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正給山東留下了什麼(美國美中報道)

正值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的攻堅階段,山東省委副書記、省長龔正南下上海履新。
據上海發佈消息,日前,中共中央批准:龔正同志任上海市委委員、常委、副書記。
一個多月前的2月13日,在疫情防控的關鍵節點,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應勇調任湖北省委書記。
2015年7月,龔正從杭州市委書記任上空降山東出任山東省委副書記,2017年4月,龔正出任山東省長一職。
算起來,龔正在山東4年零7個月時間,其中擔任省長正好3年,正趕上山東新舊動能轉換從起勢到改變、也是最為困難的一段時期。
雖然當前的山東仍處於經濟發展的陣痛期,但無論是在營商環境的改造、政府服務理念的轉變還是十強產業的具體佈局,看得出龔正是下了功夫的,是有具體思路的。


2018年全國兩會上,在談到新舊動能轉換時,龔正提出,“一年全面起勢、三年初見成效、五年取得突破、十年塑成優勢,到2022年基本形成新動能主導經濟發展的新格局。”
他同時還提到,推動山東高質量發展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決心。
相信山東轉型成功之時,一定會有人記得龔正做出的貢獻,“功成必須有我”。
公開履歷顯示,龔正早期的工作經歷集中在海關系統。
龔正生於1960年3月,江蘇蘇州人,1982年8月參加工作,1985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博士研究生學歷。
1982年,龔正從北京對外貿易學院(現對外經貿大學)對外貿易管理系海關管理專業畢業後便進入海關總署,並迅速獲得重用,成長為海關系統最年輕的副處級幹部。
而後,他在海關系統歷任天津海關副關長、海關總署政策法規司司長、深圳海關關長、海關總署副署長。
2008年,龔正首次走出海關係統,空降浙江出任浙江省副省長,分管對外經貿合作、旅遊、打擊走私、海防與口岸管理等工作。
4年後,他位列浙江省委常委,並從2013年開始主政杭州。
基於此前在海關系統長期同跨境貿易打交道的經歷,龔正隨後在跨境貿易方面頗有成就。
2014年,杭州向海關總署提出申請打造“網上自貿區”的構想,這一構想在2015年3月成為現實:國務院批准在杭州設立中國(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
在杭州任職期間,龔正推出了“一號工程”,主要內容是發展資訊經濟、推廣智慧應用。
圍繞著“一號工程”,龔正會見了一批全球頂尖製造業領導人、知名互聯網企業高層,他們都是電子商務、大數據、互聯網金融、積體電路和晶片等高科技領域的年輕創業者。
“馬雲、阿裏巴巴大家都知道,但杭州不能只有一家阿裏巴巴,不能只出一位馬雲。我們邀請各位來,就是希望若干年後,在你們中間能成長出更多的阿裏巴巴和馬雲。”龔正在企業家座談會上說。
隨後,就有了杭州與阿裏開展戰略和作,與比亞迪、富士康、正泰集團等簽署全面戰略合作協議。
很多人經常提到,杭州和阿裏巴巴是互相成全,但鮮為人知的是,杭州這座城市與阿裏巴巴集團真正開始有大規模實質性合作正是從2013年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後。
這被認為是,“阿裏首開政府與當地企業開展戰略合作的先例,形成了一種全新的政企關係。”
比如,阿裏巴巴在杭州圍繞數字基礎設施建設的城市大腦,杭州受益,阿裏也受益。
“杭州支撐著阿裏巴巴,阿裏巴巴也改變著杭州”,一時間傳為佳話。


龔正7年前在杭州“推廣智慧應用”的做法,其實就是開放城市場景,將新技術應用到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中,這也是當下包括青島、成都、北京等很多城市正在做的。
在杭州推進“一號工程”的進程中,龔正還提出了“兩區三城九鎮三穀”的概念,建成立足於雲計算、集感測器技術和高新技術產業的西溪穀、傳感穀、雲穀。
其中基金小鎮、夢想小鎮、雲棲小鎮等特色小鎮建設成為全國典型,這些小鎮完全沒有像某些地方搞成房地產,而是真正跟高新技術特色產業結合,已成為杭州新一輪經濟發展中的重要引擎。
就在龔正離開杭州的2015年上半年,杭州市實現生產總值4498.75億元,同比增長10.3%,時隔三年,經濟增速又重回兩位數增長。
這一年年底,杭州實現GDP10053.58億元,成為全國第10個GDP突破萬億大關的城市。
2015年7月,龔正從杭州市委書記任上空降山東出任山東省委副書記。
龔正在經濟發展上的獨到眼光,在調任山東後也有所體現。
據媒體報導,2015年下半年,龔正以山東省委副書記的身份赴山東各地市調研,對調研走過的企業,他經常提到兩個方面:一個鼓勵企業注重科技創新;另一個便是鼓勵企業抓住“一帶一路”等國家戰略機遇,立足國內、開拓國外市場,勇於走出去。
調研中,龔正還曾多次向企業分享他的思考和體會:企業做強做大有三個“法寶”:科技創新、品牌戰略、行銷網路。
2015年11月,龔正在海爾、青啤、中車四方等企業調研時提出,通過產業化的創新來培育和形成新的增長點,推動經濟發展由要素驅動、投資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進一步打造好青島經濟升級版。
從要素驅動、投資驅動向創新驅動,不僅僅是經濟增長方式的變化,更是思維方式的升級。
從中不難看出,龔正是真正懂企業家、懂經濟的一位省長,他希望將這一理念轉傳遞給山東的幹部。
《求是》雜誌2019年第19期曾刊發龔正署名文章《山東:奮力趟出一條高質量發展路子》。
龔正在文中表示,山東要培育壯大“5+5”十強現代優勢產業集群,促進傳統產業的產業智慧化、新興產業的智慧產業化、跨界融合化、品牌高端化。
其實,山東面臨的最大問題或者說真正的考驗是,越來越多500強企業出現在破產名單或者瀕臨破產,被歸為“舊動能”的焦化、紡織、礦產、造紙還包括一些製造業等企業存量過大,除了坐等被淘汰的命運,這些“舊動能”是否能借助人工智慧、大數據等新技術手段實現轉型升級,成為助推山東發展的另一股“新動能”?
龔正提出的“傳統產業的產業智慧化”等思路顯然提供了一種新的可能。
平時看上去低調、溫文爾雅的龔正看問題往往能一針見血。
2019年山東兩會上,龔正在參與分組審議時要求政府一定要守信:
“企業到一個地方投資,除了看當地政務生態是不是精簡高效、自然生態是不是富有魅力,還要看政府能不能做到守信,做得好的地方,往往是誠信法治的社會生態越來越好,企業也願意來投資。而有的地方跟企業談的時候什麼都答應,等企業真金白銀投資了,卻“關門打狗”,承諾兌現不了,地方自以為得到大好處,實際上把名聲搞壞了,再修復名聲卻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我們山東千萬不要出現這種生態。”
他在不同場合一直強調創新的重要性:堅持做制度創新的“高地”而不是優惠政策的“窪地”,堅持“種苗圃”而不是“栽盆景”。
2018年9月,“儒商大會2018”嘉賓懇談會在山東大廈舉行,丁肇中第一個發言,建議在山東成立一個高等技術研究院。這是一種“四不像”體制。
丁肇中的建議,在會上就得到了省長龔正的回應,“我們深受啟示,將認真地研究。”
一年之後,山東高等技術研究院在山東濟南成立。這所面向國際科學前沿、以實施國家重大科學戰略為己任的科研機構,計畫用10年時間成長為國際知名、國內領先的研究機構。
除了經濟發展思維方式的轉變,龔正帶給山東的另一大轉變是“店小二”的服務理念。
不誇張地說,這可能是更加寶貴的一筆財富。
在全國這一輪城市競爭中,最早開始抓城市營商環境建設的可能就是時任杭州市委書記的龔正了,甚至“店小二”這一說法的發明者就是龔正本人。
2013年9月,龔正調任杭州,僅僅兩個月後,就代表杭州市與阿裏巴巴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並表示:阿裏巴巴要當好天下生意人的“店小二”,政府則要當好阿裏巴巴的“店小二”。
從此之後,龔正“店小二”的稱呼,便傳揚開來。
2014年的世界杭商大會上,龔正在致辭中表示要努力把杭州打造成為審批事項最少、辦事效率最高、投資環境最優的城市,“做到辦事服務多說’Yes’少說‘No’、破解難題多‘射門’少‘踢球’”。
同時,龔正對官場中的懶政行為卻是格外警惕。
2015年開年後,杭州的第一個會議就是“全市深化作風建設大會”。在會上,龔正擺出了“念歪經”、“當官做老爺”、“推諉扯皮、不敢擔當”等各類不留情面的“辣詞”。
此前,“相互推諉扯皮、辦事效率低”與“遇到難題不敢擔當”兩個問題被集中至民意測評最不滿的前兩位,成為杭州主治作風的“疑難雜症”。
“就是要告訴全市黨員幹部,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有什麼問題就解決什麼問題,什麼問題突出就重點解決什麼問題,不見成效、不達目的決不收兵。”龔正如是解釋這第一次會議的主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調任山東後,龔正很快抓住了山東問題的癥結。
“有的地方還有一定的官本位的思想”,他一直強調要下力氣提高政府服務品質,“店小二式的服務也好,保姆的服務也好,核心就是兩條,一個就是放下身段,平等地服務。第二個就是解決問題的服務,一對一的服務,既要主動的端菜,又要滿足企業和群眾的點菜,提供貼心的服務。”
在很多人印象中,龔正是一位性情中人。
在2015年8月赴任山東前,在一個週六的早晨,龔正和愛人開車到蘇堤,第一次看了西湖的日出,“確實漂亮。”
他對杭州深懷感情,“這座城市有恩於我,杭州的百姓有恩於我”。
當時他在一次正式會議結束時,深情地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我這兩個‘天堂’都占了。蘇州是我的故鄉,山山水水養育了我。但杭州,我雖然生活時間不長,六年零八個月,直接服務了22個月,但我也走了128個、全市近三分之二的街道和鄉鎮,瞭解一天比一天深、感情一天比一天深……我心懷熱愛,無論什麼時候,我都不會忘記杭州的山山水水,不會忘記杭州的幹部群眾,無論走到哪里,都會為杭州的進步鼓掌,為杭州的工作跑腿,為杭州人民祝福。”
調任山東後,龔正更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名徹徹底底的“山東人”,多次用自己的名字為山東發展月臺。
2018年9月28日,在儒商大會2018嘉賓懇談會上,龔正用自己到山東工作3年的實際感受,向廣大儒商推介山東。
“我的名字叫龔正,我作為一個‘新山東人’,我可以免費地公正一下,我到山東來3年,經過了三個冬天三個春節,一年比一年好,去年PM2.5由前年的66微克下降到55微克,去年污染天數下降了14.9天,而且今年上半年我們又減少了5.6天。所以今年我們重污染天氣也就是幾天,我們很有信心,以後藍天白雲越來越多。”
類似這樣的表述,龔正講過很多次。
當然,龔正的演講中更多還是拿數據擺事實為“山東就在腳下的‘黃金機遇’”打call,“山東的人口紅利猶在、人才紅利加快形成,龐大的市場規模、高素質的人力資源、再加上日益完善的體制機制,彙聚起創新創業創造洪流。”
他不遺餘力地為山東發展搖旗呐喊,“有的企業家講,改革開放之初,錯過了廣東、深圳的發展機遇,這次絕不能再錯過山東的發展機遇,這反映出廣大企業家看好山東、投資山東的堅定信心、決心。”
2020年山東兩會上,在他最後一次的省政府工作報告中,龔正系統總結了支撐山東高質量發展的五大紅利:多重紅利交匯疊加,“黃金機遇”就在腳下。
龔正對山東的未來充滿信心,“我們完全有條件、有能力、有信心,應對前進道路上的各種風險挑戰,奮力趙出一條高質量發展路子來。”
在這裏,我們希望為這位永遠的“新山東人”致以深切的祝福,既是為他本人,也是為他為山東所做的一切,山東不會忘記那些真正為山東做出貢獻的人。
感謝龔正省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