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科比最后一程,乔丹泪流满面:我身体里某一部分也死去了(美國美中報道)

我们都知道,在无数个明天里,他仍旧会被无数个人以不同的形象无数次记起。

洛杉矶当地时间24日上午10点,那是伦敦时间24日下午6点,北京时间25日凌晨2点。但无论在哪,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在这世界上的不同角落,会有无数面屏幕同时亮起,只为再送这个名为科比-布莱恩特的男人最后一程。

资料图:球迷悼念科比。 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在斯台普斯之王永远离开的第29天,他的追悼会在这座刻下他无数图腾的场馆中举行。不同的是,属于他的舞台,从28米*15米的篮球场,变成了这块24英尺见方的平台。
  
聚集在这座平台边,他的偶像“魔术师”约翰逊来了,迈克尔-乔丹也来了;他的老队友保罗-加索尔来了,沙克-奥尼尔也来了;他的老对手保罗-皮尔斯来了,勒布朗-詹姆斯也来了;当然,还有在他过世以后,首度公开亮相的妻子瓦妮莎,以及三个心爱的女儿。
  
他们全都来了。
魔术师、乔丹悉数到场。
  
只不过这个时刻,无论是篮球之神,还是宿敌对手,抑或是骨肉遗孀,他们的身份只有一个:不愿忘记的人。当一个人不再拥有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他的生前好友,主持人吉米-坎摩尔不愿忘记的科比,是艺术家:“无数人曾被他激励,他不光是一个篮球运动员,还是一个艺术家。每一个他曾经接受过无尽嘘声的球场,他都在被想念着。”
  
洛杉矶女篮传奇,“白曼巴”桃乐西不愿忘记的科比,是并肩的战友:“我们一起挣扎,一起成长,一起庆祝。”
奥尼尔纪念科比。
  
老队友奥尼尔不愿忘记的科比,是年轻气盛的“冤家”:“你们都知道,我跟科比的关系很复杂,没有哪个队友能如此激发我……事实上,我跟科比一直都尊重彼此,爱着彼此。”
  
而作为妻子,瓦妮莎不愿忘记的科比,是她的灵魂伴侣,是她孩子的父亲:“他是NBA名宿,拿过奥斯卡,绰号黑曼巴。但对我来说,他是我的koko,我的bobo,我没办法把他看作名人和运动员,他是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父亲,我的一切。”
瓦妮莎怀念科比几度哽咽。
  
伟大高傲的迈克尔-乔丹,甚至从头到尾泪流满面:“我跟科比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他像我的弟弟一样亲,我也想努力成为他最好的大哥。”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科比。他对生活的热情是如此炙烈,以至于他人生中的每一点,都足以打动人心。而每个人不愿忘记的科比,都是我们各自记忆有关于他最精华的部分,是科比最打动人心的部分,也是科比之所以令我们难忘的部分。
  
正如11年前,同样的地点,科比在出席迈克尔-杰克逊的追悼会时说的:“每个人都知道,没有一个人曾像迈克尔-杰克逊一样,给予了世界这么多。他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为那么多人带来了那么多东西,迈克尔(杰克逊)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乔丹追忆科比泪流满面。
  
同样,这场追忆的主题被定为“生命礼赞”的原因,以及我们对科比如此不舍与怀念的缘由,都来源于此吧。
  
“科比去世以后,我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某一部分也死去了。”最伟大的乔丹,讲述了最令人共情的感受。
  
心头的热爱每消逝一点,便有一些东西从身体里抽离。把每一个热爱科比的人身体上死去的那部分拼凑起来,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永不会离去的科比吧。
科比追悼会通告图:生命的礼赞。
  
正如马赛尔-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写道的:我们记忆最精华的部分保存在我们的外在世界,在雨日潮湿的空气里、在幽闭空间的气味里、在刚生起火的壁炉的芬芳里,在每一个地方,只要我们的理智视为无用而加以摒弃的事物又重新被发现的话。那是过去岁月最后的保留地,是它的精粹,在我们的眼泪流干以后,又让我们重新潸然泪下。
  
在这个夜晚,最后一次,全世界的追随者们为了科比守在直播前。那一面面亮起的屏幕,是不会燃烧却依旧滴着泪的烛光。烛光中,人们完成了对科比最后的送别。
  
真正的送别,没有桃花潭水,没有夕阳古道,只是在和往常没有两样的清晨,有些人留在了昨天而已。
  
但我们都知道,在无数个明天里,他仍旧会被无数人以不同的形象无数次的记起。或模糊,或清楚。
  
这夜,有星滑落。

(作者:礼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