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政治奇才還是蹈火者? 韓詠紅(美國美中報道)

被對手讚譽為“百年難得一見政治奇才”的臺灣高雄市長韓國瑜,昨天剛結束六天香港、澳門、深圳、廈門行,在萬眾矚目下返回臺灣。韓國瑜此行收穫累累,不但獲港澳特首高規格禮遇,與大陸國台辦主任會見,一口氣簽下逾50億元新台幣(2億新元)訂單,同時掀起一路風雨。
過去幾天,他本尊雖在千裏之外,臺灣島內新聞依然天天以他為話題。不論是綠營要角政治攻伐、國民黨“太陽”們總統選舉黨內初選怎麼辦,無不是圍著韓國瑜打轉。連遠在南太平洋出訪的總統蔡英文都接連隔空指責韓國瑜,被譏為蹭新聞熱點。前總統陳水扁視頻直播20分鐘罵他,臺灣陸委會還研擬新法規限制縣市首長赴港澳,韓國瑜一次出訪,竟牽出陸委會一條“韓國瑜條款”。這個“政治奇才”的能量,果然非比尋常。
韓國瑜究竟犯了什麼“天條”要受這麼多責備?核心罪狀是他在港臺先後與中國中央政府駐港、駐澳聯絡辦公室主任(中聯辦)王志民及傅自應會面,此前未公佈該行程,結果驚動四方。
蔡英文稱,中聯辦是北京在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機關,韓國瑜前往中聯辦“很難排除是在製造一國兩制的氛圍”;幾個香港自決派立法議員甚至發表聯合聲明,痛批韓國瑜“為扭曲版本的一國兩制背書、助紂為虐”。臺灣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也批他“千不該萬不該踏進中聯辦”,一腳踏進北京精心設計的“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之旅”。
親藍的政論節目嘉賓說,陸委會本週一公開要求韓國瑜返臺後說明解釋,那架勢像宋高宗連發下十二道金牌把韓國瑜叫回朝,只差一步點就是以莫須有的罪名將他除掉——把韓國瑜比喻成了嶽飛;還有觀察人士形容韓國瑜是蹈火者,專愛走最危險的路。
韓國瑜到底是怎麼想的?此行究竟是他常說的,“政治零分,經濟100分”,純粹是為了行銷高雄的農產品,還是一種有意識的探路或者強化個人形象?真是天曉得。不過,毫無疑問,他支持九二共識、相信“一個中國”,重經濟利益大於意識形態,可以被北京接受的“招牌”是非常鮮明地打出來了。
公開與中聯辦主任會見,顯然是往北京靠近的一個突破性舉動,但是在深圳見了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之後,他也在大陸土地上對記者回顧了孫中山創立中華民國的歷史,表明自己是孫中山的“信徒”,這一步則守住了底線。幾年前,臺灣原陸委會主委王鬱琦和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也曾經在“登陸”時說過“中華民國”,北京以“視而不見”或“一笑置之”不回應。韓國瑜的做法不算突破,但他能如此而繼續受大陸禮遇,也清楚說明他雖然看似說話“輕飄飄”,但對形勢拿捏非常準確。何況,他當前只有高雄市長身份,尚無選總統大位的壓力,是進可攻退可守的絕佳位置,測試對岸底線與自己受歡迎程度,現在正是時候。再者他以行動執行自己的信念,一反多數臺灣政治人物被民意牽著走、“精算”的性質,反而打造出個人特殊魅力。
當前,國民黨幾個“太陽”對於總統候選人如何產生依然沒有結論,韓國瑜不直接攪和到“太陽”之爭,卻以一趟大陸行而跑得更前,在藍營基層的聲望有增無減、被拱參選的可能性也有增無減。前往中聯辦的舉動,當然會讓他在偏綠的臺灣選民中扣分,但別忘了,韓國瑜出線的對手首先在藍營之內,不在藍營之外。
民進黨最有潛力的總統人選賴清德封韓國瑜為“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顯然是真心話;韓國瑜自比武俠小說《笑傲江湖》裏的令狐沖,“喜歡喝酒、交朋友”,四兩撥千斤地回應過去,這段位和能力,也絕不只是一個高雄市長。
這名“奇才”的下一步會是什麼?套用韓國瑜在大陸突然拋出的歇後語:老鼠偷拖鞋,大的在後面——比喻事物僅是初露端倪,一切才剛剛開始,後面會有更大的事情發生。韓國瑜下一場“大”動作是不是以某種方式確定參加黨內初選?估計還不是,估計還要等到四五月,看他能否把“旋風”也刮到美國哈佛大學之後再說。屆時,2020年臺灣總統人選估計應該已顯山露水,這股“韓流”能否持續到那時,現在誰也不敢說死,但2020年臺灣總統選舉沒有韓國瑜的重點參與,也不易想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