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至此!(美國美中報道)

今天看了兩條報導,實在出離憤怒。一個聲音在我腦子裏回蕩:何以至此!
一篇報導來自《財經》,題目是《專訪衛健委派武漢第二批專家:為何沒發現人傳人?》;另一篇來自《財新》,題目是《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
這兩篇報導中的幾個細節,真是讓人痛心疾首:今年1月初,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們一次又一次錯失了將火苗撲滅的機會。
《財經》的報導,是對國家衛健委第二批專家組(1月8日赴武漢調查)一位匿名成員的專訪,引述細節如下:
《財經》:第二批專家組去武漢調查,武漢方面提供的資料裏,難道沒有醫護人員是否被感染的資訊嗎?
專家:沒有。後來根據媒體報導,其實那時候已經發生了醫務人員感染的案例。
《財經》:“人傳人”在這種傳染病裏是最核心的一個要素。
專家:很關鍵很關鍵,我們一直懷疑有“人傳人”,但就是沒有證據。
《財經》:沒有證據是因為他們不提供還是提供的素材不夠?
專家:沒有告訴我們實情,從現在真實的情況看來,他在說謊。
《財經》:既然有懷疑,為什麼沒有直接向當地的政府或者醫院發問?
專家:當時我們討論的時候,我們讓他如實報。衛健委的領導當場就說了,他說,“你們是不是懷疑我瞞報啊?”他公開反問我們,專家組的都在場。他都這麼說了我們還能說什麼?
再引《財新》報導中的兩個細節:
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資訊,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
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佈了一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
這份國衛辦科教函(2020)3號文進一步規定,各相關機構應按省級以上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並做好交接手續;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資訊;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並妥善保存有關實驗活動記錄及實驗結果資訊……
如果上述兩條報導屬實,那麼可以得出結論:一定有人在1月初就已知病毒存在“人傳人”的情況;無論出於何種目的,一定有人在1月20日(鐘南山宣佈可以“人傳人”)之前,對一些重要資訊進行了隱瞞!


有意思的是,就在前兩天,我還讀到了《財經》的另一篇報導:《傳染病網路直報系統投資了7.3億,為何失靈了28天?》報導稱:
中國在2003年SARS疫情之後,由中央和地方共同投資約7.3億元建立的“全國傳染病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監測資訊系統”。但在1月24日新功能上線之前,網路直報系統並未充分發揮應有的作用。
坦白說,我根本不關心這套系統到底花了多少錢,它就是花了73個億都沒關係:與2744條人命比起來,這點兒錢根本不算啥!
問題是,除了這個失靈的直報系統,我們的衛健委專家們,兩個專家組,先後前往武漢,前後20天,硬是沒能得出“人傳人”的結論。
我的一位朋友講,就是隨便找個負責任的實習生,去醫院看看當時發熱門診人數的巨增,很可能都可以得出“人傳人”的結論。“至少,你會對當時奇怪的情況能夠有非常明確的懷疑吧。”
但是,很遺憾,並沒有!
更詭異的是,基因測序公司接到的那個“神秘電話”,是哪位官員,出於何種目的,依據哪條法律下達的“不得再檢”指令;1月3日國衛辦3號文的“進一步規定”的依據是什麼?這個阻止了資訊流動的檔是否合法合規。
今天上午,鐘南山院士在發佈會上說:這次暴露的短板,我們CDC(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了,只是個技術部門,CDC的特殊地位並沒有得到足夠重視。
從鐘老爺子的發言中,我讀出了深深的無奈。
那麼多職能部門,那麼多程式上精巧的設計,那麼複雜的“直報系統”,那麼多人……整個“系統”硬是沒有人大聲說出真相,硬是眼睜睜地看著一團火苗燒成了熊熊烈火。
不久前,貳條曾有幸參觀過一座核電站。我跟他們負責人說,我剛看了《切爾諾貝利》,其實挺擔心核電的安全性。


這位負責人指著控制面板跟我講,你儘管放100個心!我這裏至少有三套可以隨時停堆的方案:按下這個按鈕,反應堆立刻就可以停堆;如果這個方案失效,按下這個按鈕也可以立即停堆,這兩套控制系統是完全獨立運行的;即使萬一萬一萬一萬一,我特麽倒楣透頂,這兩套控制系統同時失效,我還可以手動停堆。“三套方案都失效的可能性,不可能有!”
我想說的是,我們的傳染病直報系統,有沒有類似於確保核電安全的ABC三套應急處置方案:如果A方案失效,有沒有B方案;如果B方案也失效,還有沒有C方案?ABC三套方案,有沒有同時失效的可能性?
都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我只想問:何以至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