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乡“空心村”变身文旅小镇(美國美中報道)

多年来,洛场村的碉楼群“养在深闺”,不少因年久失修成为危房。2013年起,当地对碉楼群进行整体性保护和开发,吸引和聚集一批来自海内外的文化艺术人才。
碉楼 (图文无关 中新社发 陈文 摄)

如今,侨乡“空心村”正蝶变为华侨文旅特色小镇,演绎出浓郁的侨乡特色风情。
洛场村碉楼有前庭后院
2018年深秋的一个傍晚,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洛场村的“澄庐”内,年轻的服装设计师邓丹霞埋头缝制一个钱包。“澄庐”是一栋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碉楼,由旅美华侨江活煊出资兴建。几年前,一个微改造团队把古老的“澄庐”重新装饰,活化成为设计创新基地。在一番实地考察后,邓丹霞把工作室从英国伦敦搬到了“澄庐”。创业青年Cat从香港大学毕业后,在父亲的引荐下也来到洛场村。村里一间有着百年历史的华侨泥砖房,被她改造成一家以咖啡红酒文化为主题的饮品店。她定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在广州的文艺圈小有名气。“喜欢慢生活的都市人能在这寻得一份安宁。”Cat笑言。

洛场村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是广州著名的侨乡,从清咸丰年间起就有村民出洋谋生,现有海外乡亲5000多人,是现居村民人数的两倍多。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旅外华侨纷纷回乡买地,掀起一波建房热潮。众多碉楼中,较为知名的有江梓桥楼、彰柏家塾、鹰扬堂等。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负责人肖爱民介绍:“与开平碉楼相比,洛场村碉楼防御性较低,大部分有前庭后院,风格与用途更居家、实用,广府碉楼特色更加明显。”

有心人承租改造老碉楼
百年碉楼几经沧桑。洛场村碉楼群原本约有60栋,倒塌了10多栋。目前,村里留有碉楼45座,还有200多间华侨青砖房。“多好的民国侨房啊,就这么丢空,可惜了。”2013年,广州人郑国明第一次来到洛场村,乡间浓郁的侨乡文化和风土人情令他印象深刻。之后,郑国明与几个老友合伙把年久失修的碉楼群承租下来,开展微改造。“项目启动后,我们逐户洽谈承租事宜。有些碉楼主人远在海外,为表诚意,我们甚至飞往美国洛杉矶和房屋主人洽谈。”郑国明告诉记者,花了近两年,他顺利租下7栋碉楼、30多间华侨青砖房,租约5年至15年不等。

对于碉楼和百年民居,微改造团队摒弃传统大拆大建模式,按照侨房原有的自然布局和生态环境规划进行改造,修旧如旧,并有意识将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元素结合。而为激发华侨古村自我造血功能,他们引进数十家文创机构入驻,涵盖设计、茶社、陶艺、书画院、太极文化等。如今的洛场村,除了能感受百年华侨文化,还能感受到富有时尚感的文化创意气息。

“飞机楼”“斑马楼”最负盛名
漫步在洛场村,只见一座座清末民初时期的碉楼散落村中,散发着岁月沉香。这些碉楼由当地乡村工匠结合华侨带回的明信片、外国建筑的画报甚至是口述的细节设计、建造,传统的青砖和近代的钢筋混凝土并用,美学效果与防御功能并重,形态庄稳,装饰华美。外号“飞机楼”的江梓桥楼最负盛名。它有三层楼,首层门口建有两根欧式门柱,碉楼外墙采用青砖为材料,阳台上还有做工精美的壁画。侨房的平面呈前后突出的十字形,后侧的左右两方均分布有房间,整体造型俯瞰颇似一架飞机。村民江庚枨介绍,“飞机楼”楼主江梓桥的大儿子江宝琨当年到美国开“番衣店”(洗衣店),寄回不少侨汇;三儿子江宝卓留学美国,学成归国后进入陈济棠主政时期的广东政府机构中任职。1937年,江宝琨、江宝卓兄弟建起了“飞机楼”。因为江宝卓人脉广,江梓桥楼的设计与建设都是请当时广州最好的设计师来主持的,在房屋落成的纪念碑上,可见陈济棠的提名。

村中还有一处被称为“斑马楼”的鹰扬堂,相传由华侨江活钦所建。它三层半高,结构狭长,屋顶矮墙精美的浮雕上站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雄鹰。最具创造性的是,鹰扬堂的外墙把青砖和红砖混合起来使用,青红相间,整座侨房看起来像穿了一件条纹外衣般,在岭南的乡间显得很特别。而今,修缮一新的鹰扬堂已吸引多家艺术创作室、艺术展馆进驻,成为华侨古村碉楼活化改造的范本之作。(文:龚春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