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2020年連任勝算 於時語(美國美中報道)

在觀望多時後,前副總統拜登終於宣佈參選,至少在民主黨方面,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已經如火如荼。因為上任以來醜聞不斷,特朗普總統在民調中的正面聲望始終在40%上下徘徊。
去年中期選舉,民主黨得以大幅度翻盤,接管眾議院多數,不僅開始對特朗普及其班子啟動種種正式調查,也展示了美國民意的動向。加上檢察官米勒新近關於“通俄門”最終調查報告,雖然結論特朗普沒有串通俄羅斯,但是列舉了特朗普班子的許多阻撓調查的行為。又有不少民主黨人提出要以此發起彈劾總統的程式。在這樣不利的氣候下,特朗普明年能否連任總統,看來有相當大的疑問。
以我的看法,從“天時”和“人和”,民主黨顯然處於上升階段,在明年總統大選中獲得多數民眾選票不成問題。但是從非常關鍵的“地利”角度,民主黨很有可能仍然功虧一簣。換言之,特朗普有相當可能重演2016年大選的結果:雖然在民眾選票輸掉兩個多百分點,卻仍然獲得總統選舉人票的多數。
首先有民主黨候選人的問題。雖然有不少新秀宣佈參選,在拜登參選之後,民主黨目前民望最高的兩個候選人,是垂垂老矣的桑德斯(77歲)和拜登(76歲)。民主黨的人口優勢,在於年輕選民群體越來越“自由化”。屆時如果上述兩個年近八旬的老人之一,與73歲的特朗普爭雄,顯然不會像當年風華正茂的奧巴馬一樣,激勵日益依靠年輕一代的民主黨選民。
更重要的是從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國民粹主義潮流方興未艾,而特朗普的施政方針是繼續大打民粹牌。各種民調顯示美國選民繼續兩極分化。雖然民主黨選民人數在自然增長,而無黨派選民對特朗普的不滿有所上升,但是大多數共和黨選民繼續支持特朗普。至少在最近幾個選舉週期內,白人仍然占美國選民多數。而特朗普的政治優勢,正是在於低教育白人和老一代白人選民。
雖然特朗普對白人選民的許諾,在經濟上是要逆轉全球化和高科技革命而無法兌現,但是他堅持要建造邊界牆,並且採取了限制移民的各種措施,迎合了這些白人選民對“失去我們的美國”的恐懼心理,因而保持了他在低教育白人選民中的民望。
觀察一下去年中期選舉的結果地圖,可以看到民主黨的巨大優勢,仍然集中在東西海岸和人口集聚的都市地區,而共和黨保持了在廣大鄉村和遠郊的“紅色根據地”。更發人深省的,是共和黨在北部和中部的“鐵銹地帶”的優勢,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有顯著增加。除了賓州、密歇根、威斯康辛等州,共和黨在明尼蘇達南部和東北部都獲得長足進展。
美國的“總統選舉人票”制度,決定了民主黨人在總統選舉中的體制性弱點:民主黨的民眾選票優勢,多數“浪費”在大勝紐約、加州以及其他城市人口集中的“藍州”。而共和黨卻只要在幾個關鍵的“搖擺州”以微弱多數勝出,便贏得了總統選舉人票多數。
以2016年大選為例,特朗普分別以0.2%、1.0%、1.2%的微弱多數,贏得了密歇根、威斯康辛、賓州的總共46張選舉人票,而註定了希拉莉的敗局。這只代表了這三個州裏7萬多張選票。換言之,只要上述三個州裏有8萬名選民(不到三州總數的千分之六,更不到美國1億3000多萬參選選民總數的萬分之六)逆轉了他們的選票,希拉莉就會是美國總統了。去年中期選舉的結果,說明2016年大選的情況完全可能重演,而且連希拉莉當年以1.2%微弱多數贏得的明尼蘇達州也可能翻盤。
連《經濟學人》週刊都數次指出,共和黨還利用他們控制的許多州政府和最高法院,以身份證、投票時間、投票站設置等各種方式,提高民主黨選民的投票門檻,來增加共和黨的勝算。目前最明顯的一個例子,便是關鍵的佛羅里達州。去年中期選舉中,佛州選民投票恢復了刑事犯罪者服刑之後的投票權。可是共和黨控制的佛州議會新近卻匆匆通過法案,要求這些釋放的刑事犯必須付清大筆罰金之後,才能投票。據《紐約時報》,佛州前刑事犯總數有150萬個,多數屬於傾向民主黨的弱勢群體。而2016年特朗普僅以11萬票(1.2%)多數贏得該州,民主黨明年的不利處境可見一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