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太平洋的传奇口罩(美國美中報道)

 新冠疫情,像秋风扫落叶,席卷肆虐全球,美国也未能幸免。

美国是联邦制,各州是相对独立的。
3月10日,美国马赛诸塞州(也就是中文里简称的“麻省”)因新冠疫情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麻省各医院的医用防护用品告急。

此时,麻省州政府去找美国联邦政府,找川普大总统,申请医用防护用品,是根本没有用的。

好在,美国上下早已习惯了,有问题找市场。

麻省的州长查理˙贝克(Charlie Baker),今年63岁,1979年哈佛大学毕业,2015年当选州长,现已是第二个任期了。
贝克州长的老爸,也曾是政府高官,这哥们算是个官二代,但绝不是纨绔子弟。他平易近人,又能干,口碑也非常好。

当下,抗击疫情是全世界的头等大事,也是麻省的头等大事。

抗击疫情的关键防护物质,是口罩。此时的口罩,已成为全世界第一稀缺商品。

贝克州长为了口罩的事情,急火攻心。

能不急吗?
他,可是人民选出来的大州长啊!

当官的,就要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口罩这事,只能州长自己想办法、自己去解决。

贝克州长知道,全世界60%的口罩是在中国生产的。连大名鼎鼎的美国3M公司销往世界的医用口罩,也是在中国生产的。

贝克州长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可此时,全中国所有的口罩生产厂家,均已满负荷运转,而且订单都已排到了几个月之后。

贝克州长,抓瞎了。这可是拎着美元,买不到口罩啊!

贝克州长,是个明白人。
他知道,所有产业链背后支撑着的,都是资金链。
不认识生产口罩的中国厂家,没关系。可以找投资口罩厂的老板啊!

贝克州长知道,现在随便在地上捡一块砖头,扔到华尔街,就能砸出在中国投资的老板。

贝克州长,哈佛大学毕业。他知道华尔街有大把的哈佛同学。

读大学图什么?说到底,就是建立人脉关系。

进了哈佛,就进了哈佛人脉圈。
哈佛的人脉圈,可以说是世界人脉宝塔上,最顶端的精英圈。

贝克州长的思路完全正确。

贝克州长求助信息发出之后,哈佛管理公司(Harvard Management Company, HMC)立马给予了响应。
这家公司之前在深圳投了一个创投基金。

这个创投基金,在疫情期间投资了一个生产口罩的工厂。

这个清晰的产业投资链,最后就落到了链条终端——口罩生产工厂。

厂家,最终是要听投资老板的。
这就是资本的力量,这就是产业链中,各自的角色和定位。

3月15日,是贝克州长高兴的日子。他终于采购了170万只N95口罩。

这人民公仆,真的不好当啊!
贝克州长,只有手中有了口罩的供货单,他才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天有不测之风云。
贝克州长,这高兴的热火劲还没过,就立马掉进了冰窟窿。

3月26日,中国民航总局根据境外疫情的风险压力,宣布“每家航空公司经营的国际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国际货物空运,立马受到了政策突变的影响。

在中国采购的170万只口罩,在这种情况下,短时间是运不出来了。

口罩,运不出来!
怎么向人民交代呀?怎么对得起前线的医护人员呢?

怎么办呢?
还得去找哈佛同学呀!
在美国各行各业的精英,都有哈佛同学呀!

贝克州长,这时他想起一个人,他的哥们乔纳森˙克拉夫特(Jonathan Kraft)。

这哥们权且称为,小克拉夫特。他今年56岁,1990年获得哈佛大学MBA学位。

小克拉夫特的老爸,老克拉夫特(Robert Kraft),美国大富翁,也是哈佛大学毕业的。
1994年,老克拉夫特用1.72亿美元买下马赛诸塞州的职业橄榄球队新英格兰爱国者球队。这之后,爱国者球队拿了6次全美NFL职业橄榄球大联盟的年度冠军。

小克拉夫特,2005年开始担任爱国者球队主席。

   贝克州长着急火燎地,给哈佛大学同学小克拉夫特打电话说:“哥们,我好不容易,在中国采购了170万个口罩,我这一线的医护兄弟姐妹们,在等着这批口罩呢?可航班没了。你得帮我找个飞机飞一趟!

小克拉夫特绝对够哥们,立马回到:“兄弟,小事一桩。我们球队那个接送球员的飞机也闲着,帮你飞一趟。”

这真是:天大的事情,两个哈佛哥们就搞定了。

贝克州长(左)和小克拉夫特(右)
   飞机,搞定了。但是新问题又来了。

飞机要想降落中国深圳,必须要有着陆权。也就是说,需要中国民航总局允许飞机降落的批文。

可到哪里去找批文呢?

贝克州长,毕竟是哈佛大学毕业的,他仔细研究了中国民航总局的政策。
发现有一条,涉及人道主义的情况,可以特殊申请。

贝克州长与美国国务院、克拉夫特联手,与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联络,提出人道主义紧急申请。

纽约总领事馆的黄屏总领事,是一个非常友善和蔼的人。他与贝克州长以及克拉夫特父子也都相识。

黄屏总领事,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为了帮助美国人民共同抗疫,马上积极协调国内多个部门。

最后,中国国内各个部门也通力配合,并提出在严防疫情风险的前提下,必须遵守:
第一、飞机降落后,所有机组人员不能离开飞机;
第二、中方只给3个小时停留时间,加油,装货,必须在三小时之内完成。

这个要求,既体现了中国各部门严格遵守疫情防控纪律,又最大诚意地体现了对美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帮助和支持。

 因为这样,可以豁免美国机组人员14天的隔离。
飞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返回美国。
口罩,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送到医护人员手中。

贝克州长,对黄屏总领事以及中国国内各个部门真心支持和帮助,感动的热泪盈眶。

中国纽约总领事馆的黄屏总领事
   这老天,真的想要好好考验一下贝克州长,为人民服务的诚心。

因为,爱国者球队的这架波音飞机,平时都是在美国国内飞,没飞过这么远的国际长途。所以必须进行设备升级。

于是贝克州长和小克拉夫特又把飞机送到特拉华州的威尔明顿(Wilmington),升级航空电子设备,以便能飞国际航班。

并要求全体机组人员,必须在3月27日晚,到威尔明顿待命。

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贝克州长的命,也是邪了门的不顺。

整个机组团队,到了威尔明顿突然发现:
我x !机组人员都没有中国签证。

于是他们又匆匆忙忙,在当地找了一个商店,一人拍了一个证件照。快件寄到纽约总领馆,加急办签证。

中国驻纽约总领馆的同志们,在周末连夜加班,将机组人员的签证办好。又火速,快递寄给在威尔明顿的美国机组人员。

要飞,中国深圳了。
美国机组人员又出现了新的担心,这毕竟是飞国际航线。
在疫情期间,万一飞机有毛病了怎么办?在深圳三个小时,是极为宝贵的时间呀。

机组,只好自己带上维修人员和备用零件。万一飞机有毛病了。在深圳三个小时,也能自己把飞机修好,回家。

懒驴上磨,屎尿多。

飞机都要飞了,贝克州长才发现:170多万只口罩,怎么提货?怎么清点和检验?怎么报关?怎么装机?

这麻烦,怎么一个接着一个啊!
总不能让机组成员扛麻包去啊,更何况机组所有人员不能下飞机。

贝克州长,这下真的,急的直跺脚、跳蹦子!

他只有仰天长叹!上帝呀,帮帮麻省人民吧!

苍天,对好人、好官员,无绝人之路。

上面提到的投资口罩工厂的深圳创投基金,其中一个有限合伙人(Limited partner),是腾讯。

贝克州长,通过朋友的朋友,找到了腾讯。
腾讯,以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的胸怀,二话不说,派出了一个团队。

腾讯团队帮助报关、提货、整理货物、晚上值班守夜看货。

4月1日清晨,爱国者球队的波音767飞机,从阿拉斯加起飞,十几个小时后,降落在深圳。

腾讯团队,以最快的速度帮助装货。

因为是客机的原因,170万只口罩装不下,最后只能满实满载装了120万只口罩。

2小时57分钟,加油、装货全部完成。

这架满载着中国制造的口罩,满载着中国人民善良、友爱、帮助的飞机,从中国大地起飞。

爱国者球队的波音767飞机在深圳机场装货
   4月2日,飞机中转阿拉斯加,降落在波士顿机场。

贝克州长亲自去机场迎接,在机场他发表了深情的演讲。
他特别感谢中国驻纽约总领馆,感谢中国民航总局,感谢中国的工厂,感谢腾讯公司,感谢中国人民。

新冠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在人类面前,它是阴暗、丑恶的。

但世界,还是充满着阳光,还是充满着爱。
善良、友爱、互助这些优良的品质,人类是相通的。(作者:朱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