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美国疫情尚未完全控制,病情差异或与病毒变异有关(美國美中報道)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4日上午8时25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91万例,美国确诊病例超过58万例。

作为目前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美国国内的疫情防控形势如何?拐点何时才能出现?中美两国面对共同的病毒,又该如何合作?日前,记者就公众关心的一系列问题,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唐德良进行了专访。

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新冠病毒已出现变异 中美应合作监控疾病。来源:中新视频

美国疫情还未完全得到控制

来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58万例,死亡逾2.3万例。

美国国内,纽约州依旧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确诊病例超过19.5万,死亡人数已经逾万。不过,纽约州住院病例净增数量已经大幅降低,单日新增住院病例数也在下降。

纽约州长科莫表示,这说明疫情曲线已逐渐拉平,但必须坚持严格管控,才能确保度过疫情高峰。几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曾表示,美国疫情或已经见顶,有望开始好转。

不过,不断攀升的确诊病例数,仍然让外界感到担忧。

“整个美国的确诊人数在上升,一方面是因为检测数量的增加,另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的疫情还没有完全得到控制。”唐德良在采访中表示。

他强调,因为美国一些州发现病例时间比较晚,疫情传播到那些地方有一定滞后,所以病人数在增多。整体来看,疫情还在美国蔓延。

谈及美国目前的检测情况时,唐德良介绍说,目前在美国,包括医生、护士、警察等在内的一线工作人员都需要做病毒核酸检测。但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必须是病人出现症状,然后由病人的家庭医生建议并开具单据,才可以进行核酸检测。

另外,对于疫情“见顶”的说法,唐德良则分析称,这一表述并不是很准确。

“美国有很多州,纽约州应该已经‘见顶’,但是还有一些州才刚开始。”

他解释说,疫情的暴发速度和人口密度、人口流动性直接相关,比如纽约、西雅图、加州等地,此前疫情蔓延很快均与此因素有关。而美国中部疫情暴发较晚,所以还没有像东部、西部一样“见顶”,各州的情况要区分来看。

不过他也强调,美国中部人口密度较低,所以确诊人数上升速度不会像纽约州这么快,疫情比较难流行起来。整体来看,未来美国确诊人数增长会出现放缓。

资料图:当地时间4月12日,提醒人们保持“社交距离”的标识张贴在美国旧金山海边一条步道旁。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新冠肺炎尚不算烈性传染病 病毒传代后会“减毒”

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全球确诊感染人数逼近200万,民众的恐慌情绪日益增加。

当地时间4月1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新冠肺炎正在迅速蔓延,致死率是2009年H1N1流感的10倍,而且在人群密集环境,如养老院中更易传播。

不过,在唐德良看来,新冠肺炎目前还很难算得上是一种烈性传染病。

“目前,患者中有很多轻症和无症状者,死亡的主要是老人和慢性病患者,它不像霍乱、天花、埃博拉等那样的疾病,致死率非常高。”

唐德良强调,在德国、美国等国家的相关研究数据都发现,死亡率较高的主要还是那些原本患有癌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基础疾病的人群。

另外,他还表示,病毒的传播特点之一就是传代以后会减毒。

“病毒感染你不是想杀死你,只不过想在人身体上住一下,如果发现人群适合作为宿主,它就在宿主当中停下来了,停留下来以后就一点点减毒。病毒并不希望宿主死亡,因为宿主死亡以后病毒也没办法存活了。”

唐德良以目前的现状分析,针对新冠肺炎,第一没有特效药,第二没有疫苗,现在都是辅助治疗。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有效阻断传播途径对策,)疫情停止的前提条件就是,人群中被感染的人数达到了50%-60%。

资料图:当地时间3月31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Dockweiler海滩,海滨停车场的房车被用作COVID-19患者的隔离区。

中美两国患者病情差异或与病毒变异有关

近期,国内外媒体对一些患者出现的“新症状”的报道,引起了广泛关注。

例如,随着全球疫情暴发,越来越多的海外新冠肺炎患者提及了另一大症状——失去嗅觉和味觉。

目前,科学界对新冠病毒对嗅觉功能的影响尚无可靠研究。不过,有科学家认为,新冠病毒在不断变异,以克服不同人群的免疫系统抗性。

那么,狡猾的病毒是否出现了变异?

“病毒变异就像老师让小学生抄作业,抄1000个字一定会出错,病毒在复制的时候也会出现这样的错误,于是就产生了变异。”唐德良解释说。

他以中美两国的确诊患者为例分析说,已经有数据显示,中国和美国的确诊患者的年龄谱并不一样。针对这一现象,目前科学界比较倾向的解释就是病毒变异以后,导致病情表现不一样。

“病毒肯定是有变异的,就像以前每年流行的流感一样,今年来的是某个病毒,到了明年来的可能就是它的堂兄弟了。”唐德良说。

资料图:科研人员在演示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研发实验过程。汤彦俊 摄

中美两国需加强病毒监控合作

采访中,唐德良也分析了美国此次应对疫情时出现的一些问题。

“美国防疫医学系统里,过于相信对疫情的数据判断。”

唐德良表示,早前中国发生疫情时,美国并非没有准备。但模型的估计,和实际的差别很大,疫情来势凶猛,这使得早期的几个州还是出现措手不及的情况。

在他看来,模型估算与现实的出入,某种程度给政府和社会带来很多困扰。

谈及中美两国在抗击疫情领域的合作时,他强调,中美两国在疫苗开发、病毒突变监控等诸多领域都有广泛的合作空间。

他说,特别是在病毒监控方面,美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展开了合作,和中国此前也有合作,但只限于小规模的,但此类合作对于保护人民健康、国家安全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唐德良认为,现阶段,彼此文化和社会的理解不足是国际合作面临的主要障碍。“应对疫情还是要建立国际合作,公共卫生从来不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事情,而是全球性的问题。”他强调。(记者:张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