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競爭合作還是各自珍重? 偉達(美國美中報道)

近期中美雙方高層的新政策宣示和舉措出臺不斷。貿易戰隨著所謂“第一階段協議”磋商取得進展,氣氛似稍有緩和;但隨之而來的尖端科技領域、文化價值觀,以及政治意識形態的滲透-反滲透之爭已呈公開化。
剛剛結束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繼續強調強化了近年來所實行的“黨管一切”的政治路線和方針;對中美關係,四中全會後中國官方對美國發出了“競爭合作”(或稱競合)的呼籲。而美國方面,最近接連有了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前眾議院議長金裏奇的四次重磅對華政策講話和新書出版。
彭斯秉承了一年前的類似講話精神,重申中美之爭遠不止於貿易領域;金裏奇的新書則認為中美經貿,地緣與價值紛爭是美國和美國價值所面臨的重大挑戰。而蓬佩奧連續兩次演講將中國的政權與人民切割,稱中美兩國人民有共同的嚮往追求,而美國將直面與中共的分歧和爭端。
中美關係向何處去?無疑正處於一個重大歷史關頭。細觀中美雙方的不同表態,可以看出中方的意圖,是要求美國認可中國的崛起大國地位,並在此基礎上進行“正常的”相互競爭與合作;而美國顯然認定中美關係“非正常”,其中存在價值觀,意識形態和國家治理與對外策略的根本對立衝突。
最近也有預測稱,中美兩國的激烈對峙博弈,將會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但人類自進入核子武器時代後,新的世界大戰的性質已從一決勝負,轉變成了相互毀滅,所以“熱戰”應不再是首選競爭手段。
中美熱戰不靠譜,而冷戰也不盡然;正常競合頗為一廂情願,非正常對峙博弈可能成為主流。落敗一般有兩大原因:一是被別人打敗;再就是被自己打敗。既然中美直接開戰的概率不高,反倒是部分脫鉤的走勢明顯,於是在未來一段時間裏,好自為之,各自珍重,看誰能少犯戰略性錯誤,應是決定雙方關係和態勢的關鍵。
從美國的角度講,可謂以不變應萬變。其目前對華政策的調整,也在固有的政治頻譜之內,即對不斷改革開放的中國,採取一種中庸融合的策略;反之就採取針對蘇聯集團那樣的對抗博弈策略。美國沿著其既有立國理念和社會治理基本原則操作,會不會犯什麼重大錯誤呢?歷史所給出的答案基本否定,或者說迄今為止,美國的總體現代文明水準仍然領先在世界前沿。也就是說,可與美國對著幹,但最好不要與美國所遵循的價值制度對著幹,否則等於自縛羅網,自掘陷阱。
反觀中國的情況,由於歷史過於悠久,其中不適應現代化發展的因素眾多,於是中國在前行時要特別講究智慧和選擇。尤其要理解把握好當代中國發展的“兩大核心曲線”:一條曲線是民族復興,另一條曲線為文明進化,民族復興指中國走出近現代初以來的衰敗低谷,這其中包括了比較多的物質及規模發展指標;而文明進化指中國文化必須吐故納新,擇優而行,超越長期落伍於世界先進文明理念、被自身歷史慣性反復拖累誤導的可悲狀態。這其中主要涉及價值、觀念、思想和規範的指標。
這兩條核心曲線只有攜手並進,相得益彰,中國的發展前途才充滿光明。相反,如果短板突出,或劍走偏鋒,中國的事業和人民的幸福就一定會遭遇失敗挫折。可能是物質優劣較為直觀可比的緣故,譬如長矛和機槍哪個好用哪個不好用,馬車和汽車哪個跑得更快更舒適,於是民族復興曲線的走高動力頗為強勁。
但關於形而上的文明進化曲線,卻往往流於眾多的爭論和“道不清”,其中不乏陳腐的文化基因干擾作祟,這也造成了當代中國發展的最大滯後和困境。目前中美的最新博弈,其實也更多是圍繞這條核心曲線展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