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病例破6萬:900萬武漢人的悲壯,值得每個人致敬(美國美中報道)

900萬留守武漢人的悲壯
現在,多數企業已經按時開工,員工也陸續返崗。
除了疫情重災區,武漢。
不同於其他大城市逐漸恢復的人來車往。
作為九省交通樞紐的武漢,從未像現在這般寂靜,仿佛被按下了暫停鍵。
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
率先趕赴武漢的鐘南山院士說:武漢是個英雄的城市,一定能度過難關。
話音沒落,他就紅了眼眶。


這句話背後的含義不僅是鼓舞,更有悲憫和感動。
新中國成立以來,處在暴風中心的武漢正遭遇著前所未有的重創。
武漢生了一場重病,漩渦外的人看到的只是不斷上漲的數字,只有留守的武漢人切切實實的感受著正在發生什麼:
隔壁的一家人被隔離了;
樓下呼嘯的救護車;
不知何時才能排上隊的醫院床位;
不知自己是否已經被感染的恐慌;
不知健康的明天何時才能到來的驚懼;
……
封城前的10個小時,消息被洩露,城外的人都在罵逃離武漢的500萬人。
但是別忘了,還有更多的900萬人,主動或被動的選擇了留守武漢。
從武漢出走的五百萬人,大部分只是在武漢打工的外鄉人。
為控制疫情,許多本地人都有自發退票留守武漢,不往外地攜帶病毒。
武漢的“饅頭老師”退掉了出遊的車票,不到外面“添亂”,她跟孩子說:去旅遊,以後有的是機會。
他們內心非常清楚,封城之後自己會面臨病毒怎樣的肆虐:更稀缺的醫療資源,更大的感染風險。
或許還有生離死別。
為了14億人的安寧,留守城內的武漢人選擇用生命築起了一座血肉長城,為阻斷疫情傳播做出了巨大的付出和犧牲。
這900萬武漢人,把病毒鎖在了武漢,沒有一個當逃兵。
這是屬於這個英雄城市的悲壯。
封城中的武漢,正發生著什麼?
900萬留守的武漢人,他們在做什麼,怎麼樣了?
“普通人的英雄心”
我記得,封城第三天,武漢人民自發約定,合唱了《義勇軍進行曲》《我和我的祖國》。
並高喊:武漢加油!!
當我們想鼓勵武漢的時候,武漢用一種特殊的方式鼓勵了我們。
樂觀面對,苦中作樂也要為自己加油打氣。這也許是武漢這座城市的英雄氣概之一。
除那次以外,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的武漢,都很寂靜。
沒有車聲,沒有人聲,早晨能清楚的聽見鳥叫。
除了醫護、公職人員,在上班的,還有快遞員。
由於城市交通系統暫時關閉,快遞員就成了運輸物資的重要途徑。
92年出生的袁雙就是其中之一,他是武漢漢陽區一家配送站的站長。
他瞞著家裏人說自己在值班,實際上每天在堅持送貨,有將近一個月不敢碰兒子。
封城以後,他負責的配送站要擔負起漢陽區一半的天貓超市包裹配送。


每天天沒亮,他就要開始忙碌,測好體溫,帶好口罩出門。
帶著包裹穿梭於無人的街道,每一個包裹都可能是客戶急需的,每單必送達是他的使命。
支撐他在疫情下堅守崗位的,除了安全防護外,還有遇到的善良市民。
送訂單時,有市民擔心他的安全,會通過門縫給他贈送手套,口罩。
袁雙的配送對象還包括醫院,他發現,醫院護士們定的最多的就是速食麵。
“他們經常淩晨三四點才休息,根本沒時間吃飯,最多那天,我就往醫院送了十幾箱”。
他說,市民們的生活需要他們繼續運轉。
“作為土生土長的武漢人,在這種危急時刻,能為城市做點事情,我覺得特別有意義,我有信心,與武漢共渡難關。
我行!武漢行!”
有單必送達,是武漢全城快遞員的共同堅守。
市民出不了門,是快遞員們代替他們暴露在空氣中繼續滿城奔跑。
不是他們需要客戶,而是客戶需要他們。
你不會想到,病毒肆虐之時,還有這些人也依然在努力工作,展現這座城市的堅韌。
在武漢,有這麼一群自發組織的志願車隊,免費接送醫務人員上下班,當起了城市的“擺渡人”。
何輝,也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
他曾經說過:有一分力量,就出一分力量。
除夕之後,他就申請加入了志願者車隊,和逆行者們一起守護這座城市。
直到後來,他被病毒感染了,不幸離世。
前路兇險,誰的身後都有父母孩子,可是有些事情一定要有人去做。
他們,主動站出來了。
英雄,不過是普通人擁有一顆偉大的心。
在武漢的漢口北,有一個批發城。
2月4日,批發城的業主集體請求,把自己的商鋪捐出去,他們願意將幾萬間水電全通的空置商鋪進行改造,改成臨時醫院或隔離區,以便收治感染病人。
業主們捐的不是商鋪,是自己的身家性命啊。
為了武漢能好,他們決定就這麼幹了,無怨無悔。
國家興亡,匹夫有則,行動不能靠喊,而是靠做。
他們都做到了。
魯迅先生說:“我只能用這樣的筆墨,寫幾句文章,算是從泥土中挖一個小孔……但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將來總會有人記起他們,再說他們的時候的。”
武漢城裏的悲歡離合
根據最新疫情報告,全國確診人數已突破6萬,截止2月14日19點,光是武漢的確診病例,就多達35991人。
高占總人數的56%。
留在武漢的人,感染率不知要比城外的高多少倍。
77歲的劉立一家人就是其中的900萬之一。
2020年,對這個77歲的老人來說,可能是最絕望的一年。
他的女兒在家發病,因醫療資源緊缺,沒有床位,沒有得到救治,眼睜睜看著女兒在家中離世。
白髮人送黑髮人。
作為密切接觸者,72歲的妻子、13歲的孫女,還有自己都被感染了。
兒子在醫用垃圾場加班加點工作,分身乏術。
他陷入絕望,悲憤難平,最後,他學著上微博,向外界發出求助的聲音。
二老已經放棄自己,只希望13歲的孫女得到救治。
像托孤一樣,只為保住孫女的命。
所幸,他的聲音被關注到了,祖孫三人得到了妥善安置。
90歲的一位老奶奶,她64歲的兒子被確診新冠肺炎。
為了給兒子等到一張病床,她堅守了五天五夜,不眠不休。
陪伴兒子期間,已經滿頭白髮的她,餓了就吃速食麵,困了就在病床前睡一會兒。
她說,自己老了,已經無所畏懼,只求孩子能健康。
其實,不是無所畏懼,只是為母則剛。
她手寫了一封信鼓勵兒子:要挺住,要堅強,戰勝病魔。
2020年的武漢,淚水已經流了太多。
一位喝醉酒的中年大叔,在大街上跪下,痛哭的呼喚——媽媽!
一位母親的遺體被抬上殯儀車,女孩戴著口罩,撕心裂肺地叫著媽媽,追著媽媽離去的車。
可是,媽媽再也回不來了…..
金銀潭醫院裏,夏醫生提到自己的同事,哭了。
他說:“醫生看慣了生死,但是我這幾天確實禁不住淚流滿面,不是為我自己流淚,我是看見我的同事,不能上廁所,不能吃東西,不能喝水,我們已經做到了醫務工作者所能做到的一切”。
“你如果看到那個場景,任何鐵石心腸的人,都會感動,非常感動。”
在前線衝鋒的武漢醫生胡明,在接受採訪時接了一個電話,忽然就泣不成聲。


他聽到自己的好朋友也被感染了,且病情發展很迅速,一瞬間,受不了了。
張霓,是武漢8萬逆行的白衣天使之一,她在前線治病救人,卻永遠錯過了大伯生死求助的電話。
這些,是不願離開,或正在武漢衝鋒陷陣的人,正在真實承受的悲歡離合。
他們原本是有機會可以出去的。但他們沒有這樣做。
武漢乃至整個湖北,已經承受了太多痛苦,以犧牲自己的利益為代價。
封閉一座城,
保護一國人,
武漢,是一座可敬的城市。
英勇而悲壯。
犯錯誤的,只是少部分人,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再去指責湖北人,歧視湖北人呢?
英勇的武漢,值得我們致敬。
武漢,配得上英雄城市這個稱號。
黎明的那道光,會越過黑暗
我們不知道武漢的悲歡離合還要上演多少,但我們知道,武漢不孤單。
越是危急時刻,越能體現一座城市的精神。
武漢城裏的人民,也在守望相助。
武漢90後女孩肖雅星,經營著一家酒店,免費為醫務人員提供住宿,解決往返醫院難的問題。
不僅自己做,她還組建了一個微信群,號召其他自願免費為醫務工作者提供住宿的酒店加入進來。
沒想到,她的倡議一經擴散,立刻得到當地多家酒店的回應。
一家、兩家、三家….連鎖店和品牌店都加入了進來。沒多久一個五百人的群就滿了,又開了二群。
武漢醫務人員,多了一個堅強的後盾和一張放心安眠的床。
白衣天使、快遞員、酒店管理者、志願者、普通市民……不同形式的溫暖,還在武漢傳遞。
武漢人民用自己的方式,與這座城市共渡難關。
城裏,是武漢人民的守望相助。
城外,有全國人民的不離不棄。
我們總是能看到直擊內心的感人新聞。
河南嵩縣的一個村子,向武漢捐了10萬斤大蔥。


因為聯繫不到刨蔥機械,300多個村民到地裏用手硬拔了三天。
雲南一個寨子,向武漢捐了22噸香蕉。
摘完香蕉後,用摩托車隊運送下山,交給司機們接力運送,其中一個司機開了1800公里。他說:父親曾經在武漢服役。


這兩個村、寨,前者是國家級貧困縣,後者有多數人建立了貧困檔案。
捐的東西與其他幾億幾十億的物資比起來,或許微不足道,但已是他們能獻出的全部。
有什麼,就捐什麼。
全國各地,有人捐人,有物捐物,全部向武漢進發。
就像電影《哪吒》的情節一樣,全村的龍已經把最硬的麟給了你,哪怕自己也傷痕累累。
有很多很多束光,正在照進武漢。
黎明的那道光,一定會衝破黑暗。
總有一天,她會重啟免疫系統恢復往日的璀璨榮光,因為我們永遠不會放棄這座江城。
武漢,在等滿血復活的那一天。
我們,也請等等武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