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權陳誠 智鬥宋美齡,蔣經國“接班”秘史(美國美中報道)

蒋经国和蒋介石

對蔣經國來說,在20世紀50年代初,奪權要過的首關是“鐵欄柵”陳誠。1950年3月1日,蔣介石在臺灣“複職視事”,唯一有力量向蔣介石奪權的人,是陳誠,但是在當時,陳誠不願也不敢向蔣奪權倒戈,但是任何人皆知陳誠是蔣經國進入“總統府”仕途中的一座“鐵欄柵”,此一“鐵欄柵”又是當時的蔣經國無力可移動的。

宋美龄与蒋经国

國民黨的大員們都很迷信,他們所相信的成功要素是天時、地利、人和。
陳誠曾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陳誠自1950年3月1日,由在臺灣的“東南行政長官”提名為“行政院長”,國民黨“中央副總裁”,“中華民國副總統”,“石門水庫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權力不斷上升。當時陳誠在臺灣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只有少數獨具慧眼的人才暗中知道有何人向他奪權。

蒋经国和蒋介石夫妇

當時蔣經國的職位是:“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委員,“青年救國團”主任,“行政院”不管部會政務委員,“國防”會議副秘書長,“國軍退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一共6個職位,看起來沒有一個是黨政軍的要職,實際上,這就是奪權的“巧與妙”,蔣經國悄悄地培養社會基層力量,上面的大權由蔣介石一把抓,用不著他再去抓了。基層才是真正的權力的基石,才是他要趁早經營的重點。
反觀陳誠的四個職位:“副總統”,有蔣介石在上面,他做不了任何事。國民黨的“副總裁”是在蔣介石之下,一切決定也是操之在蔣。“行政院長”是一個確實的有職權官位,但是“行政院”每週開一次政務委員會議,蔣經國每週均出席會議。有關重要軍政人事呈報“總統”核准時,三次就有兩次不准,如陳誠建議胡璉任“陸軍總司令”不准,建議劉廉一任軍團司令不准。陳誠心裏有數,於是每天上午8時準時到臺北市涼洲街“石門水庫建設委員會”上班,專心當“主任”委員了。
第二關智鬥宋美齡
宋美齡是蔣經國成功路上的木欄柵。1950年3月1日蔣介石在臺灣複職時,宋美齡不在臺灣,也不在內地,蔣介石失敗,殘兵敗將在從內地撤退的一切狼狽情形,宋美齡都沒有看到。1950年6月朝鮮戰爭發生了,美國出兵韓國,杜魯門宣佈臺灣海峽“中立化”,宋美齡就回到臺灣。當時,蔣經國親自到臺北松山機場第一個登上飛機歡迎宋美齡,大聲呼喚,媽呀!你回來了!我們向你獻花!你辛苦了!此時宋美齡已經差不多兩年沒有見過蔣經國了,蔣經國判若兩人,此時的蔣經國有禮貌、熱情、恭順,還親自扶著媽媽下了飛機。


宋美齡的親屬,包括宋靄齡、宋子文、宋子安、宋子良、孔祥熙、孔令侃等,他們都跑到美國去了,就是回到臺灣也不再是“行政院長”、“財政部長”、“外交部長”了。當時他們偶爾到臺灣也只是觀光旅遊而已。然而“滿床兒女抵不上半床夫妻”,宋美齡的枕邊私語仍然對蔣介石有相當影響力。蔣經國深懂此中玄機。
巧用“太子”為正名
“太子”,這個名字是帝王時代的產物,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在20世紀50年代的臺灣出現。中國數千年的帝制,為了“太子”之爭發生過無數次骨肉相殘的暴亂,臺灣在“民主法治”的口號下,實在是不應當再有“太子”出現。但是,事實上“太子”還是出現了,並且帶有傳奇性色彩。
1950年3月蔣介石“複職”,6月朝鮮戰爭爆發,臺灣獲得美國軍援、經援,在美國各方面支撐下,蔣家統治稍為穩定了一點。在1951年上半年間,從臺灣當局的上層高級軍政大員們的口中突然喊出了蔣經國的外號“太子”,從那時起蔣經國本名沒有了,只要口頭提到“太子”,人人皆知是指蔣經國。
“太子”本是惡名,是民主國家極不恭敬且叛逆之名字。但怪哉,當時的蔣介石“總統”沒有制止,一向以來蔣經國到處都有人向他打小報告,就是“太子”之惡名卻沒有人向他打小報告,他的政工人員千千萬萬,對此更是充耳不聞,這是為什麼?其實這就是心戰!喊給陳誠聽的!叫陳誠識相點,“太子”才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


奪權必先奪黨位
國民黨中央委員,此一職位是決定人事之關口,而“中常會”則是蔣“總裁”在國民黨中的代理人,奪權必先奪黨。“國防會議”副秘書長,是統一指揮情治單位,在維護臺灣社會安寧之秩序下,可進一步保衛自身警衛之安全。“行政院”政務委員,外人多不知此一職位,實際上就是蔣介石在“行政院”放一個眼線,把陳誠看緊,使其無法在行政院全力行使職權,因為臺灣當局的“憲法”規定,“行政院長”是對“立法院”負責,“行政院”之職權可以和“總統”職權對抗,蔣經國進了“行政院”,陳誠只有去石門水庫辦公了。“青年救國團”是把臺灣初中以上到大學各級院校,不論公立或私立一律編成軍事組織,一個團一個團給以番號,戰時動員立即以平時之名冊點名集中成為預備兵,隨時可補充三軍作戰。但是,臺灣從沒有下動員令,故每一所學校蔣經國均派有政工人員為學校軍訓教官,把學校的師生都看得緊緊的。
在蔣經國6個職位中,最不容易做好的就是“退役官兵輔導就業”。這些阿兵哥也好,阿兵官也好,當兵打仗扛槍吃糧幾十年,現在退役了,他們除了會放槍之外無一技之長,如何去就業?雖是難題,但是蔣經國卻能把他們安置過得去,算不容易了。數十萬退役官兵在臺灣這樣小的地方安定下來,沒有社會問題,這反映了蔣經國的基層工作做得比較扎實。


同根相鬥不相煎
蔣介石生前的初衷,是極力提拔蔣緯國,希望他能夠掌握軍隊。任命蔣緯國為“三軍聯合大學”校長,其目的即是希望所有國民黨陸海空三軍高級將領均成為蔣緯國的學生,中國傳統最重師生關係,蔣介石自己就是以黃埔軍校校長起家的。誰抓著了軍隊中的師生關係,誰即成功了一半。蔣緯國聰明才華有餘,但是穩健沉靜之工夫則不足。蔣緯國在“三軍聯大”會議上有一次說:“我的母親受了一輩子委屈。”此語一出,立刻在軍中引起騷動。因為蔣緯國的母親不是宋美齡,不是毛福梅,而是另一位幾十年來被保密的女士。究竟誰給這位女士以委屈呢!話一出口便不能收回。這使人聯想到蔣介石問題太多了,也使人敏感地聯想到蔣緯國對其父親不滿,要為母親向父親算賬了。不但在軍中好事者在騷動,而且弄得蔣介石面上也大無光彩,宋美齡也感覺局促不安了。同樣一句話:“我的母親受了一輩子委屈。”蔣介石自己不知講了多少遍,而到處受人讚揚;但同一句話,兒子說了則引起波濤洶湧之騷動,多少人為之難堪。另一件事,蔣緯國任“三軍聯合大學”校長,把5歲的兒子蔣孝剛帶到校長辦公室中頂到頭上照了一張相,然後交給臺北《聯臺日報》登在報上,相片登出之後引起輿論譁然:校長辦公室是莊嚴之地,怎麼可以把自己兒子帶到辦公室中騎到自己頭上照相,而又登之報端,師道之尊嚴到哪里去了。報紙一出,有人向“監察院”檢舉,“監察院”實施調查,蔣緯國被“師道”大帽壓死了,只有請辭“三軍聯大”校長,辜負了蔣介石提拔之苦心。


正位之戰費心機
1971年10月2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壓倒多數的得票支持下,恢復在聯合國的席位,臺灣被迫離開聯合國,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北京,中美髮表《上海公報》,臺美聯防關係動搖。同年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到北京簽約,宣佈中日建交,臺灣被迫和日本斷交,蔣介石的地位動搖,聲譽急速下降,而且老病纏身。上面罩不住了。蔣經國知道自己不能再隱藏了,如不立即正位,將前功盡棄了。蔣經國立即示意嚴家淦辭“行政院長”,嚴也不負蔣介石多年提拔之苦心,“立法院”當然同意了。蔣經國任職“行政院長”表面上是嚴家淦之選賢推薦,而非蔣介石“父子私相授受”。蔣介石第5次連任,路都不能走了,此時是“反其道”,蔣經國“提拔”蔣介石了!蔣介石第5任連任時沒有提名新“行政院長”,蔣經國是繼續連任。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逝世。嚴家淦以“副總統”正位“總統”,蔣經國沒有向新“總統”提出內閣總辭,新“總統”也沒有向“立法院”提名新“行政院長”,一切以不變應萬變了。嚴家淦因為不是國民黨的“副總裁”,當然不能正位“總裁”了,蔣介石去世,蔣經國“子丁父憂”,不能不表示一點孝意,而向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提請辭職,中央常務委員會宣示慰留,同時給予喪假一個月。此點是心機之妙算,因為如果依照“憲法”之規定向新“總統”辭職,則權在新“總統”一人之手中。“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新“總統”翻臉不認舊,不願再做傀儡,大筆一揮:孝心可嘉,勉如所請。若此則蔣經國25年處心積累建立之基業一朝盡去矣!向國民黨中央黨部請辭,此時國民黨黨中央無“總裁”,無人作主,此種請辭原本就是假惺惺一番,絕對不可弄假成真。故一切都在十拿九穩之下小心而審慎進行。“身後之事誰管得”,蔣經國的心機妙算進一步成功了,他可以爬上“頂峰”了。
蔣經國黨、政、軍權系一身結束28天“總裁”爭奪戰
蔣介石去世,國民黨黨中央沒有頭了,不過此際還有一點風浪,還在蔣經國在大溪守喪期間,臺北有關“總裁”之爭已經開始了,有的人想把嚴家淦扶上寶座,又有些人擁護宋美齡,而宋美齡也非常熱心做國民黨“總裁”。蔣經國一看情形不對,哪管重孝在身,守孝滿期不滿期,於守孝28天之夜秘密返回臺北,第二天召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議,因為宋美齡是評議委員,不出席常務委員會議,在宋美齡一點不知情之下,由嚴家淦提名蔣經國為國民黨中央主席,並且以起立方式表決,此時特務環顧,誰敢不起立,蔣經國滿堂紅當選了國民黨主席,同時決議宣佈國民黨保留“總裁一章”在黨章中作為對蔣介石“總裁”之紀念,今後國民黨廢除“總裁制”,結束了臺北28天的“總裁”爭奪戰。只是守孝未滿一個月,只是少了l天不合禮制。反正守孝只是做給老百姓看的,傷痛之心老早沒有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