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的公共卫生体系对健康和经济发展十分必要(美國美中報道)

原创作者: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 )

翻译:美中報導(China Tribune )  :江英山

弗里登博士(医学博士、公共卫生硕士)是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 前主任,现任纽约市卫生局局长及 “决心挽救生命” (RSL) 计划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RSL是“卫健策略” (Vital Strategies) 的一个全球非盈利项目。“卫健策略”是在中国注册、总部位于山东的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其与世界各国合作对抗流行病,挽救上亿人口,让世界变得更安全。

上传日期:2020年2月16日

公共卫生是“通过统筹社会、组织、公共与私人社区及个人资源,有组织地预防疾病、延长生命及促进身心健康的一门科学和艺术”(1)。

公共卫生在上个世纪取代了医疗护理,成为了世界大部分卫生收获的源动力。公共卫生倡议占上世纪美国人均寿命提高主要因素的80%,这些倡议包括清洁水资源与卫生处理、疫苗接种、烟草控制、机动车与工作场所安全以及营养改善等(2)。在全球范围内,消除天花(3)和脊灰(4),以及免疫(5)等领域的成就成功拯救了上千万人的生命。

成立于1946年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已经成为了公共卫生知识与实践的中心(6、7);而成立于2002年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则是一个相对年轻得多的组织。2003年,SARS病毒在全球夺去了774人的生命,包括中国的349人。因此,中国政府以大量的实质投入来加强其疾控中心(8)。我有幸在2009至2017年担任美国疾控中心主任,也因此通过访问和定期的交流,目睹和了解了中国疾控中心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作出的贡献。

在地方、城市、省州、国家乃至全球各层级中,建立最有效的公共卫生体系需要以下五个因素(79):

充足的资金。美国疾控中心的每年预算超过120亿美元(10),人均投入接近40美元。

数量和质量都有所保证的从业人员,以发现、研究、消除并预防卫生威胁,包括高端的实验室和疾病研究水平。美国疾控中心大约有14000名全职员工以及10000名合同工,他们致力于改善卫生和疾病预防,业务领域涵盖传染病、环境卫生、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及创伤(见表格1)。几乎在卫生的任何领域都有全球顶级专家在美国疾控中心工作。同时,美国各州、市及地方的公共卫生机构从业人员超过了20万人。此外,CDC还为高级卫生专家提供了超过政府雇佣薪资标准的工资(11)。

      人员数目 占比
全球卫生中心 2544 19%
首席营运官办公室 1588 12%
国家动物与新发传染病中心 1390 11%
国家艾滋病、病毒性肝炎、性病和结核病预防国家中心 1169 9%
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 1140 9%
国家慢性病预防和健康促进中心 863 7%
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 756 6%
国家环境卫生中心/有毒物质与疾病注册处 729 6%
主任办公室 560 4%
国家卫生统计中心 468 4%
紧急医疗准备与应对中心 465 4%
监控、流行病学和实验室服务中心 437 3%
国家伤害防治中心 432 3%
州、部族、地方和领土支持办公室 318 2%
国家出生缺陷和发育障碍中心 209 2%
总计 13068
注:以上数字为截止至2020年1月的在职人员数目。同时有大概1000位工作人员在应聘过程中,此外还有约10000各职位是合同工,该数字的具体分类并没有详细数据。
表格1: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员工在不同公共卫生领域的人数及占比

 

与其他公共卫生及医疗护理机构的紧密联系。美国疾控中心每年投入数十亿美元(占其预算的60%)去支持各州与市政府卫生部门的相关项目。这些项目以“合作协议”的形式存在,其中包含了对地方机构的要求以及CDC的承诺。同时,CDC每年还会派1000名员工到各州、市及地方卫生部门挂职两年或以上。这些地方机构功能强大,有些具备与CDC同等甚至超过CDC的能力,其他则需各类技术与财政支持。CDC的必要性及重要性不仅在于提供参考和技术领导,同时还可以改善各州及地方公共卫生机构的技术与能力,使他们有能力迅速发现新发卫生威胁并及时消除。

在政治支持下实现技术独立。作为联邦机构,美国疾控中心的行政级别仅比总统低两级,有相对灵活的独立决策权。CDC的技术权威在政府内外以及在美国全国和全世界都获得尊重。在担任CDC主任期间,我可以直接向奥巴马总统汇报重要的卫生问题。这种与政府最高级别官员的直接沟通,赋予了CDC的权威性,并确保公共卫生在国家事务中获得优先处理权。

有效的沟通。美国疾控中心与公众、医生、媒体及政策制定者保持着频繁且有效的沟通。CDC每周发布《发病率和死亡率周报》,为全球提供被视为权威资源的流行病文摘。在危急情况下,CDC遵循三个交流原则:“及时、准确、可靠”。

中国有着很好的公共卫生实践历史。在过去50年,中国降低了母性及婴儿死亡率,延长了居民的寿命(12),并在控制甚至是消除许多地方传染病方面取得长足进步(13)。中国面临着许多新挑战,包括新冠肺炎在内的新发传染病、全球细菌耐药性以及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增加。这些挑战产生的部分原因是人类的高吸烟率、高钠摄入率以及空气污染(14)。 “健康中国2030”政策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解决上述重要卫生问题设立了规划纲要(15)。

传染病防控需要努力的投入和资深的专业知识。从业者需要对发现、研究、治疗并观察传染病案例,对传染途径进行追踪和调查,并对流行病学发展趋势进行分析,从而获得防控策略。每个国家都要有对疫情爆发的防止、发现和有效应对能力,国家越大,需要的资源则越多。

中国在认知和控制COVID-19新冠肺炎方面做了非同寻常的努力。在SARS之后,中国的公共卫生体系变得更加完善。全球公共卫生同行都希望,就像中国在SARS之后加强了中国疾控中心的功能并加大了投入一样,中国目前应对疫情的努力可以再次触发中国公共卫生应对能力的指数级增长。

与世界上顶级的公共卫生系统相比,中国有着巨大的优势,包括社区流动性。此外,中国公共卫生系统有潜力促进该国发展。这不仅能更好的保护中国人民的健康,同时也会在周边地区和全球产生连锁反应。

查看英文原版请点击:http://weekly.chinacdc.cn/en/article/id/3e28e552-63fd-4bc7-976b-6c67a35c9c33?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