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名大貪官臨死醜態(美國美中報道)

俗話說:“不見棺材不落淚”。古語雲:“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大凡貪官們一旦落馬,尤其是被判死刑,便慘慘戚戚,叫苦不迭,哀鳴不止,往往出語“雷人”,驚世駭俗,讓人忍俊不禁:

第一:胡長清“磕頭求生”

因為自知罪孽深重,在法庭上,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的態度十分謙恭。每次庭審之前或庭審完畢都會說上一句“謝謝審判長”、“謝謝公訴人”,或者是“謝謝律師”。一種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湧動,他逢人便跪地求饒,哀求“放我一馬!……我是書法家,求你們不要殺我,我就留在這裏免費給你們寫字,天天寫,每天給你們寫一幅。”

第二:李玉書“淒厲驚叫”

四川省樂山市原副市長李玉書因犯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執行注射死刑。管教說,他常常半夜裏蒙在被子裏抽泣,雙手也會不停地發抖。在看守所的最後一夜,李玉書不時從噩夢中驚醒,發出一聲聲淒厲的驚叫。

第三:周利民“終顯人性”

作為建國以來陝西最大的金融貪污挪用公款案的主犯,建行西安分行北大街支行公司業務部原主任周利民被判處死刑。在法官宣判結束宣佈休庭時,周利民簽完字,突然轉身向聽眾席大聲喊:媽!媽!“周利民的母親聽到兒子的叫喊後,撥開法警呼喊著:兒子!兒子!聽到母親的聲音,周利民突然跪倒在地,向母親磕了個響頭。

第四:李真“痛陳時弊”

自稱“河北第一秘”的河北省國稅局原局長李真,在反思自己走向毀滅的根源時說:“當前官場上突出的弊害是吏治腐敗和結黨營私,兩者相輔相成、互為滲透,如不斷然採取有效措施嚴加整治,無疑會成為我們黨在前進道路上的極大危險和嚴重障礙”。自稱“河北第一秘”的原河北省國稅局局長李真,是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貪官。

第五:楊前線“有話實說”


廈門海關原關長楊前線,他臨終遺言,有話實說:“領導幹部的犯罪根源,我看都是大同小異,不外乎放棄了世界觀的改造,貪圖安逸享受,被金錢、美女、權力所俘虜,幾句話就可以概括了。誰都知道這些,但許許多多人,包括我在內也還是無法抵禦。”

第六:王懷忠“垂死掙扎”


安徽省原副省長王懷忠精通官場權謀,他做人的原則是“寧願我負天下人,不讓天下人負我”,案發後他心目中活命的“底線”是 1000萬元。為了使法院認定的犯罪數額不超過1000萬元,他出爾反爾,把親筆供詞當場撕毀,還誣陷辦案人員刑訊逼供。

第七:戚火貴“癱軟法場”

海南省東方市原市委書記、市人大主任戚火貴,因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並罰被判處死刑。臨行前,戚火貴說:“兩年來對自己的罪行也有了更深刻的反省,曾準備寫《我的鐵窗生涯”,但因為腦子亂還未動筆。”行刑時戚火貴腰膝癱軟,被武警架向刑場。

第八:薑人傑“憤然一揭”


蘇州市原副市長薑人傑受賄過億。當薑人傑得知自己可能被判死刑時,大惑不解:“判我死刑?那別人搞的錢比我多好幾倍,怎麼判?我要揭發。”果然,薑人傑“憤然”一揭,又有不少貪官落網。曾經擔任蘇州市財政局局長十多年、後升任蘇州市政協副主席的趙文娟就是其中之一。

第九:鄭筱萸“良心發現”


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鄭筱萸,縱容手下濫批新藥,僅2004年一年就批准了10009種。他在臨行前一天留下的遺書中說:“明天就要死了,臨死之前非常害怕,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因為我而受到傷害的人的寬恕嗎?”

第十:文強“怨天尤人”


二審維持原判的重慶市司法局原局長文強已走近人生末路。初落馬時,他曾面對鏡頭痛哭流涕,後悔自己醒悟得太晚。但他在痛悔之餘似仍心有不甘,在悔過書中用大段篇幅發牢騷,怪組織多年沒提拔自己。
第十一:曾錦春“反腐建言”


臭名昭著的湖南省郴州市原市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曾錦春已於2016年12月30日被執行死刑。他在獄中曾反思稱:“制度已經很多了,關鍵是加強制度的認真落實和執行。”他建議,為了防止“300多條制度就像掛在牆上的月亮一樣”,應該學香港一樣,凡是發現領導幹部有問題,哪怕是收紅包的小問題,也一律公佈,從小事情抓起。

第十二:許邁永“追悔莫及”


錢多、房多、女人多,原杭州市副市長許邁永被戲稱為“許三多”。“黨和人民給了我崇高的榮譽和地位,我本應該更好地、全心全意地為人民工作,做出更加輝煌的業績,來報答黨和人民的深情厚誼,現在我卻忘記了黨的宗旨,走向了人民的反面,犯下了嚴重的罪行。”回憶起自己的過去,許 邁永悔恨交加,但已經來不及了。
縱觀貪官的人生“絕唱”,雖然滑稽可笑,但其中不乏“警世恒言”。求生的本能讓他們丟掉一切偽飾,將真實的一面示人,或垂死掙扎,或亂踢亂咬,或搖尾乞憐,或良心發現,或實話實說,“一失足成千古恨”。“前車覆,後車戒”。廉潔從政,自警自省,願各級官員從貪官人生悲情“絕唱”中受到警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