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无症状感染者携带病毒超3周,14天隔离后仍有传播风险(美國美中報道)

在3月27日举行的“病毒演变、进化、传播的基础研究防治实践(从SARS到COVID-19)”研讨会上,多名专家探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无症状感染者存在的隐患
会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新冠肺炎上海专家治疗组高级专家组组长张文宏谈到,无症状携带者身上携带的病毒延续时间会超过三个星期,隔离期结束后若病毒仍是阳性,会造成极大传播风险。这是我国进入疫情防控“下半场”的一类重要监测目标。

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难应对的病毒,它的传播力很强,虽然年轻人感染后的重症率很低,但整体重症率明显高于流感,而且存在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他们没有临床症状,病原学检测却呈阳性,给疫情防控带来了挑战。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进入“下半场”,如果无症状感染者没有被及时发现和隔离,就存在社区传播的隐患。在张文宏看来,这正是新冠病毒的“狡猾”之处。
留学生、华侨要不要回国?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至美东时间27日17时13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100717例。美国超过了中国和意大利,成为确诊数最多的国家。近日,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在线解答留学生、华侨华人抗疫问题。

张文宏说,并不是病例数越多说明防控越差,相反病例数多的地方恰恰可能是因为检测更到位。“比如,纽约州病例数大幅度增长,事实上跟检测到位是有直接关系的。所以,如果你在一个地区看到病例数很多,你也无需为检测担心,这说明医生具备非常充足的检测能力。”
“瞎混”风险很高
张文宏介绍,中国两个多月的防控积累出第一条经验就是,疾控人员对病例的追踪不遗余力,但要在美国做到这样比较难。
其次,美国年轻人有大量的社会活动,很多年轻人每天主要的事就是两个字——“瞎混”。“瞎混”就是感染最大的风险。美国人普遍不戴口罩,英国人也是,一到晚上酒吧里就人员密集。你难以想象,啥事都没有,拿着一杯啤酒可以跟你聊一个晚上,这种情况传播的风险就极大。
美国人不戴口罩怎么办?
张文宏说,不光是美国人,欧洲人也不爱戴口罩,但中国人都戴口罩,日本人也习惯戴口罩。戴不戴口罩取决于各国的文化习惯和防护效率。在美国要叫人戴口罩,一般没人会理睬你。
张文宏说,在美国,口罩首先是给生病的人戴的,避免他把含病毒的泡沫吐到你脸上;第二是给医务人员戴的,医务人员不能倒下。当地华人不得不站在当地风俗习惯的角度想问题,“不要为了戴不戴口罩就大动肝火,每个国家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

美国疫情拐点什么时候来?
张文宏分析,全世界很多地方的拐点都能计算出来,就是计算传染病基本传染数R0值,没有到高峰就谈不上拐点。美国的高峰,取决于最近美国采取的那些非常严厉的应对紧急事件的响应。“比如美国盐湖城,在仅有300例确诊病例时实施紧急措施,可以有效阻断传播。早期病例上升期是最佳时机,错过后,美国有些地方已出现了社区传播。”
为什么美国现在增长这么快?张文宏认为,是因为失去了早期防控的最佳时机。现在只能采取居家隔离来延缓传播,能不能起效取决于政策能否执行到位。如果能够做到充分的隔离,新冠肺炎一定能够控制住。
疫情的控制取决于“最差的国家”,而非“最好的国家”。“如果欧洲控制得不好,即使美国控制得再好也是没有用的。人类最终一定可以战胜疫情,有中国和意大利经历了医疗资源不够之后又补救的经验在前,新冠肺炎疫情最后一定可以控制住,“只不过要看付出多少的代价。”张文宏说。

留学生现在要不要回国?
张文宏说,留学生判断该不该回国,基本的原则首先是“现在需不需要待在美国”。如果医疗保险无法覆盖到新冠肺炎治疗并且在美国也没有要紧事,可酌情回国。如果在美国有事,就不一样了。“在外面的想回家,但如果回家久了以后,发觉在外面也没啥事,而且发现已经耽搁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到时候又开始后悔了。”
张文宏还提醒,机舱是高风险的病毒感染地,封闭机舱里有传播病毒的风险。如果不是近距离接触确诊患者,则不必戴护目镜、穿防护服。感染风险最大的场景是在登机前,一定记住要勤洗手。(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