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考驾照到底有多难?(美國美中報道)

刚到美国定居两个月的老麦,最近有一则消息在朋友圈中传为笑谈:作为一名在上海开了七八年车的老司机,他在美国参加的第一次路考居然挂了。而他的妻子在赴美前几个月才匆匆在国内考下驾照,到了美国,在他的陪同下上路练了一个月,竟一次就通过了美国的路考。

无独有偶,被公司外派去德国工作3年的老艾,也回忆称,当年和几十名中国同事一起跟当地教练学了几个月车,但能一次就通过路考的人寥寥无几。

驾驶,这项本该全球通用的本领,为何到了不同国家,会遭遇不同评价?这其中除了交通法规和驾驶习惯的不同,是否还有文化差异?

资料图。(图文无关)

谨慎派和轻松派

“我仿佛又经历了一次高中会考。”在德国考过交规的老艾告诉记者。作为一个有着恪守规则传统的民族,德国人写出了几百页的交规教科书,内容涵盖了机械原理、行驶规则、交通标识和环境保护等关于汽车驾驶的方方面面。想通过理论考试,必须熟练掌握题库中的一千多道题。考试时会从题库中抽取三十多道多选题,满分110分,超过100分才能算过关。

“我们几个中国人一起复习备考,理解路权、背诵公式、总结题型等,还会做诸如计算刹车安全距离这一类的数学题……”被公司外派至德国的赵女士告诉《环球》杂志记者,“我们有同事为了准备笔试,日夜伏案复习,导致后背肌肉酸痛抽搐。后来他贴了一块国内带来的膏药,继续复习,被我们封为‘学习标兵’。”

急救是考德国驾照必修的课程。要申请驾照,必须先经过8小时的急救训练。训练分理论与实践,涉及法律法规、事故现场保护、放置安全警示标志、电话求救、心肺复苏、伤口包扎等内容。急救课程可在专门的急救培训机构完成,一些驾校也设有急救培训点。根据德国刑法中的“救助失责”条款,开车时遇前车事故,在不威胁到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必须施救,见死不救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急救课上都是德国青少年,我们一群已经工作的成年人因为刚到德国,也跟他们一起上课。”赵女士说,“我们学习了如何让伤员平躺、如何进行人工呼吸、如何使用车里自带的急救包等急救知识。”

在法国,准备交规考试也被视为是“痛苦的经历”。据当地一家华人媒体报道,一般来说,法国人大概会用3~4个星期通过交规笔试,一次性通过考试的人很少。法国交规最难背的是交通标识,既要记形状:圆形的、正方形的、菱形的、六边形的、正三角的、倒三角的,还有方形里面画三角形的、方形里面画圆形的;又要记颜色:黄的、蓝的、白的、红边的、白框里面带黄的……各种形状和颜色排列组合,数目相当可观,再加上一些象形图案,光路牌就有超过150种。其中有近50种常用路牌的含义要倒背如流,其他的也绝不能出错。有中国留学生表示:“我人生中真正为之努力过的大考,是中考、高考、GRE和法国驾照考试。”

相比之下,在“车轮上的国度”美国,交规考试就简单很多。

美国考驾照由各州自行组织,例如加利福尼亚州的理论考试是36道选择题,答对30题就能通过;而宾夕法尼亚州的理论考试是18道选择题,答对15题就能通过。“我刚到美国时,花了一个周末时间就背完了一本交规学习册。对于参加过高考的中国人来说,背一本这样的书太轻松了。”在美国生活的华人杨女士告诉《环球》杂志记者。意大利作家塞沃尼尼就曾在他的书里调侃美国驾照考试:“笔试题库太小,以至于意大利人都惊讶得忘记了作弊。”

美国有的州移民多,因而车辆管理局会提供英文、西班牙文和中文版本的交规学习手册,人们到车辆管理局自行取阅即可。有些岁数比较大的华裔移民英语不太好,只会一些简单的日常生活用语,但在美国也能通过交规考试。

美国的交规考试因为题库太小,而且多年不更新,只要稍微死记硬背一下就能通过。曾有专家指出,这种松散的考试体系给美国的交通安全带来了不少隐忧和风险。

资料图。(图文无关)

守规带来安全

“听说德国的高速不限速?”从德国回来探亲的老艾,和大学老同学刚碰面,就被问到了这个问题。的确,德国很多高速公路不限速,老艾有时候以180公里的时速行驶,还能见到时速超过200公里的车呼的一声从旁边掠过。

但是,按照死亡率计算,德国是欧洲交通安全性最高的国家之一。高速度与低事故率并行不悖,其中的缘由,从驾照路考中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在德国,学员经过严格的驾驶培训并达到规定课时之后,还要参加45分钟的路考。期间,教练坐副驾驶座,考官坐后座,学员需按照考官的指令行驶。路考的线路会经过城市主干道、居民区、乡间公路和高速公路等,学员会面临驾驶技能、安全意识和应急反应的综合考验。

德国考官相当注重学员的规则意识。德国的交规细致具体,最大限度地保证了驾驶过程中有章可循,有效降低了交通事故发生率。在德国,即使在没有红绿灯和标识的十字路口,四个方向的来车也不会乱套,车辆严格按照右侧来车先行的原则通过。而主道的优先权也非常明确,辅道的车即使已经到了路口,也必须给主道的车让行。对规则的重视,对法制的强调,塑造出高素质的驾驶员。

英国的路考也非常严格,据一名生活在英国的华人说,在英国平均要经过3次路考才能拿到驾照。网上的数据更令人吃惊:2010年,全英国有300人参加了自己的第十次路考。英国的考官也非常关注考生的路权意识,从辅路上主路、小路上大路、出入环岛都要确保拥有路权的一方先行。

对美国的考生来说,脑子里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八边形、红底白字的停车标识。无论何时何地,哪怕是半夜空无一人的街道,只要看到这个标识,就必须停至少3秒钟。杨女士说,她的路考过程不超过10分钟,但考官选择了一条至少有5个停车标识的路线。与德国不同的是,美国司机在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哪一方先通过是根据停车标识来判断的。有停车标识的一方要让没有停车标识的一方先行,如果各方都有停车标识,要根据到达路口的先后顺序决定先行权。

不过,相较于德国人,在交规的设置和执行上,美国人似乎更加灵活些。经常去两国出差的黄先生告诉《环球》杂志记者,“德国人一定会从左边超车,即使你在左边车道开得很慢,他也会一直跟在你后面,如果你意识不到,他可能会轻微地左右打方向盘,引起你的注意,实在不行也会开到右边跟你并列的位置向你示意,但最后一定会从左边超你的车。而美国人可能会从右边超车。”

资料图。(图文无关)

道路安全教育从娃娃抓起

树立交通安全意识,并非从考驾照开始,而是从童年时期就应该开始了。德国一直对儿童的道路交通安全教育非常重视。孩子在幼儿园的最后一年,会参加由德国汽车协会(ADAC)专门为儿童提供的交通安全教育项目。此项目通过做游戏、唱歌和各种场景演习,让孩子认识到汽车与马路、行人与交通规则的关系。

“孩子会学习诸如步行时遇到红绿灯该怎么做,在斑马线前必须做什么,如何让停在斑马线前的司机注意到你,以及何时可以安全地过马路等。”生活在德国的俩娃妈李女士告诉《环球》杂志记者,“接受培训的孩子最后会得到一张‘上学之路通行证’。”小学也会提供自行车培训,小学生通常在一、二年级学习骑车,三、四年级参加理论和实践考试,考试通过后可获得德国自行车俱乐部发放的相关证书。

美国从1928年就开始在小学设立交通安全教育课程。学校还经常邀请警察进校园,给孩子们讲解交通知识。纽约州曾启动儿童安全乘车检查和宣传教育活动。

法国于1993年颁布法规,要求中学生在校期间必须通过道路安全考试,并给学生颁发“道路安全学习证书”。2002年又进一步规定,把道路安全考试作为小学生在校的必考科目。

严格执法

欧美司机良好的遵守交规意识,除了长期教育,严格执法也功不可没。以德国为例,该国大部分道路都装有电子探头。德国驾驶者接到罚单大多是因为超速,超速处罚通知书一般会在事后2周左右寄到车辆所有者手中,上面清楚地列出超速时间、路段、最高限速和实际时速,以及该处罚决定的法律依据。在德国,违章扣分累计超过8分就会收到警告通知,并被建议参加驾驶员补习班学习。

有媒体曾报道,德国一名国家足球队前队长因驾车超速并辱骂警察,被德国一家法院罚款10万欧元。

在美国,如果警车跟在一部车辆后面,亮起红蓝两色警灯,就表示警察让前车司机靠边停车。任何人看到警车的示意,都必须立刻在路边停下来,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接受警察的询问。警察一般会检查司机的证件,当场开出罚单。“由于美国电子警察并不多见,所以有时超速20英里(1英里=1.6公里)也不会被罚,而超速10英里却可能被警察逮了个正着。”杨女士说,“但是一般人都不会抱着侥幸心理去故意违章,毕竟违章的处罚力度不小。”据报道,2016年,纽约市违章停车和违反交通规则的罚款总额达到5.45亿美元,罚单数量在1000万张左右。

法国对于交通违章的处罚力度也不小。根据法国内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该国对超速驾驶的罚款达到6.3亿欧元。(来源:环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