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吧,杨安泽——亚裔从政,何去何从(美國美中報道)

杨安泽的总统之路只走到了第二站新罕布什尔州就戛然而止。用一篇深度文章来告别第一位华裔总统参选人。

在混乱的爱荷华州初选之后,第二个战场州新英格兰的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于2月11日登场。
截至北京时间2月12日晚7:30,开票已完成87%。桑德斯不出意外地一马当先(毕竟新英格兰是桑德斯主场),布蒂吉格市长差距很小紧随其后,最后几天表现极为亮眼的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克罗布查异军突起,拿下第三位。只有这三位候选人得票率超过15%,将瓜分新罕布什尔州的代表票。沃伦和拜登则继续颓势,分列四五位,局势相当不妙。
目前的投票结果
01
正式退选
之前被很多人看好的首位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在初选第一站爱荷华州就表现不佳,仅得票1%,位列民主党第六。而现在在新罕布什尔情况更加糟糕,得票2.8%,排名主要候选人的最后一位——第八。
杨安泽在新罕不什尔州的造势
杨安泽甚至排在早已被排挤出民主党主流的另类候选人夏威夷州众议员加巴德之后。
战斗力爆表的加巴德
很多朋友可能会对杨安泽的发挥颇感意外,不是一直声势看涨,募款得力吗?但其实这就是真实情况反映,并不意外。事实上,杨安泽作为一位没有从政经验的新人,已经表现的非常好了。新罕布什尔州的投票刚刚结束,杨安泽就在集会上对支持者说:“我数学很好,今晚的数字很明显说明,我们赢不了。”

杨安泽的集会
就此,杨安泽正式结束了他的总统竞选之路。
杨安泽宣布退选
02
问题出在哪?
其实杨安泽的退选并非没有预兆。有美国媒体报道,爱荷华州初选结束后杨安泽就已经开始全国范围内遣散员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如我们之前报道过贺锦丽和贝托退选前做的事一样。

这两位也是一度声势猛如虎,但还没开始投票就撤退了
杨安泽竞选团队之前在全国一共有230名员工,现在从纽约总部到爱荷华地方办公室都有裁员,有好几十人已经离开,其中包括正副国家政治政策主管等一系列重要的高阶职位。
竞选经验严重不足
杨安泽窜红的速度可能甚至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显然杨安泽自己都没准备好,也不清楚应该怎么做。杨安泽搞选举就像一个初创企业,完全是摸索着过河,没有成熟的竞选管理经验,也没有可持续性的发展计划,有一种过一天算一天的感觉。即使是团队内部的高阶管理层也严重缺乏经验,因为一开始但凡有点竞选经验的人都不看好杨安泽,都不愿意加入他的团队。虽然后期随着选举的深入引入了一些有经验的人才,但是始终没有很好融入团队之中。

不会花钱
杨安泽是去年民主党内的募款小能手,在2019年三季度筹款1000万美元,四季度拿到1250万美元。
作为政治素人,拿到这么多捐款实属不易
但进入2020年,贝贝邮箱几乎每天都会收到三封杨安泽阵营发来的募款邮件,不惜如此“骚扰”支持者,可见杨安泽阵营明显竞选资金上出现了问题,愈发捉襟见肘了。实话说,每天三封催款邮件真是挺烦的。
 
邮件轰炸
“逼捐”
这说明杨安泽“不会花钱”,据说杨安泽在爱荷华州砸了几百万美元的广告,但钱都败光了却没砸出什么声响。不知道如何利用好辛苦募集来的群众捐款,这也是缺乏竞选经验的重要表现。
低级错误
1月,媒体曝出在3月俄亥俄州初选选票里没有杨安泽的名字。公众以为这又是杨安泽遭受的不公和排挤,但实际上是杨安泽阵营的低级失误。俄亥俄州州务卿解释是杨安泽没有按照俄亥俄州选举法提交完整申请文件。杨安泽最后的解决办法是希望选民们在选票上直接写上他的名字。

组织管理混乱
正常来说候选人自己是不会过多参与日常团队管理,这些事务是要有竞选主任负责。但杨安泽手下的竞选主任Nick Ryan却被员工们诟病不作为,缺乏领导力,使得手下员工缺乏指示,经常陷入迷茫不知道做什么。
内部沟通交流不畅
杨安泽解雇员工也被指责缺乏沟通。很多离职员工表示自己被开除地特别突然,无预警地,自己的工作邮箱和Slack直接被切断,然后才得知自己要走人。还有员工在爱荷华初选后始终没有得到下一项任务安排,主管还微笑着让他不要担心,结果第二天就被离职了。
如果能够总结这些经验教训,杨安泽未来的选举之路可能会顺利一些吧。选总统难一点,但还年轻的杨安泽可以去试试参选国会议员,或者选个市长什么的练练手。
03
一张中国人的脸我们就应该投他票吗?
杨安泽自从参选以来就受到了广大国内群众和美国华人团体的追捧,很多人支持他的原因就一条——他是华裔,长着一副中国人的面孔
不可否认,杨安泽作为首位活跃于美国总统选举初选舞台的亚裔参选人,确实一定程度上鼓舞了华裔在美国政治界的声势,提高了美国对华裔团体力量的关注重视程度,这对未来整个华裔社团在美国的发展都有一定的帮助。但是杨安泽只是有个华人的长相,其实是生在美国,长在美国,接受了美国全套教育,创业在美国,成功在美国的美国人,骨子里是彻头彻尾的精英美国白人

杨安泽高科技企业家的出身背景,他对于新的科技革命和人工智能带来挑战的论述,他的每人每月1000美元政策都特别受年轻人的欢迎喜爱。杨安泽的支持者中45岁以下占到74%,比例是所有民主党候选人中最高的。
支持者年龄构成
杨安泽的支持者还是以年轻白人为主
杨安泽从来不刻意提及自己的华裔身份,他的选战也根本没有打身份牌。杨安泽参加选举,不是为了亚裔发声,他从来没有提出有利于亚裔的政策,他代表的也不是华裔或者亚裔少数族裔的利益。曾经听他竞选团队的人说过,杨安泽的主要拉拢对象是年轻白人。
杨安泽的造势演说
但这可能也是无奈之举,毕竟亚裔人口比例在美国还是太少了,而且亚裔又是参政热情最低的族裔,而亚裔里面投票率最低的又是华裔。如果选举战略定位在亚裔上其实是得不偿失,还会疏远人口众多的非裔和西裔选票。
但一位亚裔长相,却不代表亚裔利益的候选人,我们还应该无条件支持他吗?我想,如果您在美国有投票权,还是应该负责任地仔细看看每个候选人的政策主张再决定自己的一票去哪。不要想当然地看哪个人是我族类就选谁。
04
亚裔从政,何去何从
众所周知,亚裔群体一直是美国处在政治中最边缘的群体。无论是有着悠久政治参与历史的非裔黑人,还是后来居上凭借人数取胜的西裔拉丁裔,他们参政的人数和影响力上都远远超过了我们。
对于亚裔从政天花板这个问题,贝贝一直深有感触。在华府内部游走,无论是哪个办公室,从议员、主任到助理,从来都是白人的面孔。有时候去开会,看着坐了一屋子的白人,心里总是有一些无力感。我经常在想,什么时候亚裔才可以在这里获得一席之地,为我们的群体争取到机会呢?

不过我也从几位华裔议员身上看到了希望。一位是纽约Queens区的众议员Grace Meng(选区包含纽约最主要华人区法拉盛)。
全是中文的法拉盛
初识Grace Meng是在纽约市改革教育法案的时候。纽约市长白思豪想要改革教育法案,帮助更多黑人和拉丁裔学生进入优质高中,但这就无形中损害了学习成绩更好的亚裔学生的利益。为黑人和拉丁裔争取权利是华府的“政治正确”,但是Grace Meng冒着在国会得罪其他族裔的风险,不停地给每个纽约州议员打电话,要求他们站出来一起为亚裔发声反对改革教育法案。
反对AA教育法案的几乎都是亚裔家长
还有一次,我去Grace Meng办公室送东西,发现他们办公室大部分雇员都是亚裔。顿时觉得亲切。
Grace Meng身边,站着的总是亚裔
作为对比,虽然杨安泽长了一张中国脸,但我总是觉得还差了点什么。我想,如果能有一位真正的亚裔候选人,代表我们,为我们争取权利,为我们提供工作机会,那么才是真正的代表我们。既然黑人和拉丁裔的政客都可以公开说为少数族裔争取机会,那我们的候选人为什么不行呢?后面有机会,贝贝还会详细介绍一些国会里的华裔议员。

所以,再见吧杨安泽,咱们也不必过于遗憾感伤。虽然退选,但也祝他未来一切顺利。(原创:萝贝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