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同時處死了兩位中將,毛主席寫下惟一讚揚隱蔽戰線英雄的詩(美國美中報道)

“驚濤拍孤島,碧波映天曉;虎穴藏忠魂,曙光迎來早。”這是毛主席1950年寫下的一首贊 “密使一號”的五言絕句。
這也是毛主席惟一的一首讚揚隱蔽戰線英雄的詩。
毛主席筆下的“密使一號”,就是我黨打入臺灣國民黨內部級別最高的隱蔽戰線英雄——吳石,其公開身份是臺灣“國防部”參謀次長,中將軍銜。
1950年6月10日,吳石被蔣介石下令殺害於臺北馬場町。
與吳石將軍一同被蔣介石處死的,還有其好友、時任臺灣“聯勤總部”的總監陳寶倉,在國民黨內軍銜也是中將。
吳石是福建閩侯人,生於1894年,與鄧中夏、韋拔群、葉聖陶、梅蘭芳、赫魯雪夫等同齡。
早年就讀保定軍校時,無論年終考試或畢業考試,吳石總是名列全校第一。後留學日本,畢業於日本炮兵專科學校、日本陸軍大學。1926年,吳石加入國民革命軍任少將參謀長。1942年晉升為陸軍中將,後擔任第四十四集團軍總參議。


抗戰勝利後,吳石目睹國民黨在接受日本物質與財產過程中大肆貪污腐化,十分痛恨,遂將希望轉到民心所向的共產黨身上。於是,他通過老同學、中共地下黨員吳仲禧(國民黨軍事參議院中將參議),與共產黨建立了聯繫。吳仲禧的上級,就是中共上海地下黨負責人潘漢年。
1948年淮海戰役前夕,吳仲禧要到徐州前線去“視察”。時任國民黨軍政部長辦公室中將主任的吳石對他說:“徐州剿匪總司令劉峙的參謀長李樹正是我的學生,你可以去找他。”
幾天後,吳仲禧來到徐州,李樹正親自接待了吳仲禧,還帶他到機要室看作戰地圖。吳仲禧見地圖上詳細標明了敵我雙方部隊的駐地、番號、兵種,當即用腦子默記,並說:“今天不早了,等有空還想看看,以便回國防部好彙報。”李樹正滿口答應。
第二天,李樹正派參謀帶吳仲禧再去機要室,吳仲禧趁機把主要的部署用筆記了下來。
到南京後,吳仲禧並未回國防部,而是直奔上海,把情報向潘漢年作了彙報。
淮海戰役的勝利,與吳石的幫助是分不開的。
1949年5月,吳石調任福州綏靖公署中將副主任。隨後到了臺灣,調任臺灣當局“國防部”參謀次長。
組織上給吳石的聯絡代號是‘密使一號’,聯絡人是朱楓。

1949年12月,朱楓就到達臺灣,從吳石手中取得了一只圓鐵盒,盒裏裝的微縮膠捲全是絕密軍事情報,有:《臺灣戰區戰略防禦圖》;最新編繪的舟山群島,大、小金門《海防前線陣地兵力、火器配備圖》;臺灣海峽、臺灣海區的海流資料;臺灣島各個戰略登陸點的地理資料分析;海軍基地艦隊部署、分佈情況;空軍機場並機群種類、飛機架數。另外,還有《關於大陸失陷後組織全國性遊擊武裝的應變計畫》等。
這批情報,很快就通過朱楓的手,從香港送到華東局,又送到了北京的黨中央手中。
不久,就風雲突變,災難降臨了。
1950年1月,有一個叫“老鄭”的在臺灣被捕,後尋機得以逃脫,但其筆記本不慎落入臺灣特務頭子穀正文之手。穀正文在筆記本所記記載的聯繫人中,竟然發現了“吳次長”。
“吳次長”,就是吳石。因當時臺灣的次長中吳姓者,只有吳石一人。
“老鄭”何許人也?就是中共臺灣省工委會第一號人物,曾參加過長征的我黨高級幹部蔡孝乾。
“老鄭”逃脫後,躲往嘉義農村,穀正文便派看押過此人的特務去查找。為了避免顯眼,特務們換上農民服裝,到當地後便在鄉間路上遠遠看到一個穿西裝的人。見此反常目標,特務追上去一看正是“老鄭”。
經查問,原來是“老鄭”在鄉下躲藏兩月清苦難耐,想到鎮上西餐館解饞,就顧不得著裝上的大忌。
“老鄭”第二次被捕後馬上叛變,願交待所有地下組織,只提出一個條件,即讓已同他姘居兩年的妻妹來監獄同住。穀正文聽後大笑,馬上把這個16歲的小姑娘送來。
“老鄭”也就是蔡孝乾的叛變,導致臺灣工委下屬組織全部破壞,據國民黨當局統計共抓捕1800餘人,不肯屈服者都遭處決。
吳石、吳石的副官聶曦、聯絡員朱楓、臺灣“聯勤總部”中將總監陳寶倉因之也被捕了。
陳寶倉是受中共華南局和民革中央委派而戰鬥在臺灣隱蔽戰線的,因“吳石案”,其地下黨身份才暴露了。他是河北遵化人,也是保定軍官學校畢業的,比吳石小6歲。
1950年6月10日,吳石、陳寶倉、聶羲、朱楓被臺灣當局“特別軍事法庭”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吳石等從容就義。吳石享年56歲,陳寶倉享年50歲。
國民黨當局為影響更多的人“政治轉變”,宣佈委任叛變後的蔡孝乾為保密局少將參議,蔡孝乾活到1982年病死了,終年74歲。
蔡孝乾是臺灣彰化人,1924年至1925年在中國共產黨創辦的上海大學社會科學系讀書,受到當時任教的瞿秋白、任弼時等人的思想影響。1926年7月返回臺灣,1928年參與組建臺灣共產黨,4月當選為臺灣共產黨中央委員、常任委員兼宣傳鼓動部長,同年8月為躲避日本當局搜捕,離開臺灣到了福建漳州。
1932年6月在蘇區反帝總同盟第一次代表大會上,蔡孝乾當選總同盟主任,1934年1月作為臺灣代表參加在江西瑞金召開的中華蘇維埃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並被選為主席團成員、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執行委員。10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長征,是長征中唯一的臺灣籍共產黨人。1935年10月到達陝北後,任反帝聯盟(後改為抗日聯盟)主席。


全國抗戰爆發後,蔡孝乾到八路軍總部工作,隨總部赴抗日前線,任八路軍總部野戰政治部部長兼敵工部部長,1945年9月被任命為中共臺灣省工委書記,1946年7月秘密返臺開展工作。誰知幾年後,他喪失初心,貪圖享受,經受不住考驗,成了可恥的叛徒,害死了很多革命者,罪惡可謂罄竹難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