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亲述如何躲过伊朗导弹轰炸(美國美中報道)

NBC电视台引述5名现任和前任官员的话说,其实特朗普总统早在去年6月就授权,如果伊朗与日俱增的威胁导致美国人死亡,美军可以狙杀身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Quds Forces)指挥官的苏莱曼尼。

1月11日德黑兰街头苏莱曼尼的巨幅画像

这些官员说,这项授权可以解释,在伊朗在伊拉克的代理人于两周前发动攻击时,美军提交给特朗普的回应选项中包含狙杀苏莱曼尼这项行动。

一名官员告诉NBC说,特朗普的幕僚以往提交给他的选项不少,但这个选项一段时间之前才被加入清单中。该官员说,在伊朗于去年6月击落美国无人机后,时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强硬鹰派博尔顿(John Bolton)就敦促特朗普通过签署一项斩首苏莱曼尼的行动进行报复。

委内瑞拉局势紧张时博尔顿著名的笔记“向哥伦比亚增兵5000”

前陆军军官、前中情局局长、现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希望总统授权实施此行动。

但当时特朗普拒绝了这个想法,称只有伊朗越过红线:如果伊朗杀害美国人,他才会采取这一步骤。

美国的敌国和特朗普的敌人其实应该小心,从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国务卿彭佩奥,到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特朗普的核心团队目前都是决不会手软的硬核鹰派,无论是行政、军事、司法,还是经济顾问团队。

NBC报导说,美国情报官员监控苏莱曼尼的行踪已有多年。当特朗普刚执政时,如今的国务卿、当时还是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蓬佩奥提交新情报给特朗普,并敦促他对苏莱曼尼采取更进激进的手段。

而狙杀苏莱曼尼的想法在2017年被提出来讨论。当时特朗普的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与其他官员就更广泛的国家安全策略进行研议,但这在当时只是特朗普对伊朗“最大施压”行动中的众多要项之一,并非第一选项。

麦克马斯特与特朗普

虽然对苏莱曼尼的斩首行动得到全球的欢呼,在美国仍然有媒体与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下令狙杀苏莱曼尼的决定没有经过国会同意,而且事后未能提出美国面临攻击威胁的证据。

对此,特朗普在1月13日发推文予以回应:“假新闻和民主党人卖力之极地想证实苏莱曼尼将要发动的攻击是否’迫在眉睫’,以及我的团队是否同意该进攻,两项都是绝对的’是’。但这其实都不重要,因为他杀人如麻的恐怖过去。”

斩首行动之后,当地时间1月8日,伊朗展开报复,向美国驻伊拉克两个空军基地发射10多枚弹道导弹。虽然导弹来势汹汹,但未造成美军伤亡。

昨天(1月13日),驻地美军向路透社讲述了他们做到毫发无损的原因和经历。

负责阿萨德(Ain al-Asad)空军基地美军空军中校斯塔西‧科尔曼(Staci Coleman)在伊拉克西部安巴尔(Anbar)沙漠深处的基地对路透记者说:“没有人受伤,这真是个奇迹。”

1月8日的袭击发生在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佩(Mark Esper)警告伊朗或有袭击的几个小时之后。

虽然遭遇伊朗导弹袭击,但美国、伊拉克和其它驻有部队的国家均表示,没有人受伤。美国军事官员表示,这是因为基地指挥官的贡献,并非德黑兰的善意。

驻扎在阿萨德基地的两名伊拉克军官告诉路透社,在袭击发生前8个小时,基地的美军和伊拉克士兵开始将驻军和武器撤离并转移到防御掩体中。

一名消息灵通人士说,到当日午夜时分,没有一架战斗机或直升机在户外。另一伊拉克情报人员说,美军“完全意识到”基地将在“午夜之后”遭到袭击。

与很多国内自媒体的自嗨相反,上周五,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对记者说,毫无疑问,伊朗完全有杀害美国人员的意图。他的话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尔利(Mark Milley)早些时候的评论相呼应,米利将美军毫发无损归功于美国情报的及时。他们的说法也得到了前线军人的印证。

美国陆军中校安东尼‧切斯(Antionette Chase)中校说:“我已经收到消息,这将是一次导弹袭击,这将是针对阿萨德(基地)。” “我们准备得非常充分……十天前,我们还进行了类似的攻击演习。”

美国在伊拉克空军基地没有配备爱国者防空系统,当地指挥官有责任保护自己的部队。美军上士汤米‧考德威尔(Tommie Caldwell)说:“我们收到通知,可能在数小时后(伊朗)发动攻击,因此(我们)已经转移了设备。”

在基地的一个地点,一枚巡航导弹爆炸造成一个大坑,焚烧了由集装箱制成的士兵生活区,并烧毁了包括自行车、椅子和其它家俱在内的物品。

美军检视被炸的基地损失

当时一直在露天观察伤亡情况的上士阿曼多‧马丁内斯(Armando Martinez)表示,火箭弹袭击是一回事;但一枚弹道导弹袭击就像恐袭。

一枚导弹降落在黑鹰直升机平时停放和维修的停机坪上,在袭击之前,直升机被转移了,但两个轻型飞机库遭到损坏。

考德威尔说:“当爆炸击中飞机停放区时,我离爆炸地点有60米远。” “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经历导弹袭击,而不是火箭弹。伤害要大得多。”

“我们在掩体中待了五个多小时,也许是七个或八个小时,”美军空军少尉肯尼思‧古德温(Kenneth Goodwin)说。

1月13日美军在阿萨德空军基地(Al Asad Air Base)食堂

吃饭时间到了

科尔曼中校说,她当天晚上9点收到通知会遭到伊朗的导弹攻击,在她的命令下,她的200多号军人在晚上10点就已经疏散了。她当时找了个离预计的导弹轰炸点300码距离的掩体。

安东妮特•倩丝中校(Lt. Col. Antoinette Chase)是负责紧急回应协调的,她说她发出命令晚上11点封锁基地。“我们实际上更早的时候就收到风了,这样我们就知道该重新部署我们的部队。”

袭击过后基地的推土机在铲除残骸

晚上11点半,她下令所有的人必须进到掩体,除了基地周边放哨的警卫仍然执勤,以防万一导弹袭击只是地面攻击的前哨战。

第一批袭击基地的导弹炮火是周三凌晨1点半左右到达的,一直断断续续持续了两个小时。倩丝中校说,美军设备在导弹到达目标之前的4-5分钟前就可以检测到导弹的来袭。

共有10枚导弹轰炸了该基地,大部分导弹都打到了基地的机场,在地面的爆破直径大约20英尺,4-5英尺深,这些导弹击飞了附近活动房屋的墙。

当军人隐蔽在掩体下,他们没法联络到地面上的部队,他们不知道是否他们中会有人被杀死。

“这是巨大的不确定性,”布朗上尉(Capt. Brown)说,他和大约30多个军人数到5个来袭的导弹射击。

到日出时分,他们听到掩体有人敲门,这是袭击结束的信号。他们爬出了掩体,看到了初升的太阳。

虽然伊朗说他们这次行动无意杀死美军,但一些现场的美军并不这样认为。至少一个导弹打到了生活区,火焰烧焦了该地,金属床架被烈焰融化,四吨重的防爆墙被掀翻。“我们活在真正的危险中。”倩丝中校说。

基地的防爆墙

近几个月,由于美伊局势紧张,阿萨德和其它美军基地变成火箭弹袭击的重点目标。当被问及她是否会认为还会遭到伊朗的袭击时,科尔曼中校说,“我对此有部分担忧。”

不过,美国的敌国都应该小心,在一个前中情局局长任国务卿的国家,总统了解的情况可以说是相当全面和深刻的,该政权由此产生的决心和行动力也是不容轻视的。(原创:罗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