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臺灣選舉 美臺雙輸(美國美中報道)

貿易戰吹起美中新冷戰第一聲號角後,美中臺關係邁入更複雜的新階段,臺灣在美國亞太戰略佈局中的角色有了變化,美國對臺灣的態度與手法也出現調整。綜觀美國行政部門、國會與智庫,尤其國會與右派智庫對臺思維,堪稱籌謀太深,卻看得太淺,令人憂心是否把臺灣視為可拋棄的棋子。如果美國希望建立有效的亞太長期戰略,必須更精准理解臺灣,更不可介入臺灣內部政黨競爭。
美國一直是臺灣最重要的支持者,從冷戰時代美援的救濟、第七艦隊的協防、外交上的支持、經貿往來及社會交流,斷交後仍出售武器並間接保護臺灣安全,美國對臺灣的生存發展無比重要。臺灣之於美國,是同為民主陣營的盟友,軍事上是圍堵中國的太平洋島鏈一環。臺灣民主化之後,更成為對照大陸體制的民主典範,證明美式民主自由體制的優越性。
長期以來,美國依據美國利益決定對臺政策,但對臺灣視為一個整體,支持臺灣民主,對藍綠兩黨等距交往,不從臺灣內部介入政黨之爭,對選舉結果也都表示尊重。但這次選舉美方卻明確表態選邊,美國在臺協會理事主席莫健選前呼應蔡總統,指責外在勢力試圖改變臺灣風向,前在臺協會高雄處長杜維浩貼文讚揚高雄的成長,幾乎“明示”支持民進黨陳其邁。選後美方媒體學者的解讀,也傾向認為九合一選舉結果是親中派勝利,擔憂臺灣將是第一張倒向中國大陸的骨牌。
先談對選舉的解讀,長期以來美方看臺灣,總是放在美中關係架構下去理解,從對華政策的需要角度出發,這不見得正確,至少也是不夠周全。臺灣應該清楚地告訴美國朋友:你們錯了,沒有抓到對的圖像。
這次的選舉與兩岸關係有關嗎?有,但不是美方以為的只是單純地倒向中國大陸。真正的中國考量,是蔡英文總統的兩岸政策使兩岸關係凍結,臺灣經貿活水進不來、外交受挫,人民希望兩岸和解改善經濟。除此之外,能讓“討厭民進黨”成為全民最大黨,還有比兩岸之外更多、更重要的因素,包括一例一休整得勞資人仰馬翻、年改惹怒軍公教及其家眷、舍核能搞火力引發怒火、同婚激發社會保守力量反彈,以及社會觀感極差的高薪實習生吳音寧、臺大校長卡管案、黨產會搶產、促轉會成東廠,以及賴清德的功德說等等,民進黨執政後的囂張霸道簡直罄竹難書,從而引發民怨海嘯,這些帳都算不到中國大陸頭上。
美方解讀時過度放大中國因素,反映了自己在戰略思考時的憂慮。美國進入和中國對抗的新冷戰時期,在經貿、科技、軍事及外交上壓制中國崛起,以維持美國領先的超強地位。臺灣因此又成了圍堵中國的島鏈,也是美國用來拿捏中國的工具與籌碼,美國不希望臺灣自行與中國交好,讓美國失去好用的棋子。這次九合一選舉,美方表態挺綠,是罕見地介入臺灣選舉,這只是開始,美方為了更牢地掌握住臺灣的動向,對2020的總統大選可能會更積極選邊。
民進黨應認知,當美中對峙激化,臺灣夾在中間,迴旋空間就會變小,被逼上前線當炮灰的機率會變大,這對臺灣爭取生存發展空間的長期利益不利,與美中都建立良好關係才符合臺灣利益。美國也需理解,若美中之爭演化成臺灣選舉的代理戰爭,不僅將為臺灣社會再添裂痕,也會讓政局承受更多不安定的變數。一個混亂不安的臺灣,在抗衡中國壓力時將更脆弱,並不符合美方利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