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首次整個軍起義,曾澤生軍長不降反升 1955年授予開國中將(美國美中報道)

曾泽生

曾澤生和六十軍的領導人是從圍城到了十分危急的9月中開始考慮自己出路的。蔣介石要派來援軍已絕無可能,長春絕不可能再守下去,也絕不能突圍出去,滇軍要想再行入關也是絕無可能。後來,他們逐步下定了起義的決心,從9月26日開始,他們進入了起義的準備時期。

右为曾泽生

六十軍要起義,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對付新七軍和名義上屬於六十軍的暫編五十二師,因為這是以自己的兩個師對付對方的四個師,馬虎不得。其次是能否爭取鄭洞國一道起義,或至少要爭取鄭洞國不以武力來反對。10月13日,曾澤生、白肇學、隴耀三人在六十軍軍部進行了實質性的研究,做出了以下決定:
(一)派曾經被解放軍俘虜過的五五一團團長張秉昌和五四四團副團長李崢先作為代表持三人共同署名的信件出城與解放軍聯繫接洽;
(二)接洽妥當後,即於16日夜開始行動;
(三)對新七軍進行佈防,並同時對其軍師級軍官送信進行規勸和警告,對其士兵進行喊話,說明六十軍起義的原因,爭取其同情與支持;
(四)對暫編五十二師以武力加以監視,並先行扣留其師長和各團團長,爭取挾制其就範;(五)派出糾察隊維持社會治安;
(六)做好處理傷病員和後方人員的準備。


10月16日夜,六十軍在曾澤生軍長的率領下按原定方案舉行起義,起義指揮所設在五四五團團部所在地裕昌源麵粉廠(曾澤生起義之後才知道,這個團的副團長趙國璋就是中共地下黨員,團長朱光雲是我黨地下組織的發展對象,五四五團也正在主動與我軍圍城部隊聯繫起義,我軍要五四五團停止單獨起義,全力支持六十軍起義)。由於事先的準備工作做得較好,暫編五十二師也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隨同起義(暫編五十二師師長李嵩的弟弟李泰然的妻兒在敗退時與蔣軍失散,我軍在防區中找到之後,通過我地下組織將李的妻兒送入長春。這事給李家的震動頗大,李泰然曾幾次給我軍送出軍事情報,還表示爭取早日反正。在這關鍵時刻,李泰然在五十二師起義問題上起了一定的作用),所以,六十軍起義是三個師的全部行動(只有一個軍參謀長徐樹民,因為是蔣介石派到六十軍的特務,所以在起義之前就被曾澤生抓了起來,連同本是軍統特務的暫編五十二師師長、團長等數人,都被曾澤生派武裝押送交給了我圍城指揮所)。
10月17日,在我方聯絡員劉浩的陪同下,曾澤生出城見到了我圍城前線指揮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唐天際,對有關事項做了具體安排。當天夜裏,六十軍的2.6萬多名官兵就開出了長春城,到九臺地區休整。六十軍的原有防地全部由我軍獨立六師和八師入城接防。

曾泽生在欢迎解放军进入长春的大会上讲话

曾澤生率六十軍全軍起義,這在解放戰爭中是繼吳化文在濟南率一個整編師的起義之後第一次整個軍的起義,也是解放戰爭開始以來起義人數最多的一次起義,不僅受到了我黨我軍和解放區人民的熱烈歡迎,也震動了全國。六十軍的起義使國民黨軍隊”固守長春”的形勢急轉直下,不僅使新七軍被迫投誠,使長春迅速得以和平解放,而且使東北戰局發生了對我軍十分有利的變化,加速了整個解放戰爭的進程。
根據中央軍委命令,1949年1月2日,六十軍全軍成建制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十軍,走進了人民革命的隊伍。曾澤生仍然擔任軍長,白肇學和隴耀仍然擔任師長,只是更換了暫編五十二師的指揮員(以原六十軍一八二師副師長李佐任師長)。在經過政治整訓之後,這支軍隊進行了脫胎換骨的改造,成為新型的人民軍隊。1949年南下入關,參加了鄂西戰役和解放四川的戰鬥。新中國成立之後,又兩次入朝參加了抗美援朝戰爭,屢立戰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