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華為事件的複雜性與影響(美國美中報道)

臺灣《經濟日報》社論指,今年11月底特習會隔日,各界尚在呼吸美中貿易戰停火90天的平和空氣之際,卻傳出華為財務長孟晚舟遭加拿大以美國要求引渡為由拘留的消息。其實,華為遭美國指控違背伊朗制裁禁令已有數年,孟晚舟避免入境美國也有一段時日,加以美國對中興通訊案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前例,均使各界料想不到會發生直接逮人的情況。
先不論美國總統特朗普事前是否知情,抑或又是一次和談與耍賴穿插的兩手戲碼,若考量目前華為的國際影響力,美國出手也不算太意外,只是逮捕孟晚舟的時機點太湊巧了。
具體地說,華為事件背後的動機是防堵中國科技勢力崛起,挑戰美國科技獨大的地位。尤其是中國在5G發展起步甚早,預計在2020年全面商轉,且勤業眾信(Deloitte)的報告指出,中國現有5G基地臺建置點已是美國的十倍。龍頭廠商華為在5G領域的涵蓋範圍從數據傳輸到網路安全,相關專利亦傲視全球。同時,華為設備不僅在中國大陸有極高的市占率,更大量賣給美國的盟國,歐洲很多國家的5G設備幾乎完全採用華為產品。
從市場競爭角度來看,華為取得產業發展先機,但問題是華為創辦人任正非早年是軍方工程師,董事長孫亞芳亦曾為國家安全部門工作,華為更一直享有中國政府補貼等優惠待遇,使美國長期懷疑華為替中國政府服務。因此,2012年美國眾議院將華為和中興通訊列為可能對美國安全構成威脅的公司。今年8月特朗普簽署的國防授權法案,更明定美國政府員工及合作廠商,不准使用華為與中興的技術、產品或零件。澳洲、紐西蘭與日本也陸續跟進禁用華為的5G設備,足見各國對華為的警戒已提升至國安層級。
不過,華為在5G技術上領先美國,但核心供應商仍有三分之一是美國廠商,且5G的世界標準尚未建立,使中國沒有和美國開打科技戰的本錢。美國在此際以違反伊朗制裁禁令,或國安考量、杜絕美國關鍵技術遭竊取等不公平貿易行為為由,對華為出手,仍屬打蛇七寸的重招。
加上今年9月美國、日本和歐盟的三方會議,達成改革世貿組織(WTO),對違反規定向特定產業進行補貼的國家加以限制、反抗“第三國”不公平貿易措施和不當技術轉移行為等共識;同月,美加墨貿易協定(USMCA)加注毒藥丸條款,即任何一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貿易協定,另兩國可在六個月內自由退出,並簽署雙邊協議等,可謂利用合法的“國際經貿機制”,聯手建構出遏止中國坐大的防堵網。但麻煩的是,上周特朗普表示,若能確保中國在貿易談判上退讓,他可能會停止引渡及起訴孟晚舟等說法,不僅是將法律問題政治化,更易引發外交危機,造成的後果與複雜性遠高於中興通訊制裁案。
首先,此舉暗示美國司法可為政治服務,打擊司法的獨立性與可信度,也給中國在貿易戰上的論述正當性;其次,過去美國司法單位透過和盟國簽署的引渡條約,用以起訴侵犯美國法律的海外外國人,但大多數條約都不涉及政治,倘若特朗普此舉被視為政治引渡,未來他國和美國司法合作的意願將降低;第三,特朗普所言讓加拿大將孟晚舟引渡至美國的正當性受到質疑,甚至中國隨後也以涉嫌違反國家安全罪拘留了兩名加拿大人,使盟友加拿大被迫捲入美中貿易戰角力。
要言之,當華為事件揭開美中科技新戰場後,在中國投入大量資源在電信技術、雲端技術、人工智慧及電腦軟硬體等發展,以求擺脫美國技術控制仍勢在必行;美國則為了“國安考量”的防堵之舉,及特朗普個人隨興所至的治國與外交風格。可預見的是隨著美中的技術體系逐漸各成陣營後,也將帶動生產體系的分割,使全球科技與其衍生的生產鏈,不可避免地捲入美中兩大集團的對抗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