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3.15恐怖屠殺是如何展開的(美國美中報道)

3.15新西蘭恐襲
死亡:49人
受傷:48人
逮捕:4人(3人澳籍)
槍手週六將出庭
“新西蘭不能容忍他們,
“世界也不能容忍。”
——新西蘭總理Jainda Ardern
事件的變化源於2017年4月到5月間。在此之前, Brenton Tarrant是一個普通的青年,來自澳大利亞New South Wales的Grafton。他出生於一個中低收入的工薪家庭,祖上是蘇格蘭、愛爾蘭和英格蘭人,這一點他特別看重。他經過了一個普通的童年,在學校,他對上學沒有太大興趣,有時甚至無法通過考試。

Brenton Tarrant小时候 澳洲ABC News图片

對上大學他也不感興趣,在澳大利亞Grafton,他當了7年的健身教練,工作了一段時間攢了一些錢後,他投資比特幣掙了些小錢,然後就像很多青年人一樣用掙來的錢去國外旅遊。
2017年4月初到2017年5月底,是他人生觀徹底轉變的一個短暫時期,這時,離他在新西蘭發動大規模恐怖屠殺正好兩年時間。
當時,他作為一個南半球青年遊客的足跡正踏上西歐的土地。法國、西班牙、葡萄牙還有其他國家。引發內心變化的第一個事件,是發生在2017年4月7日造成5人死亡、多人受傷的斯德哥爾摩恐怖襲擊。儘管在成年以後,恐怖襲擊的事情時有所聞,但是不知為什麼,斯德哥爾摩恐怖襲擊發生後,卻讓他產生了從未有過的想法,而這個想法開始揮之不去。

2017年斯德哥尔摩恐袭,瑞典 Aftonbladet图片

尤其是斯德哥爾摩恐怖襲擊中11歲女孩Ebba Akerlund遇襲後的照片,更加速了他的轉變。Ebba Akerlund在斯德哥爾摩伊斯蘭恐怖襲擊中被恐怖分子駕駛卡車碾壓慘死。這名女孩年僅11歲,是一名聾啞兒童,在卡車撞入商場時她無法聽見聲音,所以沒有作出躲避。幾乎就是從那時起,他從一個普通的追求西方民主、政治解決方案的人,開始向著激進的、尋求極端解決方案的人轉變,仇恨代替了冷漠,對特定族裔,特定宗教,他開始有了自圓其說的一套想法。
他完成最終轉變的地方是在法國。2017年的法國大選以及他的法國城鎮的見聞加速了最後的嬗變。在他去法國之前,他已經聽說了一些難民問題、白人地位下降、外族“入侵”的故事,在他去法國以後,他認為以往聽說的故事不僅是真實的,而且加深了仇視。一次他遊歷到法國東部的一個小鎮,這個鎮子大約1.5-2.5萬人之間,他開著租來的車停在商場門口,眼前走過一連串他眼中的“入侵者”進入商場,這個景象開始讓他憤怒:在他眼中,歐洲的未來應該是歐洲人的,也就是歐洲白人的。
他開著車憤怒地離開,一直到下一個小鎮,然而他發現,在任何一個小鎮都無法回避到他所謂的“入侵者”。於是他開始認為,政治方案不能解決歐洲的問題,而取而代之極端的方式是從肉體上抹掉他們。

周五下午枪手被捕时画面,来源网络

為什麼選擇了最無辜的新西蘭
在開始他的計畫之前,他研究了生育率的問題,他瞭解到,西方社會要維持平均每個女性2.06的生育率,才能實現人口正增長。而在現在的西方國家中,“不管是美國、澳大利亞還是新西蘭,都達不到”,於是“就用大量的移民來填充”。他遊歷歐洲的戰爭墓地,並認為那些曾經試圖保護歐洲文化、地盤而拼死而戰的人,將不會滿意一個現在由“入侵”的大量移民所構成的國家,這是“白人的滅絕”——一個典型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在這時候,已羽翼完備。

周五事发后的清真寺外围 Stuff图片

在策劃這場大屠殺之時,新西蘭並不是首先進入槍手腦中的目標。作為澳大利亞人,他能很容易進出新西蘭,原本,他計畫來新西蘭從事槍械訓練,同時計畫在某個國家發動一次針對穆斯林移民的襲擊。

枪手曾去朝鲜旅游 ABC News图片
枪手Brenton Tarrant 2018年在巴基斯坦 ABC News图片

然而,在他來新西蘭臨時居住之後,他發現新西蘭的“情況和其他西方國家一樣”,他認為,在新西蘭發動一次襲擊,將引起世界的關注,讓人們知道”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入侵者來到我們的土地,即便是世界最偏遠的地方“,”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而沒有大規模移民的“。
他開始著手長達幾個月的對新西蘭清真寺的勘察。

遭遇恐袭的两家清真寺 SBS News图片

一開始,他把目標放在了南島但尼丁的清真寺,他認為,那裏的穆斯林在分享內容方面最為活躍,他看了他們的視頻,並將目標定在那裏。
不過,當他勘察了基督城地區的清真寺,包括Linwood地區的清真寺以及位於Ashburton的一個從教堂改建而成的清真寺之後,他的想法發生了改變。他覺得,基督城的條件最為合適,可以造成最大影響。他計畫先襲擊基督城市內的清真寺,然後再向Ashburton的清真寺進發。
2019年2月,他註冊了新的推特帳號,推特帳戶的題頭圖是2016年法國尼斯巴士底日恐怖襲擊的受害者。這張著名的由路透社攝影師Eric Gaillard拍攝的照片已經被用來代表巴士底日發生的大屠殺,84人被一輛撞入度假人群的卡車而死。


到這時,一場屠殺已經不可避免地要發生了,而在新西蘭誰能想到,魔鬼如此詭異的選擇,讓恐怖突然降臨,人為的這場災難,竟來到這樣一個一只果蠅也能成為全國頭條新聞的小國家呢?

槍支從何而來?
確認為白人至上主義者無疑,那麼槍支是從哪兒來的呢?從屠殺直播視頻上看,包括半自動步槍、霰彈槍在內至少多支進攻性武器,在這些武器和彈匣上,寫有在歐洲恐襲中死亡白人的姓名,以及反移民口號。


根據新西蘭媒體週五晚的報導,有安全問題專家認為,槍手在基督城地區可能得到了少數人的協助。


新西蘭安全問題專家Paul Buchanan說,槍手的射擊技能嫺熟,表明他們要麼是退役軍人,要麼曾進行過專門的訓練。“據我所知,他們的槍支可能已經改裝,這需要一些技術,懂技術的人才能把狩獵武器改裝成半自動武器。”
他說,“他們有大容量彈匣,使用了撞火槍托,這種設備曾在拉斯維加斯槍案中被槍手使用過,他們一定從那次案件中學到了什麼。”他認為,如果從安全角度分析,這次清真寺襲擊案暴露許多問題,新西蘭情報部門的防範方向發生了偏移,“情報部門走在了錯誤的路上。”

枪手直播视频中,前座位置至少有3把枪
枪手打开后盖后,出现了另外2把枪及汽油桶
枪手拿了前座一把半自动步枪,又从车尾拿了一把霰弹枪后进入清真寺
枪手先使用霰弹枪打开大门,进入后再用半自动步枪扫射

49名死亡者中,其中41人死於位於Deans Ave的清真寺,7人死於位於Linwood的清真寺襲擊,1人死於醫院。


安全問題專家Paul Buchanan認為,槍手應該在基督城得到了一小部分人的支援,他不是“獨狼”。這是因為,在新西蘭沒有槍證的話不會輕易拿到自動或半自動武器。
這起襲擊事件比多年前的“彩虹勇士號”爆炸案以及Trades’ Hall爆炸案更為惡劣,影響更加深遠,“因為這起槍擊案表明我們並沒有生活在免疫環境中……我們同樣感染了極端主義病毒。”
新西蘭3.15恐怖屠殺是新西蘭的9.11,將深遠地對這個國家產生影響。

周五下午事发清真寺外 图片:stuff.co.nz
周五晚事发清真寺附近 图片:stuff.co.nz

周五晚基督城市民在事发地附近献花 图片:stuff.co.nz
新西兰国会降半旗致哀 Stuff图片

警惕你身邊的極端思想,
即便他們手裏現在沒有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