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万美元的赏金、美军人家属等着收尸、哈梅内伊的哭泣…与美国黑人球星的支持遥相呼应(美國美中報道)

中东这块是非之地里,最让美国不安心的就是伊朗。伊朗这个政权,对美国恨之入骨,如果它拥有核武器,对美国和以色列等美国在中东的盟友来说,将是灾难性的。

伊朗政权在美国眼里就是个恐怖组织。但与前任总统不同的是,特朗普总统对伊朗研发核武器,并不迷信于桌边谈判,而是软硬兼施。因为伊朗和朝鲜等流氓国家一样,从来不会遵守他们的协议。他们签订协议,无非是用谎言牵制协议的另一方不能有所动作,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前任美国总统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好求此下策。但特朗普偏不信这个邪。

特朗普毅然退出伊朗核协议,伊朗在这之后,发起多次挑衅行动。伊朗国内本身由于美国的制裁也危机重重。去年爆发反政府示威,当局血腥镇压,已经有至少1500人死亡,伊朗的对外挑衅,也被认为是对其国内的重重危机转移视线。

在抗议者身亡的部分伊朗人

6月,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因为没有人员伤亡,特朗普在最后关头选择了隐忍不发。不知道伊朗是不是觉得有持无恐,美国时间12月27日晚上7点20分,几颗喀秋莎火箭弹,落入美军在伊拉克基尔库克市附近的K1军事基地,一名美国平民承包商在袭击中身亡。

美军随后在12月29日,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受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真主党旅”多个据点发动空袭,造成对方25死51伤。

12月31日,“真主党旅”宣称动员了2万人包围并进攻在巴格达的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人群一度冲进正门,还攻进了使馆接待中心,等于突破了使馆的第一道防线。

《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说,当时这群人还要继续突进,试图冲破第二道防线。

但是此时使馆内的美军士兵也已经准备就绪,发射催泪弹和震撼弹等,吓退人群,再加上人群内部有人充当和事佬,和姗姗来迟的伊拉克军警,最终化解了危机。

在巴格达的美国驻伊拉克使馆,因为地处十分凶险的区域,号称全球最贵的使馆,馆区占地42公顷,差不多是59个英式足球场那么大,内部重重屏障,可谓固若金汤,以保证工作人员的安全。

然而这次包围美国大使馆的事件,几乎成为班加西第二,因为当地的伊拉克军警,在事发之时居然按兵不动。以他们对待去年10月以后在伊拉克爆发的“反伊朗”示威活动的实力,他们是完全有能力在事发之初阻止这些人冲击美国大使馆的。

事后来保卫美使馆的伊拉克精锐部队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实际上,伊朗对伊拉克的渗透,已经超出了人们的预期。而且,从昨天伊拉克上议院投票通过要求外国军队(包括美军在内)的动议,就可见一斑。

27日火箭弹袭击杀死美国承包商,还有31日动员人群围攻美国大使馆,都是由亲伊朗的伊拉克民兵组织“真主党旅”(Kataib Hezbollah)发动,而这个“真主党旅”被认为是伊朗革命卫队在伊拉克的代理人。

b

真主党旅在2009年就被美国标为恐怖组织。

“伊朗革命卫队”在2018年也被美国标签为“恐怖组织”,这也是美国第一次把一个政府的军队划定为“恐怖组织”。因此,美国把最近发生的袭击事件,全部指向了背后的大老板:伊朗政府。

所以特朗普曾数次发推请伊拉克政府“保护”美国使馆的安全,当然,他知道指着他们是靠不住的,750名美军也迅即空降使馆,数分钟内实现了清场。(详见我前文被火箭弹撕成碎片、只余手臂,也怪特朗普咯…美防长称”是时候伊朗表现得像一个正常国家了”

特朗普在推文直接点名伊朗要为所有事件负全责,他们会付出“巨大代价”。而且他意味深长地说:“这不是警告,而是威胁。”

显然,由于小布什和奥巴马两任总统因害怕引起战争而没有对苏莱曼尼下杀手,让掌控中东重要局势的他误以外自己有了免死金牌。

他无视特朗普的威胁,有恃无恐地到巴格达试图与伊拉克密谋下一步时,还没有出机场,就遭遇美军“收割者”无人机收割于火箭弹炮火下,死无全尸。

苏莱曼尼的死揭穿了谜底,原来他正是特朗普事先预言的,伊朗付出的“巨大代价”之一。

要知道,苏莱曼尼是仅次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第二号人物,也很有可能成为哈梅内伊的继任者。同时,苏莱曼尼是伊朗革命卫队(Iran’s a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中精锐部队“圣城旅”的指挥官。

伊朗革命卫队

“伊朗革命卫队”2018年被美国定为恐怖组织,它拥有大约2万人马的精锐“圣城旅”。早在2007年,就被美国以“恐怖组织”登记过。

圣城旅相当于美国的中情局加特种部队(CIA+SWAT),主要负责在伊朗以外的地区进行运作。

圣城旅

苏莱曼尼自1998年成为“圣城旅”的指挥官以后,带着这支精锐的恐怖军队,主要在中东的伊朗以外地区运作。他本人成了伊朗实质意义上的首要外交家,以及中东地区最有实力的操盘手。

在他的指挥运作下,伊朗扩大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军事部署,大力支持黎巴嫩真主党及其它亲伊朗恐怖组织,参与策划了叙利亚政府对反叛武装的攻势,等等。对伊朗来说,苏莱曼尼在中东地区运作的经验和掌握的人脉,无人可及。而且他还和一些国家政府勾结,在伊朗以外的许多国家拥有投资和资产。

苏莱曼尼成为伊朗横跨四代领导人的军事将领,保护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御林军,都是苏莱曼尼掌管,是伊朗绝对的一哥。

去年,哈梅内伊授予最高荣誉:苏莱马尼佐勒菲卡尔勋章,这是1979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建国以来第一次为军人颁此荣誉。

因此,苏莱曼尼被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描述为与ISIS头目一样危险的人物,并被特朗普称为世界头号恐怖分子。当然,“苏莱曼尼”以往在打击ISIS上,与美国偶尔有过共同敌人,但是双方无法消除彼此本质的敌意。

特朗普在1月3日的推文中说,苏莱曼尼致使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死亡或受伤,而且正计划更多的袭击。不只如此,特朗普还透露,苏莱曼尼要为众多去年在伊朗反政府运动中死去的示威者负责。一句话,苏莱曼尼早该死了。

1月3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向外界透露,他确信苏莱曼尼积极策划在中东地区针对美国的袭击,而且迫在眉睫,在接下来几天就会发生。包括,在叙利亚东部的美军据点,在黎巴嫩的美国外交人员和金融资产,等等。

而对于此前12月27日造成美国一名承包商丧生的袭击,马克·米利将军说百分之百确信,是苏莱曼尼下令批准的。就在他死之前的1月2日,他还刚刚批准了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这三个地点针对美国目标的袭击。

按马克·米利将军的说法,即便苏莱曼尼已死,这些袭击还可能发生。因此,美军已经派出增援力量,保护相应设施。

苏莱曼尼对美国袭击之心已久。去年10月中旬,苏莱曼尼和支持伊朗的一些伊拉克民兵盟友,在底格里斯河畔的一间别墅会面,他们望着对岸在巴格达的美国大使馆。苏莱曼尼对坐在一起的伊拉克人说,你们要去攻击在伊拉克的美国目标,伊朗可以给你们武器。

伊拉克的安全部队人员和民兵指挥官告诉记者,在苏莱曼尼的计划里,袭击美军目标以挑起美国的军事回应,可以把公众的愤怒转向美国,这样可以为伊拉克国内日益膨胀的反伊朗民怨纾压。

在去年9月底10月初,苏莱曼尼已经下令伊朗革命卫队,通过两处边境口岸,秘密输送可以肩扛的火箭弹,给了伊拉克亲伊朗民兵。他还授意伊拉克人建立新的低调的,不为美国所知的民兵组织,但是让这些人能够对伊拉克美军发动火箭弹袭击,因为这样做会让美国不易察觉。

除了武器,他还向伊拉克亲伊朗的武装力量,提供伊朗自己研发的,能够躲避雷达的无人机,用来高空监测美军在当地的军事部署。自那以后,一位美军将领说,对驻伊美军基地的袭击,变得越来越复杂。

因此,在击杀苏莱曼尼之前的1月2日,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说,美军必须先发制人,以保护更多人免受伊朗袭击的伤害。他说:游戏已经改变了。

而苏莱曼尼自知在美国的黑名单上,向来行事小心,他与伊拉克亲伊朗的民兵头目会面,都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到机场不会走正常出口而避免出示护照,出行也只坐一般汽车。

他们为避免追踪想尽办法。但是美国的线人遍布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甚至在他们的身边,不然他们的私密对话怎么会传到外界呢?

黎巴嫩真主党一个头目对外界透露,苏莱曼尼的行踪,从1月2日上午,就已经暴露。

伊拉克一个民兵组织头目说:美军追杀苏莱曼尼由来已久,显然美方已经买通其身边人,其它派系头目现在都很紧张,因为不知道美国对他们渗透到什么程度,接下来,什么事情会发生到他们的身上。

事件后,圣城旅也选出了新的头目。

昨天,哈梅内伊给苏莱曼尼在德黑兰举行了葬礼。

上万伊朗人参加了葬礼

伊朗最高领导人官网上发布的卫星照片显示的悼念人群

一些愤怒的伊朗人焚烧美国和以色列国旗

一些悼念苏莱曼尼的妇女

虽然事实上,反对毛拉暴政的伊朗人心中对索莱曼尼的死亡惊喜无比。

苏莱曼尼的女儿贼娜布•苏莱曼尼(Zeinab Soleimani)则威胁美国军人的家庭“等着给他们的孩子收尸吧”,她警告美国的“暗黑时刻”(dark days)来临,并对特朗普喊话:“疯子特朗普,不要以为我爸的死意味着一切已经结束。”

当她在威胁美国军人家庭和总统的时候,在场的群众爆发出欢呼声。

苏莱曼尼的女儿在葬礼上发言

周一德黑兰的悼念人群

哈梅内伊在葬礼上哭泣。哦哦,终于伤害到他的小心脏了…

毛拉(Mullahs)也在伊朗国家电视台上播出的葬礼上悬赏八千万美元拿特朗普项上人头,他的意思八千万代表八千万伊朗人每人出一美元。他说,“任何一个把那个黄毛疯子的头拿来见我们的人,我们都会代表伟大的伊朗给他八千万美元。”

不过,他的这番话在伊朗国家电视台播出时,并没有显示出伊朗政府支持该种说法的暗示。

苏莱曼尼之死,让伊朗极为震惊和愤怒。当晚,戒备森严的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遭到一枚火箭弹袭击。而在伊拉克北部的巴拉德空军基地,也被两枚火箭弹攻击。只是,两次攻击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如果有,相信美军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应,因为是否有美国公民死亡,是特朗普政府的红线。

而在美国,继明尼苏达穆斯林女众议员奥马尔对特朗普袭击苏莱曼尼行为表达不满和愤怒之后,一个黑人球星也跑出来,谴责“美国恐怖主义袭击了黑人和棕色人种。”

他就是一直支持“黑人命值钱”(Black Lives Matter)、屡屡在开球唱国歌时下跪、不尊重美国国旗国歌的前NFL球员科林•凯佩尼克(Collin Kaepernick)。

他谴责“美帝国主义”,指它“充当世界警察,掠夺非白人世界”。“美国恐怖主义者袭击黑人和棕色人种,扩张美帝国之一,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怎么样,听起来是不是很似曾相识?这样谈论“美帝”的论调,可不仅仅是伊朗和美国才有…只是凯佩尼克把种族牌融进去了。

“美国总是制裁和围攻黑人和棕色人种,不管是在国内还是海外。”“美国的军国主义是美帝国主义的武器,使它得以充当世界警察,掠夺非白人世界。”

对于一些人来讲,他们看的从来不是事件本身,他们唯一看到的就是颜色。颜色即道理。对于他们来说,事情没有是非,只有黑白。

这,才是典型的种族主义吧。(原创:罗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