腥的战斗冲锋。

这就是乔治布什在二十岁那年夏天时所做的事情。

许多具有不同才华和技能的人都先后担任了总统,随着时代进步还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优秀人物涌现,为美利坚合众国带来新的力量和荣耀。而在50年或100年后,当历史学家们回顾所有历任总统的成就和背景时,我相信他们会说,在这个国家历史上,在这个据我看来是上帝所安排的最伟大的民主共和国里,没有任何一个总统比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更加勇敢、更有原则、更有荣誉。

乔治·布什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人,他也有一种愉快的幽默感,并且很有趣。他作为新任美国总统第一次参加北约会议,坐在我对面,在政府首脑发表讲话时他不停地记了大量笔记。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在你发言时,美国总统记笔记,这太给面子了,以至于连像我一样谦虚的人,都想添油加醋讲得更生动一些。

在密特朗总统、撒切尔总理和科尔总理发言之后,冰岛总理不停地讲啊讲啊讲,布什总统也就继续写啊写啊写,只有在北约秘书长坚决下令咖啡时间到了才算完。

乔治放下笔,走到我面前跟我说:“布赖恩,我刚刚学会了国际事务的基本原则。”我问:“什么原则?”他回答说,“国家越小,发言时间越长。”

在布什总统任期的第二年,在里根和布什政府的强大压力下,苏联崩塌了。这是20世纪最具划时代意义的政治事件。一个本可以对世界安全构成极大威胁的不妙的局面,被布什总统巧妙地导向了广泛而强大的自由潮流,为在沙皇和暴君统治下生活了一千年的俄罗斯人民提供了建立民煮的机会。

柏林墙很快也倒塌了,呼唤自由的声音在中欧和东欧之间回荡,独菜和教条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没有任何挑战对于西方的团结的重要性超过德国加入北约达成坚定的统一。但是,西欧的遗留恐惧以及苏联军事机构、华沙条约组织的无情敌意,使这一举措成为迄今为止最复杂、最敏感的形势。只要发生一个严重的失误,整个过程可能会受到损害,甚至无法挽回。

显然,对于20世纪历史上这个最重要的关键时刻,没有人谁比德国总理科尔本人更能作出渊博而出色的判断。他在联邦议院的一次讲话中指出,如果没有布什总统的出色领导,德国统一的这一历史性举措就永远不会成功。

关于第一次海湾战争已经写了很多了。简而言之,在联合国召唤下、由美国领导的29个不同国家的联盟,包括许多有影响力的阿拉伯国家,是现代历史上有史以来最为壮观、最为成功的国际行动之一。它旨在惩罚侵略者、捍卫自由,并确保在一个长期以来饱经冲突的地区看到秩序。从头到尾,这都是布什总统的倡议。

布什总统还负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这个协定最近由新政府进行了现代化和改进。它创造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最富有的自由贸易区,同时还签署了“美国残障人士法案”,该法案彻底改变了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

布什总统关于推行强有力的环境立法的决定,包括“清洁空气法案”以及衍生的加拿大达成的“酸雨协议”,是给美国和加拿大的子孙后代留下的卓越礼物,并沁入他们呼吸的空气、饮用的水,他们喜欢的森林,以及他们所珍惜的湖泊、河流和小溪。

这一切,有一个词:那就是“领袖”。让我告诉你,当乔治·布什担任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时,世界上每一位政府首脑都知道,他们正在与一位真正的绅士打交道,真正的领袖,一个杰出、坚定和勇敢的人。

我不写日记,但偶尔会在重要的个人或专业事务之后写私人笔记。有一次,是2001年9月2日在缅因州肯纳邦克波特的沃克角,米拉和我当时在与乔治和芭芭拉度过我们传统的劳动节周末,最后他和我进行了一次私人谈话。我的笔记记载了这一刻:

我告诉乔治,我觉得,在过去的8年里,他的心情发生了变化。从1993年的一系列挫折和失望时刻,到1994年11月总统图书馆落成、儿子乔治当选州长的热情高涨,再到杰布在1998年当选后的喜悦,直到乔治当选总统后的荣耀,最后是我们今天在芭芭拉和乔治身上看到的宁静。他们真正与自己和平相处,对他们和孩子们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为上帝赋予他们所有人的良善感到满足,并对每一天的快乐和承诺感到满意。

我说话时,乔治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他说:“布莱恩,你说得太对了,我们自1992年以来经历过的情绪跌宕就是这样。你跟我来。”说着,他带领我沿着走廊走到靠海边的一侧,指着一个小而简朴的牌子,不久前不起眼地安装在那里,上面写着:“CAVU。”

他说:“布莱恩,这代表着「云顶和能见度无限」。”当我十八九岁胆战心惊地在太平洋地区成为飞行员时,我们在起飞前最希望听到的就是这句话。这意味着完美的飞行。这就是我对今天生活的感受,CAVU,一切都很完美。芭芭拉和我不要求更好的生活了。我们真的幸福,真的心安。”

当我在缅因州金色的九月下午,看着沃克角的水域时,我想起了这几句简单而真实的话,它道出了乔治·布什的本色,以及他对家庭和周遭的热爱。

有木船,
有帆船,
有船在海上航行,
但最好的船是友谊之船,
直到永远。”(原创:陌上美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