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臺銘退黨 “小甜甜”怎麼變“牛夫人”了? 雁默(美國美中報道)

9月12日,由連戰領銜國民黨31名高層大咖連署,於臺灣各大媒體刊登“團結,奮鬥,救中華民國”廣告,呼喚已與黨同床異夢的郭臺銘“回鍋”與韓國瑜整合。這些“國老”們盼望郭韓能為大局“進一步”,“退一步”,“讓一步”,“跨一步”,拯救“中華民國”。
郭臺銘的回應是:即日起,退出中國國民黨。
在郭的退黨聲明中,最值得一提的部分是“這(大咖)名單上的人,有多少人是人在曹營心在漢”,以及劍指迂腐、守舊、私心自用的“百年世襲中常委”把持黨。
誰“人在曹營心在漢”?“漢”又指是什麼?既然郭斷開國民黨的關鍵點是黨內初選齟齬,那麼其所指自然是把持初選過程之“人”,除了吳敦義又還能有誰?郭的兩岸主張趨近於“兩國論”,難道洪秀柱也被嫌棄?抑或是堪稱黨內最綠的朱立倫?又或是其死敵“旺中”的副董事長胡志強?
誰是黨奸?沒給出明確答案的郭臺銘,在媒體操作效應已顯疲態的此刻,又借由國民黨大咖的呼喚找到了重回新聞核心的杠杆。
郭臺銘批評黨中常委,確實抓到了重點,這個把持國民黨的部門,就是國民黨的膿瘡。郭現在才開炮,顯然在成為榮譽黨員之前,他對黨的瞭解是很淺的。從上次國民黨主席選舉前,前主席洪秀柱開放每週中常會網路直播,中常委的迂腐、守舊、私心自用與惡行惡狀,就攤在民眾面前了,洪秀柱周周遭“親吳中常委”圍剿,鉗制與羞辱,並串連到“立院”黨團,郭當時顯然沒有加以關注。
中常委這個毒瘤是黨內制度的產物,也是今天國民黨的爛泥象徵,只有全面的制度翻新才能根治。前兩任主席,朱立倫被耍,洪秀柱被鬥,下場都是重傷,但他們選擇留下,郭臺銘選擇“斷開”,而毒瘤還在原處。那麼,下一個受害者,就是韓國瑜。
只是,論“人在曹營心在漢”,郭臺銘又有什麼資格數落之?退黨前一天,郭臺銘攜手柯文哲去柯家見父母,這麼詭異荒誕的政治畫面,不也同樣令人齒冷?
前車之鑒,脫黨者的下場如何?
臺灣政治無論從制度上或意識形態上,都沒有第三勢力的生存空間。縱然外部情勢大變,但臺灣缺乏外部危機的刺激,人民心態普遍苟且偏安,要以第三條路線改變內部情勢,難如登天。
遺憾的是,郭臺銘退黨之前,頻頻與柯文哲互動,顯然還是沒看明白局勢。柯文哲一沒有路線可言,一切隨機。二沒有實力可言,缺乏組織。三沒有情操可言,忠誠度零。郭臺銘將自己插在牛糞上,並購毫無價值的空殼公司,最終要人財兩失。至於王金平,一旦脫黨就是無水之魚,亦不可恃。
從歷史經驗可知,脫黨者的下場都是泡沫化,且郭臺銘這次可說是“裸退”,更無生機。須知後蔣經國時代的國民黨大分裂,第一次是“總統”兼黨主席的李登輝獲得全勝,主流派遭邊緣化。第二次是一整批黨內中生代與新生代集體出走成立新黨,然後引入黨外人士自爆,沒幾年就由盛而衰。第三次是宋楚瑜與李登輝翻臉,再次帶領黨內部分精英集體出走,後成立親民黨想在藍綠中找到自己的定位,結果愈來愈綠,最後搭上柯文哲,亦是難堪萎縮。
所有出走的大咖們都是“帶團脫黨”,創黨一開始也都屬有共同理念之組織,即便如此,最後尚且破沫化,郭臺銘單槍匹馬,無協議硬脫黨,所恃為何?次次脫黨分裂歷史的共同特徵,就是出走大咖高估了自己的號召力,而在選舉現實上又不得不與國民黨合作,最後自我萎縮。
以外部力量改變國民黨不可能,所以黨內才永遠都有非主流派伺機而動。但在外部自成一格,以消滅國民黨為職志卻不是不可能,只是郭臺銘結盟之對象完全搞錯,因為柯文哲一文不值,王金平的價值亦不高。
以現況來看,郭臺銘若想“並購”迂腐,守舊的國民黨,讓自己成為藍綠兩極中之一,最好的結盟對象應是韓國瑜,洪秀柱這類有深藍基層號召力,卻又被本土主流派壓抑或挾持的大咖。原因很簡單,深藍要理念有理念,要選票有選票,要民粹就給你民粹,這種政治基礎才是真實可靠的。
脫黨自外於國民黨基本盤是下下策,結盟柯王更是蠢招,形同逼迫藍營基本盤“毀郭”。新黨與親民黨之所以還能有一時之盛,靠的就是深藍反李的力量,郭臺銘拿什麼與深藍選民搞對立?
誠然,深藍的票數不足以爭天下,因此新黨與親民黨皆試圖往中間挪移,但此兩黨之所以失敗,並非爭取中間選民的路線不正確,而是因其無法取代國民黨,最終在不利於第三勢力的環境裏命定地式微。
不過,當初國民黨地位難以撼動的主因,除了百年黨之歷史招牌,還有龐大的黨產,以及政治明星馬英九。但如今,民進黨掏空了黨產以及所謂“附隨組織”,馬英九也已退休,現任主席吳敦義又是“假中國國民黨”,“真臺灣國民黨”主席,還以批評蔡英文的規格抨擊深藍同志洪秀柱“邪惡”,而且沒有韓國瑜與深藍韓粉,這個黨就會死。因此只要郭臺銘選擇結盟的對象正確,是有足夠的條件“並購”國民黨。
況且,郭自詡“中華民國粉”,而現在臺灣基層的“中華民國粉”多為深藍群眾,不選正途選歪路,也屬自打臉。
郭臺銘參選與否還重要嗎?
從選情的角度看,所有真真假假的民調都顯示,蔡韓一對一,韓國瑜必輸,唯有郭臺銘或柯文哲加入戰局,韓國瑜方有獲勝機會。倘若這是真實民情,則郭臺銘參選對國民黨而言就是必要的,而“棄保選舉”的輸家絕對是“裸退”並為“柯黨”作嫁的郭臺銘。
真正威脅國民黨選情的局面,是郭臺銘既不參選也不挺韓,純作冷眼旁觀者,並自成“打綠第一戰將”。如此便會讓國民黨不得不持續拜求郭歸隊,郭也才有籌碼談判。
當然,郭臺銘也可選擇以“假參選”的方式完成上述目標,到了選舉末期,只要郭始終維持兩成以上的支持度,韓國瑜也始終跨不過勝選邊緣,不愁國民黨不會求脫黨者整合。選舉歷史上不乏“假參選真挺X”的例子,代表新黨參選實則挺宋的李敖,與代表新黨參選實則挺馬的王建煊皆如此。
這種以假參選操作棄保的選舉戰術,正是陳水扁近日提醒民進黨要戒慎恐懼之處,因為一旦成功,蔡英文就是藍營內部棄保的犧牲品,“立委”選舉亦然。
換言之,郭臺銘若脫黨參選,不見得是分裂,也可能是另一場整合大戲的開始。問題只在於郭參選的真實目標為何?
目標若是勝選,郭必輸。目標若是“並購”國民黨,那局面就完全不一樣了。而後者才是深謀遠慮的戰略,形同“反利用”柯文哲為自己拿下國民黨,讓因此而勝選的韓國瑜欠下個大人情,並完成藍營選民下架蔡英文的願望。
郭臺銘瞄準的三種選民,所謂知識藍,經濟藍與中間選民,前兩者不會對柯王有感,甚至反感。中間選民則純屬搖擺族群,按歷史經驗,他們最終會在藍綠民粹對撞的高潮下各自歸隊於藍綠,郭想走理性路線拼勝選極為不易。但是,若“假參選真挺韓”,郭很可能會從讓蔡英文勝選的“頭號戰犯”一躍而成為“扶龍第一功臣”。
韓國瑜的艱難處境是,搞民粹才能維持基本盤,但也難以外擴支持版圖。往知識藍與經濟藍的區塊搶票,他那“總統層次議題”皆臨時惡補的形象,則會因郭臺銘宏觀具體的政策表述,而難見實效。
白話說吧,韓國瑜需要的拼圖,都在郭臺銘手裏,郭臺銘需要的拼圖,也都在韓國瑜手裏。
韓國瑜是藍營難得一見的選舉催情高手,看韓粉之死忠就知道,連陳水扁與其扁迷都瞠乎其後。問題是,臺灣人民有務實轉向的趨勢,選舉僅靠意識形態情緒綁架已然不足。
今天的臺灣民情與馬扁時代相較,確實多了一塊厭惡藍綠的選民版圖,只是這種情緒尚未形成堅實的選票基礎,與整齊的意識形態,“郭柯王”雖貼合潮流,但基礎不牢,因此郭臺銘獨立參選輸面較大。
藍營真的分裂了嗎?下此定論恐怕還太早,因為畢竟郭臺銘不能與當初的宋楚瑜相比。彼時宋個人號召力頗有略大於國民黨之勢,國民黨深藍基本盤也對李登輝極為不滿,因此勢有可為。“裸退”而“去藍就柯”的郭臺銘,並無堅實的選民基礎,且與其“中華民國”意識形態自相矛盾。
由於這次選舉過度複雜,郭臺銘還有許多抉擇空間決定自己的政治生涯是劃下句點,或是未完待續。政治之敵友,往往在一念之間,一念之差,韓郭並沒有深刻的矛盾與冤仇,就算已不是“鐵打的兄弟”,至少也不像“李宋”,“馬王”或“洪吳”那樣針鋒相對。更何況,韓郭都是傳統國民黨做派的邊緣人,不是沒有聯手清黨的合作空間。
柯文哲?王金平?郭臺銘的非典型拼裝車若缺乏並購國民黨的大略,也不過是平庸之人而已。今天宋楚瑜有多難堪,日後郭臺銘就有多難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