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王被迫准许哈里单飞,力挽狂澜or埋下更大隐患?(美國美中報道)

刚在去年底的圣诞演讲中述说2019的“坎坷”,93岁高龄的英女王新年就遇到了更难的事,被自己的孙子孙媳狠狠“捅”了一刀。

哈里王子“退圈”震惊世人,对女王苦心经营的王权造成重大冲击,女王史无前例急召“摊牌”王室峰会。不到一周,局势就已受控,女王在会后罕见发表的个人声明更是充满情感,体现策略。

“退圈”背后故事多,经济方面的考虑是重要诱因。今天,就理一理英国某些王室成员的“小心思”。他们的对面,是女王用智慧和坚韧,一次次带王室走出致命危机,涅槃重生。

至于本次事件的走向和深远影响,请看文末范三郎的见解。

当地时间1月13日下午,英国女王伊拉莎白二世发表声明,同意哈里王子“退圈”。但声明又引发了哈里头衔不保的猜测。

英国王室的商业价值和部分王室成员捞金欲望之间的矛盾,在哈里王子新年伊始突然发起的“退出王室生活”大战中到达了高潮,甚至危及了王权。

连日来,事件不断发酵。英国工党议员克莱夫·路易斯呼吁就英国王室的去留进行全民公投。

媒体已经把这次事件命名为Megxit,即王室版的“脱欧”(Brexit)。

英国民众的不满情绪也日益增加,有媒体称,王室恐因此“坍塌”。

本次事件或许是对女王几十年来苦心经营的王权冲击最大的一次。

认为自己只是在按上帝的方式带领英国百姓的女王,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让王室为英国政治经济带来实惠,而坚决切割和金钱的联系。面对几次致命的重大危机,她秉持责任、义务和奉献理念,不断做出改变,顺应民意,从而带领王室涅槃再生。

但没想到在自己93岁高龄的晚年,女王遇到这么难一件大事。

那么,女王跟家人谈得怎么样了?哈里和梅根真的会失去头衔吗?为何此事会引发如此轩然大波,甚至危及女王多年辛苦维系的王权?

1

最新进展:

哈里单飞获准,头衔能否保留惹猜疑

1月8日,哈里王子和梅根突然通过社交媒体扔出“重磅炸弹”,宣布退出王室核心圈,谋求经济独立。

两人公布单飞决定时,尚未与包括女王与威廉王子在内的王室成员商定。措手不及的王室表示“失望”和“受伤”。白金汉宫发言人紧急回应称,关于此事的讨论仍处于早期阶段。

1月13日,被英媒形容为“又失望又愤怒”的女王在桑德林厄姆私人庄园召开“史无前例”的王室危机峰会,查尔斯王储、威廉王子、哈里王子都到场。据《每日邮报》报道,出于保密需要,“逃”回加拿大的梅根没被允许通过电话连线参会。

知情人士称,两小时的会谈在平静的气氛中进行。查尔斯王储警告哈里,今后不可以获得无限制的资源。哈里王子还提前两小时到达,跟女王进行了一对一的交流。

女王在会谈后乘车离开

会后,女王通过白金汉宫发表声明称:

“今天,我们一家就我孙子以及他家庭的未来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
我的家人和我完全支持哈里和梅根创造年轻家庭新生活的愿望。尽管我们更希望他们继续担任全职王室成员,但他们希望过上更加独立的家庭生活,同时仍然是我家庭中的宝贵成员,我们尊重并理解他们的这种愿望。哈里和梅根已明确表示,他们不想在新生活中依赖公共资金。”

女王表示,还有一些工作要做,她已经要求在未来几天内做出最终决定。

英国媒体将女王的表态形容为“不情愿的告别”、“史无前例的个人声明”。

敏感的媒体和专家还很关注小两口的王室头衔能否保留。因为,白金汉宫1月8日发布的声明中还称他们为“萨塞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The Duke and Duchess of Sussex),而女王的最新声明则直呼“哈里和梅根”的名字

有媒体和王室专家认为,这暗示哈里和梅根将完全断绝与王室的联系,也暗示他们将被取消“殿下”(HRH)的头衔。

不过,“国际范Plus”(微信公众号ID:Global-View)注意到,女王在声明中提及,“未来将有一段过渡期,萨塞克斯公爵夫妇(the Sussexes)会在加拿大和英国两地度过这段时光”。女王并没有无视小两口的头衔,而是用了简称、合称。

而且,声明提到,他俩依然会是王室的宝贵成员。

所以,相关猜测有夸张成分,还需事实来证明真伪。

多位专家也解读称,声明充满遗憾之情,但用语很个人化,试图减轻哈利和梅根的压力。

女王御用传记作者、皇家历史学家罗伯特·莱西认为,这份声明与典型的宫廷公报不同。虽然可能是由官员处理的,但可以看出女王是在对她的人民、她的家人说话,而且简单地称呼两人为哈里和梅根。

王室记者詹尼·戴蒙德指出,这份声明非常坦率,没有官方的腔调。

曾撰写王室成员书籍的潘尼·朱诺表示,声明听上去像是一位祖母在谈论家庭,这可以减轻哈里和梅根的压力。

2

利益相冲:捞金“钱”景可观,也有前车之鉴

女王亲自出马化解危机,背后还有很多故事。哈里、梅根“退圈”,经济方面的考虑是一个重要的诱因。借助王室身份来赚钱,一直是某些王室成员的“小心思”。

按照现行规定,接受君主拨款(Sovereign Grant)的高级王室成员不得以任何形式赚取收入。君主拨款由政府支付给王室,作为王室成员履行公务职责和照看皇家宫殿的“报酬”。这项经费去年的总额为8240万英镑。

哈里和梅根现在的收入主要由两部分组成:5%来自君主拨款,每年大概能分到几十万英镑;剩下的95%则是靠哈里的父亲查尔斯王储。

君主拨款来自皇冠地产(The Crown Estate)的利润。皇冠地产独立于政府和君主之外,负责投资和管理属于君主的某些房地产资产,利润归国库,政府从中拨出15%到25%作为君主拨款。

查尔斯王储则依靠庞大的房地产及金融投资组合“康沃尔公爵领地”(Duchy of Cornwall),每年能拿到几千万英镑的收入,分给哈里一家的在200万英镑左右。

按照哈里、梅根的官网Sussex Royal网站上的信息,他们舍弃的是只占5%的君主拨款,其他的照拿不误。

而且,公共职责之外的住行安保等,还是一如既往地由纳税人“报销”

比如,每年约13万英镑开支的海外访问要保留;在英国的家——花240万英镑装修的弗罗摩小屋(Frogmore Cottage)要保留,定期维护还不能少;虽然不能配备全职皇家保卫官员,但哈里、梅根认为,自己是“国际受保护对象”,需要内政部授权的大都会警察局武装警察保护,这笔每年差不多65万英镑的安保费由老百姓来出。

不过,此前在安保上“翻车”的王室成员也不是没有。

安德鲁王子的两个女儿碧翠丝公主和尤金妮公主就曾因为不是高级王室成员却享受纳税人支付的警察保护而备受批评,最后不得不改由安德鲁王子自费承担。

再来看看王室成员和亲戚们近些年来的捞金史。

女王最小的儿子、爱德华王子夫妇下海捞金,结果栽了大跟头,就是前车之鉴。

女王三子、爱德华王子于1993年成立阿登特制片公司,曾自诩将在2000年成为全球12大顶级独立制片公司之一。但因为制作的节目多以王室生活为主,被外界斥责利用王室身份捞钱,还因为爆料威廉王子的大学生活,被哥哥查尔斯王储大骂“you f***ing idiot”。2009年,阿登特制片公司进行财产清算,最终以40英镑的价格清盘。

爱德华王子的妻子索菲王妃则更惨,创办公关公司后被媒体指责滥用王室身份谋取商业利益,还被《世界新闻报》记者假扮的“酋长”成功套话,她承诺王室背景可以提升客户形象,提供“不言自明”的好处,还把女王称为“老太婆”,批评时任首相布莱尔的领导方式“太过总统化”。

索菲王妃为了赎回记者的录音带,接受了该报的专访,回答了爱德华王子是不是同性恋等露骨的问题。 但《世界新闻报》违背约定,用10个版面的篇幅报道了索菲王妃的所有谈话内容。

最后,公司宣布破产,业务被暂停,还因为欠债惹上了官司,成为第一个因烂账被法院追数的高级王室成员。

女王外甥、玛格丽特公主的儿子第二代斯诺登伯爵(2017年为林利子爵)开了一家家具公司,专门生产定制家具,在伦敦富人区贝尔格莱维亚区的精品店、哈罗德百货等高端商场售卖。与王室交好的英国知名摇滚明星埃尔顿·约翰爵士、美国脱欧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等都是他的忠实客户。但他后来因为挪用公款,又欠下300万英镑的外债,不得不在2012年以400万英镑的价格卖掉了所持公司股份。

查尔斯王子现任妻子康沃尔夫人卡米拉的外甥本·艾略特也没少借“王室”的光扩展自己的人脉圈。他创办的“国际精英会”——一个类似国际奢侈管家服务的公司,就专们为精英上流阶层提供服务,而且尤其针对亚洲新贵。公司的顾客和管理层,除了贵族成员,还有包括高盛银行前欧洲总裁西蒙·罗伯森在内的“蓝筹”人士。公司开着开着也就变了味,但想卖掉也没卖出去。他自己则摇身一变,换了个身份,成为现在的保守党联合主席。

可以预料,一旦“退圈”成功,哈里和梅根就没有了创收的限制,各种机会将蜂拥而至。用美国公关大拿罗恩·图罗西的话说,“只要这对夫妇想,全世界的代言和赞助都会送到他们眼前”。

朝着这个方向,夫妇俩已有所动作。

去年,他们从与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共同参与的皇家基金会“抽身”,打算“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开展新的慈善项目。

两人还为Sussex Royal申请了商标,打算将包括服饰、书籍、文具等类别的100多种商品放在该商标之下。零售界专家安迪·巴尔预测,这带来的收益可达4亿英镑。

知名创意管理公司阿维特斯的经纪人娜塔莉·杰罗姆认为,两人如果出书,一定可以大获成功,赶超奥巴马夫妇。据传,后者2017年拿下的合同价值6000万美元。

影视方面,梅根可以重拾热爱的演艺事业,并有望参演下一季的HBO电视剧《继承之战》。哈里王子则已经与脱口秀女王奥普拉“组队”,拍摄一系列和精神健康相关的纪录片,预计2020年会在苹果电视平台播出。

公开演讲的“分红”也十分可观。名人演讲堂的负责人杰里米·李表示,这对夫妇每公开演讲一次就能拿到6位数的报酬,当然在美国一定比在英国拿得更多,单次最高可以在50万美元左右。

商业推广上,无论是小王子阿奇还是梅根都是“带货达人”。各种各样的品牌商都想借机“大火”一把,已经有跨国公司打算斥巨资邀请这对夫妇作为品牌推广人。到时候不愁没有,只愁谈不过来。

总之,小两口全面开花,“钱”景无限。如果他俩在特权待遇上还是“不松口”的话,纳税人就会觉得不平衡了。

不过,女王的最新声明指出,他俩不想在新生活中依赖公共资金。对于挣钱的方式,是不是也会有约束?人们拭目以待。

3

理念相悖:

女王苦心经营多年,再遇重大挑战

伊丽莎白二世广受英国人民尊敬和爱戴。自1952年继位以来,68年超长待机,一举一动都能霸屏,坊间戏称“流水的首相,铁打的女王”

这种影响力也是苦心经营的结果,和女王几十年来秉持的责任、义务和奉献理念相关,与其不断做出改变、顺应民意的努力密不可分。

继位以来,女王遭遇过好几次致命的公共危机,王室的公众声望一度跌至冰点,而女王都能带领王室涅槃再生。

1992年,女王在圣诞致辞中将当年总结为一个“灾年”

那一年,女王的四个孩子中,有三个出现婚姻危机,成为小报追逐的对象、国民的谈资。各种不堪入目的调情电话与偷情书信被曝光,王室被八卦话、丑角化。屋漏偏逢连夜雨,同年,温莎城堡大火损失惨重。也是在那一年,女王做出让步,决定向财政部缴纳个人所得税,在英国历史上当属首次,促使王室声誉有所反弹。

1997年,戴安娜王妃车祸去世,无数英国人黯然神伤,前一年刚刚经历戴妃与查尔斯王子离婚抓马并且剥夺了戴妃殿下称号的英国王室选择了沉默。人们对王室的不满彻底爆发,媒体质问女王为何躲在苏格兰迟迟不回伦敦,民众在白金汉宫门口给戴妃的卡片上直言王室不配。数百年来的王室威严似乎荡然无存。

在这种情况下,女王放下了原本端着的架子。白金汉宫降半旗,女王发表电视讲话,以一个祖母的身份对儿媳的离去表示震惊和悲伤,并呼吁大家在悲痛中团结和振作起来。她出现在白金汉宫门口,与千万人一同送戴妃,缓和了公众的愤怒与不满,重塑了王室形象。

那一年的圣诞贺词中,女王再次提到了1992年的温莎大火,仿佛在说,王室亦如火后重新改造的温莎城堡,古老中汇入新的气象与活力。

此后,每当有过于离谱的王室花边消息,女王会积极通过白金汉宫的联络官与媒体沟通。人们质疑其收入过高,女王会让记者进入白金汉宫拍摄自己的工作情况。

点点滴滴中的苦心经营和维系,让英国王室在风起云涌中坚挺。就如前首相卡梅伦的那番总结:“

世界风云变幻,而女王坚如磐石。”

2019年也是风波不断的一年,女王在圣诞演讲中,以“坎坷”作为主题。

这一年,安德鲁王子深陷性丑闻,最终被迫辞去王室官方职务;97岁的菲利普亲王开车出了事故;两个孙子威廉和哈里的家庭关系出现裂痕,而哈里也和王室渐行渐远,圣诞节没有回来而是在加拿大度过。

这一切似乎都在显示,王室再次在风雨中飘摇,而哈里与梅根暴风般的冲击更是雪上加霜。

王室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除了政治和精神象征,对英国经济的拉动作用不容小觑。有英国记者调侃,王室是具有正资产的“一家企业”,品牌价值超过Tesco和M&S的总和(约113亿英镑)

从小王子到王妃,王室成员都是带货界的“扛把子”,加上众多打着王室旗号的景点和“王室御准”的产品,英国王室在替英国赚钱方面有着实打实的经济价值。

但是,以王室身份为英国带来实惠,和利用王室身份为自己谋取利益,是大不相同的。

对女王而言,自己只是在按上帝的方式带领英国百姓。陈列于伦敦塔中的王室珠宝,也标明是属于英国人民的。

女王辛苦维护王室的和谐和责任,有些皇亲国戚却在捞钱,甚至用亲戚名义捞钱已经不满足,王室成员开始亲身上阵捞金。这样的欲望与女王的理念形成强烈冲突和鲜明对比,也让英国民众产生不满。

面对2019年的坎坷,女王曾强调“和解”,用耐心和时间重建信任。如今,当王室乱局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冲击之下,一向矜持的女王也亲自出马,紧急召开家庭会议,尽快解决哈里梅根夫妇未来角色问题,切割对王权存续和君主立宪制的影响。

最新的民调显示,虽然大多数英国民众希望哈里与梅根被剥夺尊贵头衔和相应的公款待遇,但超过一半的英国民众依然对君主制持积极态度,认为君主制会长久存在。有44%的民众认为,哈里梅根闹剧不会影响到君主制;39%的民众认为,君主制至少在50年内不会垮台。

已经93岁高龄的女王能够带领英国王室再次安然度过危机吗?

可能会。

问题在于女王和王室会不会元气大伤,从此进入一个深度改革模式。

英国人总说“天佑女王”,但愿这次依然如此。

文| 国际范Plus撰稿人 嘉树

参考资料:BBC、The Telegraph、CNBC、Glamour、Express、Daily Mail、The Guardian、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The Crown Estate官网

范三郎说

英国女王力挽狂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1992“糟透之年”温莎城堡大火,次年女王同意夏季向游客敞开白金汉宫大门;1997年戴安娜王妃之死,女王电视直播向全国发表讲话,挽回子民的信任;刚刚过去的2019“坎坷颠簸”之年,女王不得不割舍次子,祛除有关性丑闻对王室形象的玷污。

新年伊始,女王又被迫接受了哈里梅根的单边选择,痛心但无力挽留。

我们看到了老祖母的亲情和无奈,但更能感到她既要维护王室又顺应王孙追求的大智,开启了王室“深度改革”的新历程。

至于王孙贵戚们如何“自立”生活,哪来的底气,恐怕烦恼还在后头。

范三郎,号国际,英中人氏。自幼苦读国粹,继而延览西典,游学五洲,历练于中英主流媒体。常思中西互鉴,愿做拼命三郎,为君采得火种,点燃心灵之灯。(原创:国际范Plus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