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歲英雄李蘭娟的婚姻秘密: 一家兩院士,新婚之夜火車站打地鋪(美國美中報道)

李兰娟院士

2020年最火的女性是誰?
73歲的李蘭娟院士毫無疑問拔得頭籌。
古稀之年,一頭銀髮,臉上深深的護目鏡壓痕,每天只睡三小時,是她留給人們最深刻的印象。
和她同年齡的老人,早都選擇了在家含飴弄孫。但是,作為中國感染病學科唯一的女院士,在武漢爆發新冠疫情之際,她在繼2003年SARS之後,再一次沖到了最前線。


人們選擇向後退,她選擇向前走,人們選擇明哲保身,她喊出“封城”的提議。
她和第一批到達武漢的專家們,在最危急的時候,頂著壓力,做出了正確的決定,幫助我們遏制了疫情的大規模蔓延。
沒錯,她就是果敢又這麼硬核。
那麼,她的婚姻又是如何呢?
人們慣常以為,能幹的女人必然強勢、強勢的女人必然不好相處,不好相處的女人必然婚姻不幸。
而李蘭娟院士與丈夫的婚姻,卻幾乎不吵架,始終處於恩愛狀態。她說:我對和先生的結合非常滿意。
不過,如果你要以為她的丈夫只是岌岌無名之輩,需要仰仗她生活,因而處處讓著她,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李蘭娟院士的丈夫鄭樹森,他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是我國著名的器官移植專家,引領著我國器官移植和肝膽胰外科學科的發展。
一家兩院士,在中國科學界也只有幾對而已。那麼,他們是怎麼做到這麼多年事業、家庭兩不耽誤的呢?
首先,興趣一致,價值觀匹配;
李蘭娟小的時候家裏非常貧苦,學習成績優異的她因為上不起學,曾兩次主動輟學,高中畢業後她回鄉教書。看到很多鄉親們經常腰背疼痛,就自學了針灸。由於懂一點針灸,又來被大家推薦來做村裏的赤腳醫生。後來,她得到機會上大學正式學醫,畢業後和鄭樹森分到同一所醫院工作。
而她的先生鄭樹森也和她一樣,都幹過赤腳醫生,深知農村患者的不易。遇到家境貧困的患者,他常常自掏腰包,還想盡辦法為患者減免醫藥費。這些,都得到了李蘭娟的配合和支持。
李蘭娟說:在一起時,我們很少討論家庭瑣事,更多的話題是圍繞工作展開。
可以說,正是由於相似和成長經歷,對醫學和助人事業的熱愛,才讓他們有機會相遇相識相愛。


其次,亦步亦趨的成長和進步
翻看兩個人的履歷,我們就能看到,兩個人在前進的路上亦步亦趨的過程:
鄭樹森留校任教,李蘭娟就在醫院裏做主治醫生;
鄭樹森獲得碩士學位。李蘭娟就申請到了人工肝治療重型肝炎的青年科研基金,開始進行人工肝技術的研究。
鄭樹森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4年後,李蘭娟也當選了;
鄭樹森作為參與全球“肝癌診治指南”的制定,又當選為法國國家醫學科學院外籍院士,李蘭娟則帶領團隊斬獲大小科學技術獎 。
舒婷在詩歌《致橡樹》裏寫道:
我如果愛你······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愛,是我欣賞你,仰慕你,
長久的愛情是,你很好,但我也配得上你。
再次,相互理解,抓大放小,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
如果你的新婚之夜是在火車站廣場打地鋪,你能接受嗎?
如果你和你的愛人日常的相處是清晨出深夜歸,每天只能一起吃早餐,你可以接受嗎?
我估計很多人沒法想像。


但這些事情,都真實地發生在鄭樹森和李蘭娟的生活:
新婚當天,夫妻倆接到電話,說鄭樹森父親的身體狀況不好,兩人連夜往回趕。由於當時沒有直達老家的火車,他們只好在火車站中轉過夜。“我們把鋪蓋往地上一鋪,就這樣在火車站度過了新婚第一夜。”回想起來,李蘭娟至今記憶猶新。當時條件雖然艱苦,但我心裏卻是甜蜜的。
8點準時上班,深夜一兩點鐘回家,雖然在同一家醫院工作,但一天中我倆唯一的交流時間是起床後抵達醫院前的這一點時間。早餐是一天中我倆唯一在一起吃的一頓飯。
他們在工作上刻苦鑽研,專業和技術上都做到了頂尖,但是,在生活中,依然有很多美中不足的地方:
鄭樹森常常找不到家裏的東西,炒青菜不放油只放水,麵條下鍋的時候也不等水開。
李蘭娟也稱不上賢妻良母,一年只在大年三十做一頓飯,家務也很少做。
但是,他們的處理方法是:
雖然我常拿這些和他開玩笑,但我從來沒有介意過。我先生也從沒有抱怨過我,就算晚上下班再晚,他也會等我一起回家。


在生活中,有缺點、有不如意,有遺憾,太正常了。
但是,他們婚姻的可貴之處就在於,他們可以互相理解,不抱怨、不過分要求,知道什麼是兩個人的關係中最重要的部分。
用李蘭娟的話說,就是:選擇一個人共度一生,就要做好和他同舟共濟的準備。
然後,看到並欣賞對方的優點
對於丈夫鄭樹森,李蘭娟不吝讚美之詞。
“他的手很巧,技術精湛,是外科的一把刀;關鍵時刻比較有思路,對醫院的管理也很放手;他還很有愛心,因為自己出生清寒,遇到家境貧困的重病患者,他常常自掏腰包,還想盡辦法為患者減免醫藥費……”


武漢抗疫臨行前的晚上,丈夫做了一段飯,李蘭娟還美滋滋地發朋友圈秀恩愛。
她拍下丈夫做飯的背影,幽默地說:“今天我輕鬆了,可以不燒年夜飯了,由鄭院士替代,手術刀改廚房刀。”
而這,已經是鄭樹森院士第三次送她上抗疫一線。
你是更願意為一個可以欣賞你的人改變和付出,還是願意為一個總是貶損抱怨你的人付出呢?鄭樹森和李蘭娟的愛情給了我們很好的示範。

李兰娟院士青年时

最後,看到和享受生活中的“小確幸”
其實,院士夫妻的婚姻也有很多遺憾,比如太忙了,太辛苦了。沒有辦法更多地照顧彼此和照顧家庭。但是,事業和家庭,位置越高,責任越大,事業和家庭,在很多時候,就是很難平衡。
所以,怎樣享受難得的相處時光,抓住生活中的“小確幸”成為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李蘭娟最大的愛好是看電影,看越劇。但因為忙於事業,結婚40多年,從未去電影院看過一場電影。
鄭樹森喜歡婺劇,李蘭娟陪著他看了幾次,也喜歡上了。
所以,只要市里有演出,她都盡可能陪先生一起看,雖然他們每次都會遲到。
李蘭娟說,她眼中的理想婚姻就是:志同道合,人生道路上互相扶持,彼此溫暖。

周旋有話說:
根據民政局的數據統計,離婚率近十年來每年都在遞增。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相處相伴一生,竟成了一種奢侈。
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也就是說,雖然每個家庭、每段婚姻、每個人面臨的現實情況會有所不同,但是,如果要經營長久美好的相處,就都需要滿足一些共同的原則和規則。
李蘭娟和鄭樹森兩位院士以初心堅守將近50年,他們的婚姻經驗是值得我們可以借鑒和學習的。
愛,真的可以很簡單。
只要我們:對自己多一些要求,對對方少一些抱怨;對瑣事多一些寬容,多他人多一份欣賞。
願我們都能收穫長久滿足的親密關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