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资讯 丨 美国开启医师移民绿色大门,鼓励医务人员赴美工作(美國美中報道)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7日上午7时左右,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2404例确诊数居全球首位,死亡1201 例。较前一天上午7时,新增确诊病例达17119例,新增死亡病例275例。

伴随疫情加速蔓延,美国多地出现了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其中纽约州的相关情况最为突出,目前,该州确诊病例已经超过3万例,医院床位、呼吸机、医务人员数量都面临巨大缺口。

美国发工作签证号召全世界医护人员赴美支援

新冠状病毒大流行给美国当局已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美国医疗保健体系已紧追不上,美国领事局已于日前正式发布求援信息,召唤全世界医护人员赴美支援:我们鼓励专业的医务工作者申请工作签证赴美工作,尤其是在COVID-19疫情期间有治疗感染患者工作经历的人士。已经持有H和J-1签证的在美医务工作者,希望他们能对美国的疫情伸以援手。J1签证持有者,一次可以呆在美国长达一年时间,最长在美可呆7年。

在3月20日,美国国务院网站才发布声明,为了应对疫情,全球范围内的美国使馆将暂停常规签证业务,包括移民及非移民类签证。然而,昨日又呼吁全球医护人员申请美国工作签证,而且并无明确信息要求当前赴美的医护人员必须拥有美国医师执业证书和达标的英语成绩,只要是在COVID-19疫情期间有治疗感染患者工作经历的人士就可以用工作签证的方式先进入美国,在美国工作,之后在工作期间再递交移民申请就可以了。美国在应对COVID-19大流行期间,医疗保健人员配置机构也手忙脚乱,因为冠状病毒来自各大医院的激增了30%的临时医生申请,使得美国再次紧急向全球招揽医护人员,也反映了美国一直以来的医师短缺问题。

源自travel.state.gov

甚至在COVID-19大流行袭击加州之前,许多加州医院就难以雇佣足够的员工来应对该州不断增长的老年人口。未来卫生人力委员会2019年的一份报告(A 2019 report from the Future Health Workforce Commission)预估,加州在未来10年内至少需要再雇佣4100名医生和60万名家庭护理人员,以解决人员短缺问题。但是,随着更多的医务人员接触到冠状病毒,并被迫留在家里休假,这些预测的数据将再度增加。

报告中委员会的10项举措:

▪ 到2030年消除加州的初级保健短缺,尽可能消除精神病专科医生的短缺;

▪ 增加卫生工作者47000多人;

▪ 增加卫生专业的多样性,从代表性不足的社区产生约30000名专业人员;

▪ 培训14500多名医生、护士和医生助理,其中包括3000多名少数民族裔医护人员;

▪ 增加来自农村和其他服务不足社区并在其中培训的卫生专业人员的供应;

▪ 扩大社区卫生工作者、推广者和同伴提供者的健康外展和预防作用——这些工作者在社区中拥有一些最值得信赖的关系

冠状病毒对医生的需求激增

Ryan Larkin 是MDStaffers的首席运营官,这是一家医疗行业的职业介绍所,帮助医院和诊所暂时填补空缺职位。Larkin表示现在全国各地对医生和护士的需求量,是他们从未见到经历过的。

“我们说的是20%-30%的增长需求。而任何一家医院的临时医生申请数量都将会翻倍增长,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正在加剧出我们已经存在了很久的医疗保健系统的矛盾。”Larkin说。

着重保护医务人员

为了防止受到新冠病毒影响,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圣玛丽医疗中心和凯萨医疗机构都安排了一些医务人员提前休假。“我们比我知道的任何其他司法管辖区都准备更充分。”旧金山公共卫生主任Grant Colfax如是说。

“部分医务人员已经受到感染,这也是必须减缓传播和保持医务人员队伍的众多原因之一。”圣克拉拉县长Cindy Chavez说道,该县计划通过限制访客进入医院以及优先安排部分医务人员进行检测来保护医务员工。而正在搭建的帐篷,准备用来治疗医院外的病人,这也将增加该县对医生和护士的需求,“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依赖医务人员。”她补充。

而本来就严重缺乏的姑息治疗专业医生,在这个情况下变的更加迫在眉睫。据美国《Health Affairs》期刊的研究显示,如果美国卫生政策没有重大改变,这个情况在未来的25年内都无法解决。

杜克大学Arif Kamal博士领导的研究表明,约三分之一的姑息治疗临床医生已经精疲力尽,约五分之二的临床医生已经在56岁或以上年龄,这使得医生严重短缺问题会在不到十年的时间提前到来。目前,约有7600名医生通过了姑息治疗委员会的认证,并已完成医院实习,来自包括肺病学、肿瘤学和初级保健在内的各种医学学科。

但姑息治疗的专科医生数量并没有增加,他们在治疗重病患者在团队中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杜克癌症中心(Duke Cancer Center)的医学肿瘤学家兼姑息医学专家Kamal和他的研究伙伴在分析报告中写道:“我们的数据模型揭示了一个即将到来的‘劳动力低谷’,医生人数不断下降,如果不改变政策,现在的医学水平将会不断下降,直到2045年才能恢复到目前的水平。

大多数研究表明,在人口老龄化的情况下,具有姑息治疗专业知识的医生是至关重要的,众所周知,专门的姑息治疗可以改善那些生命垂危的重病患者的健康状况。

杜克大学研究人员去年秋天在他们的研究中使用了2018年的劳动力数据和2000多份对专业临终关怀和姑息治疗临床医生的调查发现,在所有被调查的情况下,这个短缺的情况下甚至会影响到那些有资格享受医疗保险的人,特别是那些引发了对这些病人中病情最严重的人需要更多医疗服务和姑息治疗的人。美国每天有超过10000名年满65岁的老人,享受着医疗保险。

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写道:“由于医生供应不足,加之越来越多的医疗保险受益人老龄化,对姑息治疗的要求也显著上升,所有的情况都显示,患者与医生的比例至少在25年(2020-45年)内恶化。”。

同时,研究人员指出,治疗病患的临床医生的工作量增加,导致这些专业临床医生的精疲力尽,也会引发很多问题。

医生、教学医院和医学院一直在多方面推动增加所有学科的住院名额。美国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多年来一直敦促国会取消自1997年《平衡预算法》(Balanced Budget Act)颁布以来对住院医师名额的医疗保险基金上限。

“AAMC的最新分析显示,预计的医生短缺仍然是真实的和显著的,到2032年缺口将达到122000人,”AAMC的首席卫生保健官Janis Orlowski博士说。“为了帮助解决这一短缺问题,现在美国参众两院都有两党的法案,将在五年内每年增加至少3000个医疗保险支持的住院医生职位。”

首先,我们已经尽力在解决医生短缺的问题。”医学博士Edwin Leap说道,“我们没有足够的初级保健医生或专家。在医疗保险(资助住院培训)同意增加医学院毕业后培训的医生数量之前,我们将继续短缺。不幸的是,我们有相当数量的年轻医生,他们在医学院投资金钱和时间,但却找不到实习机会。我们称他们为“研究生医生(GME,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我们应该在使用NP(Nurse Practitioner)和PA(Physician Assistant)从业者时找到使用他们的方法。他们在毕业时接受的教学和临床教育比新的NP和PA毕业生多。”

这不仅因为我们的医生太少,而因为一场流行病使我们缺少更多的医生,很多病患会因此而受到疾病的折磨。

另一个问题是,医生在医院工作(获得“认证”)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最近为一份新工作做了一些认证工作,我发现,医生需要填写成堆的文件,并且必须发送各种证明和验证的副本等等。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方法来在危机时刻做到这一点,我建议每个州都应该有一个中央应急认证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商业化和共享。因此,例如阿拉巴马州一家小医院的所有医生都病倒了,宾夕法尼亚州的医生就可以来工作,只需点击和文件传输就可以完成。

另外,我们应该开发一种更好、更统一的方法,利用前面提到的那些在危机时期非常愿意填补、学习和获得报酬的研究生医生。

最后,我们需要支持美国市区以外的中小医院。在国家危难之际,它们就是后援。在疾病大流行中,大医院的教学中心一定是难以应付的。从战略上讲,美国需要在郊区和农村社区选择一些充满活力、人员充足的小型医院。不仅是针对流行病,也针对自然灾害、恐怖主义甚至公开战争。(来源:宏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