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點將,派專機接進京,總理交待: 一刻也不能耽誤,嚴格保密(美國美中報道)

1950年10月4日午後,一架銀灰色的蘇制伊爾-14型民航機降落在古城西安機場。機械師匆匆對飛機進行了一番例行檢查,緊跟著,兩位神秘的”旅客”登機後,飛機又雷鳴般地怒吼起來沖上藍天,旋即隱沒在彩雲之中。
偌大的機艙裏,端坐著西北軍政委員會主席彭德懷,還有他的一位隨行秘書。
彭德懷一頭霧水緊急召進京,一刻也不能耽誤,還要嚴格保密
半小時前,正在西北軍政委員會辦公室埋頭審閱西北地區三年經濟恢復計畫,準備赴京向中央彙報。突然,中央派來的幹部請他火速進京。他不由一愣:”什麼事,這麼緊急匆忙?”來人回答說:”不清楚。周總理交待說,飛機一到西安,就馬上接彭總來,一刻也不能耽誤,還要嚴格保密。”


此次中央召他緊急赴京,究竟是什麼任務呢?此刻,彭德懷頭枕在座椅的靠背上,輕輕地合上眼睛,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出於一個軍事家的歷史責任感,朝鮮戰爭一打起來,彭德懷就密切關注著朝鮮半島的戰事和整個國際局勢的變化,他叫軍事秘書楊鳳安跑遍古城西安,弄到一幅很大的朝鮮半島地圖,每天根據戰報在圖上簡單標出雙方軍事態勢。而現在看來,朝鮮戰局已急劇逆轉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此次進京會不會與朝鮮局勢有聯繫?如果真的如此,看來時間會很緊的……


就在彭德懷這樣沉思之際,飛機已在北京西郊機場上空盤旋了。下車後,彭德懷直接開進中南海,頓時震驚了:正面的大沙發上,端坐著毛主席,左右兩邊的沙發裏坐的是劉少奇、陳雲等同志,毛主席對面的沙發坐的是朱德、賀龍、陳毅、林彪、葉劍英、聶榮臻等高級將領。這場面,與其說是政治局擴大會議,倒不如說是一次最高軍事會議。


討論出兵援朝意見不一,彭德懷的發言使與會者為之一震,主席下定決心點將彭德懷出兵
“老彭呀,你來得正好。”毛主席起身與彭德懷握手,純厚的湖南鄉音頻頻傳進彭德懷的耳中:”我們催你趕快來,是很急,可是也沒有辦法,美軍已越過三八線了,出兵援朝迫在眉睫,我們正在討論出兵的問題。”頓時,與會人員的目光都轉向彭德懷,他欲開口時猛然想到來京前,腦子裏想的大部分是開發大西北的事,這會側耳靜聽更好一些。


散會後,彭德懷走進房間深感疲憊,他反復思考著毛主席和周總理的話,”別人處於國家危急時刻,我們站在旁邊看,不論怎麼說,心裏也過。假如我們採取消極防禦的辦法,那是不行的。消極防禦也要花很多錢”……他反復思索後,最終認為出兵援朝是正確的,他堅決擁護毛主席和周總理出兵援朝的英明決策。
第二天上午9時左右,毛主席派人到北京飯店接彭德懷,想聽聽他對出兵援朝的意見。毛主席說:”老彭,昨天你沒來得及發言。新中國剛剛成立,面臨的問題很多,確實是非常困難的,但現在美軍快到鴨綠江邊了,我們應該發揚國際主義精神,無私地援助朝鮮同志,這是援朝,也是衛國,唇亡齒寒嘛!”
彭德懷靜靜地聆聽著主席的每一句話。幾十年來,他跟隨主席南征北戰,對主席是非常瞭解的。他知道,主席決心下定了,於是便坦誠地說:”主席,昨晚我反復考慮,贊成你出兵援朝的決策。”毛主席為彭德懷堅定的態度所打動,連說:”很好,很好。”同時鄭重的說道:”我們的意見,這擔子,得你來挑,你思想上沒有這個準備吧?”


他沉默片刻,對這突然壓在他肩上的重擔,當即極爽快地回答:”要說思想準備麼?確實一點也沒有,但我服從中央的決定。我還不服老喲。”毛主席的眼神中流露出信任和期望。他進一步叮囑彭德懷一番後,說:”德懷同志,有你去我就放心了。現在美軍已分路向’三八線’北冒進,我們要儘快出兵,爭取主動。”
10月5日下午,對是否出兵援朝的問題,再次進行討論。在仍有兩種截然相反意見的情況下,彭德懷的發言使與會者為之一震——”美國佔領朝鮮,威脅我東北,又控制我臺灣,威脅我上海、華東,如果要發動侵略,隨時都能找到藉口。如讓美軍佔領了朝鮮半島,將來的問題更複雜,所以遲打不如早打。”
事隔30多年之後,聶榮臻元帥在其回憶錄中寫道:彭德懷同志10月4日到北京,第二天又參加了政治局會議。彭德懷同志歷來勇敢果斷,中央決定他去指揮志願軍,他表示堅決執行命令。彭德懷在會上的堅決態度,給我以深刻印象。”
這天深夜,彭德懷和毛主席、周總理研究了出兵方案後,匆匆回到北京飯店下榻處,他躺在彈簧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後來把床上的被褥、床單、枕頭統統搬到地毯上,還是輾轉不寧。
主席點將彭德懷的時候,彭卻不知道是周總理起了促成作用
那是幾天前的一個晚上,研究朝鮮戰局發生的急劇變化之後,毛主席對周總理說:”恩來,下一步考慮由誰領兵入朝,要好好想一想喲!”


“我正在考慮這件事情。”周總理鄭重地說。接著補充道:”想好了,就立刻向主席彙報。”周總理躺在床上,思綿綿而神馳,時而陳毅,時而賀龍,思維分外活躍。最後,他把思索的焦點集中在彭德懷身上。這麼思索著,周總理不知不覺地想起了崢嶸歲月裏的一幕幕情景:
1935年10月間,中央紅軍勝利結束二萬五千裏長征,取得了戰略轉移的落腳點。沒料到,剛剛停腳,一路尾隨紅軍的馬鴻賓、馬鴻逵和東北軍騎兵部隊就來進犯,妄圖乘紅軍立足未穩之際予以殲滅。毛主席、周總理、葉劍英和彭德懷聚在一起,研究如何打好這一仗。毛主席說:”我們進到蘇區,決不能把敵人帶進來,要把敵人打掉。”在彭德懷的指揮下,紅軍指戰員奮勇迎戰,把半邊天都染成了灰色。就在這時,毛主席乘興賦詩一首贈彭德懷,讚揚他的雄才大略和指揮藝術:
山高路遠坑深,
大軍縱橫馳奔。
誰敢橫刀立馬?
唯我彭大將軍!


現在,朝鮮的山也很高,路也很險,溝也很深,而且美軍的坦克正縱橫馳騁——那麼,誰敢橫刀立馬呢?遠在大西北的彭德懷,如一把絲縷,把周總理的心緊緊系絆住。他的思緒又馳騁在當年的西北戰場上。
時值1947年3月,胡宗南的十幾萬兵力,利用其優勢裝備,氣勢洶洶地殺向邊區。正當延安處在敵人重兵壓境的情況下,彭德懷臨危受命,擔當起拖住胡宗南集團,保衛陝甘寧邊區,進而解放大西北的重任。在廣闊的西北戰場上,彭德懷指揮不到三萬人的英勇子弟兵,開始了轉戰陝北的壯舉。
面對氣勢洶洶的美國侵略軍,誰敢橫刀立馬呢?終於,周總理選定彭德懷。很快,他到毛主席那裏談了他的鄭重思考,還低吟了毛主席當年贈彭德懷的那首詩,然後十分鄭重地說:”我看,德懷同志應是抗美援朝大軍統帥的最佳人選!”


像是有了什麼共識,等周總理的話一落音,毛主席高興地說:”恩來,你與我想到一起了,我們所見略同喲!”稍頃,毛主席果斷拍板,聲音鏗鏘有力:”好,就這麼定了!”
從朝鮮回國後,戰功卓著的彭德懷曾詢問周總理:”總理,我領兵入朝的事,聽說是您向主席舉薦的,有這麼回事嗎?”周總理微微點了點頭說:”你出來掛帥是眾望所歸嘛,主席和我商量過這件事,我談了自己的意見,是主席最後拍的板,才讓你率兵出征的。”


聽到這裏,不愛開玩笑的彭德懷也打起趣來:”總理,我這塊勳章(指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授予的一級國旗勳章)也應該有你一半喲!”頓時,周總理臉上掠過一絲自謙的笑意,說:”哪里,哪里,不能這麼講嘛!”
彭德懷聽了開懷大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