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嶺戰役,隱瞞了半個世紀的秘密(美國美中報道)

有一場戰爭,世界有名望的權威軍事院校都把它做為戰例寫進教材。
這就是抗美援朝戰爭中最著名的戰役——“上甘嶺戰役”,這場戰役慘烈空前。
也有很多鮮為人知的事實和保密了半個世紀數字。
這場戰役原本雙方都以為是一場小規模的攻防戰,中方為守方,美方為攻方。誰知結果演變成了一場人肉大戰,歷時43天,雙方傷亡40600人!

和范佛里特对阵的是秦基伟和李德生

策劃這次進攻行動的是第三任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具體執行的是美第八集團軍範佛裏特。
他們把這次行動命名為“攤牌行動”,計畫傷亡人數為250人。
為什麼雙方都把戰役規模看得那麼小?
因為上甘嶺雖然戰略位置非常重要,但是地型特別狹小,只有597.9和537.7兩個高地,守方最多只能夠放兩個連在上面。因此,美方計畫的傷亡人數200人也就合情合理。
這在朝鮮戰爭中是微不足道的。
但是雙方都在戰前犯了不小的錯誤!因為在戰役開始前幾天雙方都有投敵的叛徒,向對方洩露了軍事情報。可惜的是兩方的指揮官都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要不然乃至整個朝鮮戰爭的局面也許就因此而改變。
這次戰役前,志願軍方面的投敵者有數十人,為首者是38軍340團的突擊隊幹部穀中蛟,他向敵方透露“上甘嶺”已由新來的全部蘇式裝備的第15軍44師換防的消息範佛裏特根本不相信,還是認為是被打殘了的38軍114師部隊。
敵方的叛逃者是韓二師的上尉參謀李結球,他報告了美方將大舉進攻上甘嶺五聖山的機密,可是情報被忽略了!以至於戰役一開始美方不了解中國人的防務態勢,而中方不能夠判斷美國人將從哪里進攻!在世界戰爭史上鬧出了天大的笑話。
結果,這場戰役完全打成了雙方為了爭“臉面”為了爭“一口氣”,而演變的“絞肉機”式血腥戰場。
且看赫爾辛基軍事學院披露的資料:
開戰的第一天,即1952年10月14日這天,美方投入了7個步兵營,18個炮兵營,200架次飛機,投航空炸彈600枚,發射炮彈30萬發。

美军轰炸机瞄准镜下的我志愿军上甘岭阵地

中方應戰的是15軍的兩個連另加一個排,打掉子彈40餘萬發,近萬枚手雷,打壞了10挺機關槍,62支衝鋒槍,90支步槍,損壞武器占兩個連隊的80%以上。537.7高地失守。
這一天中國軍隊死傷550人,攻方傷亡1900人。
上甘嶺註定是屍山血海的地方,反復拉鋸式的爭奪,因為雙方都打紅了眼!
有一個錯誤的理解是,人們一直認為“上甘嶺戰役”是15軍(軍長秦基偉)打的,但是,事實上還有12軍,12軍由副軍長李德生親自帶領31師參加了戰鬥。
接替15軍打了戰役的後半段,這兩支部隊同屬於第三兵團,兵團司令員是王近山。王近山本人最後也親自上了高地。


1952年11月25日,“上甘嶺戰役”結束。在這次驚天動地的大血戰中,在只能夠放兩個連的高地上,中國軍隊先後投入了兩個精銳野戰軍的9個團,另加2000新兵,11個炮兵營,一個火箭炮營。共4萬三千多人,共產黨方面一共打炮彈45萬發。(赫爾辛基軍事學院披露的資料,下同)。
聯合國軍方面投入步兵10個團零二個營,空降兵一個團,另有一個編練師,四個新兵聯隊,共6萬2千人,消耗炮彈1千9百萬發,航彈五千枚。許多中國人不是被打死的,是被炮彈震死的。
整個戰役中國軍隊死亡人數是7100人,傷殘8500人;聯合國軍死亡11300人,傷13600人。傷亡比為1:1.6。


在一塊長僅2700米,寬1000米的狹小地域內,雙方10萬餘人拼命廝殺,43天時間裏共有4萬零600名士兵倒在這2.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上甘嶺戰役絞肉機”之戰!
克拉克說:“這是朝鮮戰場的凡爾登”;林彪說:“上甘嶺是肉磨子!”
中國軍隊的第15軍,後來被挑選改編為中國空降第一軍。
什麼叫做英雄?摧鋒於正銳,挽瀾於極危,可以叫做英雄。
整個上甘嶺戰役中,天上沒有出現過一架我們的飛機;我們的坦克也沒有參戰的紀錄;我們的火炮最多的時候,也不過是敵方的四分之一,美軍總共發射了190多萬發炮彈,5000多枚航彈,我們只有40多萬發炮彈,而且幾乎全是後期才用上的:
數百萬發炮彈蹂躪著這兩個區區3.7平方公里的小山頭,這兩個在範弗裏特的作戰計畫裏第一天就該拿下來的小山頭,用自己的粉身碎骨驗證了人類的勇敢精神。
戰役之後,美軍再沒有向我軍發動過營以上規模的進攻,朝鮮戰局從此穩定在了38度線上。這一戰奠定了朝鮮的南疆北界。
原本是二等部隊的十五軍四十五師,這一戰基本上打光,但是她從此昂首跨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等主力的行列,因為她的戰績是——上甘嶺。


我們沒有足夠的大炮,甚至於沒有足夠的反坦克手雷,當時前沿陣地上的戰士們惟一希望的是多給配點手雷,因為這個東西“一炸一片”,炸碉堡也比手榴彈威力大多了。
可是,黃繼光手裏仍然只有一顆手雷,因為這個東西我們造不出來。美國人可以動用B-29去轟炸一輛自行車,而我們手裏的反坦克手雷只能留給敵人的坦克,用來炸碉堡就算是很奢侈了。
當年的美國隨軍記者貝文·亞曆山大寫道:“(中國)部隊進攻時,通常主要依靠輕兵器、機槍和手榴彈。只有對付最有利的目標時,才肯動用迫擊炮。”
對一個國家、民族落後的痛苦體味最深的,莫過於她的軍隊。
這就是我們可愛的戰士——他們從不和自己的祖國講條件,沒有任何奢求。
決不會因為沒有空中支援就放棄進攻;
決不會埋怨炮兵火力不夠;
決不會怪罪沒有足夠的給養;
只要一息尚存,他們就絕不放棄自己的陣地……
他們甚至可以在長津湖零下20華氏度的氣溫裏整夜潛伏,身上僅僅只有單衣;他們可以在烈火中一動不動;他們中的每個人都隨時準備著拎起爆破筒和敵人同歸於盡……
上甘嶺,不僅是一兩個偉人的勝利,也不僅是幾十個將軍的勝利。當一個輝煌了兩千年的民族破落後重新找回自信的時候,這種力量是可怕的。
偉人與將軍們所做的,只不過是合理地利用了這股力量。
朝鮮戰爭結束後,蔣介石仰天長歎,對兒子蔣經國及毛人鳳等軍事將領說: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毛澤東的對手,盟國美國說我蔣介石不行,可是他們又怎樣呢,我看他們西方國家也是一群蠢豬。他們與中共毛澤東比,從哪方面都無法相比!16個國家最精良的軍隊,最先進的陸海空立體軍事集團,30多個後勤支援國家,加在一起40多個國家的軍事力量竟然被毛澤東打的如此狼狽,丟人現眼,恥辱啊!”
盟國也不是毛澤東的對手,毛澤東打仗是藝術!各方面的領導都是藝術!蔣介石突然把聲音提高了八度,“是高超的藝術!”他接著又說:“我們要研究毛澤東!要學習毛澤東!”這就是與毛澤東鬥爭了幾十年的蔣介石對毛澤東的最後評價。
美國老兵眼裏的上甘嶺
2008有幸做為隨團記者,跟隨中國工商界代表團應美中貿易協會主席羅伯特·古德曼之邀正式訪美,在美其間很榮幸的跟隨譚良憲先生認識了一位上甘嶺戰役的美國老兵,麥·卡拉漢,王成的故事也就從他身上拉開了序幕……
就是這次約見,麥·卡拉漢他不經意講述了這樣一段經歷——他曾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在爭奪某高地的拉鋸戰中,他的左腿被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炮彈炸飛!
這是美國的一個參加過上甘嶺戰役的老兵,重回上甘嶺。在當年戰鬥過的地方,撒下一條悼念亡友的紫絲帶。


那是1952年的深秋,身材高大的23歲美國陸軍二等兵麥·卡拉漢跟隨大部隊在三角型山(我軍稱上甘嶺)南面的三八線附近集結待命。
當時朝鮮戰事正處於相持階段,為了在談判桌上贏得控制權和籌碼,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向上甘嶺某高地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守軍發動了輪番進攻,中國軍隊異常頑強,成功擊退了聯軍多次進攻,並造成聯軍損失慘重,傷亡數百。
聯軍命令麥·卡拉漢所屬美軍某整編連投入戰鬥。他們在飛機,坦克和大炮的掩護支援下終於拿下這個久攻不克的山頭,而沖在最前面的就是麥·卡拉漢!
令他大吃一驚的是,整個陣地上只留下三十多具屍體和一名手無寸鐵的中國士兵!這個中國士兵看上去年齡很小,像個還未發育成熟的少年,他背靠在一截沒有了樹枝樹葉的樹幹上,滿臉滿身都是泥土;他渾身發抖,好像已身負重傷,兩充滿了仇恨與恐懼……口中發出“哇啦哇啦”的怪叫聲。
“別開槍”!他還是個孩子!他沒有武器!麥·卡拉漢向身後的戰友們大聲呼喊,“我們把他包圍……活捉他吧!”
那個中國士兵嘴裏還不停地“嘰裏咕嚕”吼著什麼,似乎是被俘虜前絕望的納喊……可是美國兵誰也聽不懂,因為美國連隊裏沒有也不可能配中文翻譯。
“他背著臺步話機!”只聽到有人驚恐的喊道。
這聲提醒似乎叫美國人意識到了什麼……可是為時已晚,無數發炮彈密集的像暴雨冰雹一樣傾瀉而降,100多個美國官兵被炸的身首異處,那個中國士兵也給炸飛了……
“慘烈啊,慘烈!我為了去救護戰友,當場被炮火炸暈……蘇醒後隨手抓了把土,裏面竟有二三十塊彈片,那個中國士兵所倚靠的那截一米來長的樹幹上,竟有一千多個彈片和彈頭!麥·卡拉漢提起往事仍不免心有餘悸,”整個陣地上僅剩下三名倖存者:一個雙腿被炸斷,右臂被炸殘;另一個被炸的雙目失明,雙耳炸聾:而我——左腿膝蓋以下全沒……
最令麥·卡拉漢追悔莫及和自責的是,他對那個中國士兵“手下留情”竟釀下如此大禍:
致使他的百餘名戰友魂斷異國,克死他鄉!沒想到他的善意之舉換走了那麼多戰友的生命啊!那個中國士兵根本不領情。而且還不按常理出牌!他氣憤無奈地總結道。他仇恨那個中國士兵……
在醫院接受治療期間,他常常從惡夢中驚醒。他原以為假肢裝好以後,他的惡夢也隨之瞭解。然而,無論他走到那裏,無論他職務升多高,他靈魂深處的“中國”情結始終縈繞著他……總之他的左腿好像烙下了中國印!
麥·卡拉漢先生,您說那個中國士兵“嘰哩咕嚕”吼叫著什麼您聽不懂,現在我可以翻譯給您聽,他是在說:“……我是851,我是王成!……敵人把我包圍了!親愛的首長,同志們!請向我開炮為了勝利,向——我——開炮!”
這時在場的所有中方人員全都已是熱淚盈眶!
你是怎麼知道的?
不僅我知道,全中國的人民全知道。是我給他講了一段“英雄兒女”王成的故事,美方人員眼睛也濕潤了,麥·卡拉漢說幾十年了我一直在誤解。
他向我們豎起了大拇指,連說中國了不起,在場所有人員自覺的爆發出經久不熄的掌聲。
寫到這我已是淚如雨下,我為我是中國人感到自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