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陷入抗疫苦战(美國美中報道)

美国在遭遇新冠疫情的大规模袭击后,

也开始迸发出极大的活力和韧性

3月30日,美国海军医疗船“安慰号”抵达纽约,以缓解纽约医疗系统应对新冠疫情的压力

美国陷入抗疫苦战

文/黄严忠

发于2020.4.6总第942期《中国新闻周刊》

人类与病菌的缠斗可以追溯到10万年前。根据著名历史学家威廉·麦克尼尔(William McNeill)的观点,这种此消彼长的动态平衡在人类文明的演进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而另一位当代人类学家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则进一步向我们阐明了病菌是如何影响不同文明和国家之间竞争结果的。

在2020年春天的这场与新冠病毒的遭遇战中,中国以雷霆万钧的防堵措施,取得了抗疫战争的阶段性胜利。而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的美国,却因为一开始的轻敌和懈怠,正在陷入一场百年未遇的抗疫苦战。

从3月26日开始,美国成为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截至目前,美国共报告确诊病例超过16万例。根据美国权威公共卫生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的估计,美国可能会有10万~2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普遍的看法是,未来两至三周,疫情将在纽约地区达到峰值,现有的医疗资源和防控措施都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不仅如此,由于疫情的蔓延和“社会疏离”措施的执行,大量中小企业在苦苦挣扎中,美国单周失业人数已经突破330万, 远超过1982年的历史最高水平(69.5万),进入经济衰退已成为大概率事件。

不过,黑暗中总有一线光明。如同在遭遇珍珠港和9·11袭击后的反应,美国在遭遇新冠疫情的大规模袭击后,也开始迸发出极大的活力和韧性。3月6日,特朗普签署法案,联邦政府拨款83亿美元用于应对新冠病毒。3月13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国家机器开始加速运转起来。在联邦应急管理局的支持下,国防部要求美国陆军工程兵紧急出动,在72小时内修建5个野战医院,每个医院有248张床位(其中48张是重症监护病床)。3月27日,特朗普援引《国防生产法》,命令通用公司增加呼吸机的生产。同时,国会通过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2万亿美元)的经济纾困方案。

3月30日,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医疗船“安慰号”抵达纽约。船上有近千名医务人员,1000张床位可用于诊治常规病人。同一天,陆军工程兵在不到一周时间内建成的野战医院也投入使用,医院能容纳1000张病床,下周能达到3000张的规模。美国打算建181个这样的医院。

在社会层面,民众开始自发参与到抗疫行动中。纽约州长库莫不久前发出呼吁,征召医务人员自愿报名参与抗疫,结果三天内就有4万人报名。目前支援纽约的志愿者已达到6万之多。捷蓝(Jetblue)航空公司免费承运前往纽约等严重疫情区的医疗志愿者,租车公司赫兹(Hertz)表示为医护工作者提供免费车辆,而多家酒店也提出为志愿者提供免费住宿。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的医学院学生提前毕业,加入到抗疫第一线。

一些革命性的新技术得到迅速应用。上周五,雅培(Abbott)公司宣布其开发的只需5分钟就能出结果的快速检测法已获得美国食药监局(FDA)的紧急批准,将于4月1日投放到一线医院,每天可检测5万份样本。在笔者居住的新泽西州,华人社区积极为医院捐赠急需的N95口罩,并自愿组团为老人、病人买菜购物,以及提供各种方便。

未来数周,由于病毒的持续蔓延,加上测试能力的显著提高,可以预计,美国确诊病例还会继续上升。疫情的拐点能否在两到三周后到来,取决于现有“社会疏离”措施是否得到有效实施。现在最大的风险是对轻症或无症状患者的外出没有严格限制,这种情况可能会推迟美国新冠疫情拐点的到来,并延长对社会经济的负面影响。

1918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威尔逊专注于应付欧洲战事,对那场始于美国的西班牙流感竟然未置一词,许多地方政府陷入瘫痪,市民自发组织的团体在这些地方行使了实际权力。结果,最终有67.5万美国人在那次疫情中丧生,超过了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到了1919年底,即一次大战结束后一年,这场世纪大流行才趋近尾声。当时,美国虽然被病毒“揍得鼻青脸肿”,但政府仍保持稳定,经济也开始了空前迅速的恢复。

2020年这次新冠大流行,对美国来说是重振国力的机遇,还是迈向衰落的起点?对于这个宏大的问题,也许只有时间才会告诉我们答案。(文: 黄严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