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翻身”的百亿富翁:出身矿工家庭,41岁才开始创业,他是如何在危机中逆袭的?(美國美中報道)

大家好,我是栩先生。疫情期间,因为有了钉钉,腾讯会议等平台,我们在家也能远程高效学习和办公。在国外,同样有一些类似的软件。其中有一款并不起眼的软件,在一片红海中成功突围,深受大家的喜爱。

而这款软件创始人背后的逆袭故事,更是激励着许多的人。

今天和大家分享他的人生故事,希望你能从他的经历中得到一些启发。

1

41岁开始创业

50岁成为华人互联网创业大神

新冠疫情一闹,美国股市跳水(最近因为印钱又开始回涨,这波骚操作也是史无前例)。

但也有少数公司因为市场需求改变而一飞冲天。

比如,做在线视频会议软件的Zoom。

▲Zoom是一款做在线视频会议的应用
▲Zoom的创始人是移民美国的华人袁征
要说Zoom这家公司也真是走了百年不遇的狗屎运。一年前刚在纳斯达克上市,不久后就赶上了新冠肆虐。商务旅程取消,大家回家办公,一时间对在线视频的需求大增。

措手不及的震荡成了Zoom的风口,而且是一夜之间、横扫全球的飓风。

▲疫情爆发以来,Zoom是苹果商店下载次数最多的免费应用程序
从年初到现在的短短几个月中,Zoom用户从单日1,000万人次,疯狂增长至单日2亿人次。主要用户来自北美。眼下,Zoom市值突破390亿美元,超过了百度的340亿美元市值。

尤其是——

百度已经在美国挂牌15年了,而Zoom才上市刚满1年而已。

▲去年年底的时候,还有财经媒体发文《从黄金盛世到没有一人,硅谷巨头再无华人高管》,谁知几个月后就跑出来个华人创立的独角兽
Zoom的股票价格打着滚儿地飙升,今日股票收盘价$141,比发行价翻了3倍。而Zoom的创始人袁征,因持有公司20%的股票,身价跟着水涨船高。从年初到现在,我眼看着他的net worth以亿为单位增长,最近一个月生生从30亿美元飙到63亿美元,登上福布斯亿万富翁排行榜。

50岁的袁征一夜间成为硅谷首屈一指的华人互联网创业大神。

2

坐10小时火车去看女友

连续8次被拒签不肯放弃

与雅虎的杨致远、英伟达的黄仁勋、油管的陈士骏这些华人移民二代相比,袁征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1970年,袁征出生在山东泰安的一个矿工家庭。与那个年代的大多家庭一样,袁征的家境只能算得上温饱。

四年级时,袁征热衷于收集废料卖钱。

为了把电线里的铜丝弄出来,他不小心烧毁了邻居的鸡窝,惊动了消防员赶来把火扑灭。

1987年,袁征考上了山东科技大学应用数学系。坦白而言,既非211更非985的山东科技大学并不是一所名校。即便在本省,排名也在山东大学、中国海洋大学之后。

本科毕业后,袁征又在中国矿业大学读了工程专业的研究生。

袁征是名副其实的英年早婚。

他和女友在中学时代结识,22岁读研究生时就结婚了。

读书期间,袁征和女友分处两地。

每逢寒暑假,18、9岁的袁征便搭乘10个小时的火车去与女友见上一面。

那是在80年代末,绿皮火车上挤满了人,袁征往往是一路站着。

因为车上实在太挤了,他甚至可以站着睡觉。

那时,袁征想,如果有一种技术,可以让我按下按钮就见到女友,不用再受这一路舟车劳顿的罪,那该有多便利啊。

▲袁征的妻子正是他的初恋女友
除了幻想着“一键视频”外,袁征还想过在网上卖书。那是在1996年,所有的订购都要通过邮局电汇,非常的不方便。袁征想知道是否可以有一种从客户那里收钱的便捷方法,那也是他第一次萌生了去看看美国人怎么搞互联网的念头。

研究生毕业后,袁征进入山东当地的公司工作,期间被派到日本学习了4个月。

机缘巧合的是,袁征在日本时意外听到一场比尔·盖茨的演讲。

盖茨的演讲大大启发了袁征,坚定了他去硅谷看看的决心。

直到今日,袁征提起盖茨的演讲仍然会激动,认为那是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契机。

次年,袁征便提交了签证申请。

然而,在美签比较难办的90年代,袁征的英文又不是很出色,这导致他连续8次遭遇拒签,签证费都是不小的一笔钱了。我发现,成功人士都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能折腾,一个是轴得很。

袁征当时铁了心要去硅谷。

他说:“只要美国没有永久拒绝我,我就会一直回来申请签证。”

如果当年那位签证官知道被自己拒了8次的小子,将成为亿万富翁,又会作何感想呢?

3

跟对贵人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第9次签证终于成功后,袁征来到美国。那是1997年,第一波互联网泡沫正在快速形成,马云靠卖中国黄页刚赚了500万。与那个年代出国的人一样,袁征的生活艰苦而窘迫。

他先是寄住在亲戚家中,还在餐馆端过盘子。

最要命的是,他几乎不会说英语。

出于语言和生活的双重压力,袁征没有在美国继续学业,而是直接找了份码农工作。

许多年后,袁征才去斯坦福读了MBA,那时他已经是思科的大牛了。

▲36岁时,袁征工作之余拿下了斯坦福的MBA
为什么一个英文很烂的中国人能找到专业工作呢?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搞编程对语言的要求相对不高,不像金融业、咨询业,要长袖善舞、刷脸耍嘴;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雇佣袁征的是个中国人。

说到这位让袁征跟随了十余年的老板朱敏,又是一部大写的传奇。

▲硅谷华人第一代创业大神朱敏(右)
朱敏出生于1948年,比袁征大了足足22岁。祖籍宁波的朱敏曾经插队8年,春种秋收、拉车推磨,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插队结束后,朱敏考入浙江农业大学拖拉机设计与制造专业 。

那时他已经 29岁。

之后,朱敏又进入浙大工业管理系就读研究生 。

朱敏是个脑和手都没有短板的人。高中毕业当厂长,看看图纸就能造车床、车零件。如果他留在中国,就是褚时健、任正非级的人物。

1984年,36岁的朱敏靠拿着一本字典死背下2万个英文单词,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公派留学生前往斯坦福大学。

次年,他15岁的儿子也从清华少年班考取斯坦福计算机系,父子同校。

▲朱敏的儿子朱磊,如今是红杉树信息技术公司的CEO
早在别的留学生还在省吃俭用攒奖学金之时,朱敏就靠着自己做旧房翻新赚到了50万美元。还没毕业,朱敏就拿到了IBM的聘书,后来又做了普华永道的CTO。1996年,来到美国的第12年,48岁的朱敏创立了网讯——一款网络视频会议程序。

也就在那时,朱敏招聘到了初来美国的袁征,将其纳为十几名早期员工之一。

虽然英语不行,但袁征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常年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公司。在思科时,他总是最早上班,最晚离开,每天工作14个小时。创业之后,更是进入了常年不休模式。
2000年,网讯上市。911事件发生后,由于很多人抵触乘飞机出差,带动了网络视频软件的大火。2007年,网讯被思科以3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这次收购中朱敏个人分得了1.2亿美元。

曾经插队挣工分的朱敏一跃成为亿万富翁,这人生经历也是犹如山峦起伏般壮美。

▲网讯被思科收购时,朱敏已经59岁。之后,他又创立了赛伯乐投资公司
袁征最初加入网讯之时,网讯还是一个初创公司。袁征能在网讯一呆14年,一方面是他做事专注,很有毅力,一方面是网讯发展顺利——4年实现IPO、10年被收购。彼时,袁征已经是网讯的副总裁,手下管理着800名技术员,不仅持有公司股票,年薪也是相当可观。

斗转星移几个秋,市场翻了一大圈。

多少人在互联网泡沫中失去工作,多少人因次贷危机多年缓不过来,袁征居然能在同一家公司稳坐14年,可见跟对老板是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4
不惧风险,中年创业打破华人天花板
被思科收购后,袁征的职位按说已经是华人码农在硅谷的天花板了。然而他并不开心。最主要的原因是,对工作没有热情。

在大公司每天做PPT,没有什么实际的东西,工作很轻松但是很无趣。

“我想做一个每天早上起来都很想去上班的公司”,袁征说。

作为视频会议软件的技术主管,袁征常常需要询访客户的体验。他发现没有一个客户对自己的产品感到满意。袁征自己提了不少意见,但是没有能被公司采纳。

同时,作为一个古早开发的软件,网讯也有积重难返的问题。

客户一边抱怨产品,一边还得继续使用。

这说明市场需要更好的替代品。

经验丰富、深刻理解、看准轨道。

2011年,41岁的袁征说服妻子,离开思科独立创业,走上了一条步领路人朱敏后尘的大道。

彼时,视频会议软件的赛道已经是一片红海。不仅有很多创业公司,还有微软的Skype、谷歌的Hangouts、思科的WebEx、苹果的FaceTime这些巨头在其中。但这些软件同样都有着框架陈旧、难以优化、功能太多、不够垂直的问题。

袁征认为,要有效解决音频和视频的问题,必须开发一款基于云的解决方案。

Zoom的业务非常简单,就是垂直做视频通话。仅仅凭借这一项业务,它的市值已超过百度。一年前Zoom上市之后,表现就已经十分亮眼,谁知又鬼使神差赶上疫情爆发,一下子井喷式增长掀翻了房顶。

我个人使用Zoom的体验是——Zoom所有设计都以视频通话为核心,它与现代的硬件技术兼容得非常好,使用起来滑不溜手,非常顺畅。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Zoom的产品调性高级。

▲Zoom有抠图换背景功能99
所谓调性,是个难以言表的东西。比较一下Skype和Zoom。你会感到前者是暮气沉沉,后者自带硅谷小清新属性,同时又不会像网红产品一样搞得很俗很low。

此外,真正令Zoom出圈的是,它有很强的社交属性,赢得了年轻人的喜爱。

虽然,一些传统型企业仍然在使用四平八稳的Skype,但是年轻人的喜好无疑代表着行业发展的方向。

▲Zoom以商务内核发展出娱乐功能,属于以高打低的降维打击
此外,与许多只烧钱不赚钱的互联网企业不同,Zoom的盈利十分健康,这要归功于美国的市场。15美元的月费,无论对于企业还是个人都算得上低廉。更可况,Zoom还给非付费用户提供40分钟的免费使用。

由于美国的大公司不玩烧钱补贴用户,App用户本身也具有良好的付费习惯,使得Zoom这样的小竞争者得以生存。

▲Zoom在中国取消了40分钟免费会议的限制。估计是知道在中国市场赚不到钱,干脆就让大家白嫖赚个吆喝算了
5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袁征的经历给了我们什么启发呢?我觉得是——第一,掌握核心技能很重要。

袁征刚到美国时,英语张不开口,没有当地学历,就凭着会写代码打开了一条坦途。

离开思科创业时,袁征带走了40名技术员,快速占领了移动端业务。

乔布斯说,将生命中的点连接起来。学书法、搞修道,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走一步路都算数。

这句话不完全对。

人首先需要有核心的一技之长,之后才是锦上添花的七七八八。

否则,罗永浩也是啥都懂点的杂学家,曾经一度信誓旦旦要干掉苹果,结果……

第二,跟对人就成功了一半。跟对人这个事主要看命。当年袁征刚到美国时,找不到工作,上不了大学。

有小破创业公司收他,就两眼一抹黑地去了。

哪想朱敏是个真大神,一路带领大家实现IPO。

不仅在网络技术上领着袁征入了门,也在人生轨迹上成为可仿效的榜样。

跟对人、入对行,袁征始终在同一条赛道深耕,省去了许多来回折腾的弯路,多年厚积薄发,创业一举成功。

第三,创业要看环境。在中国创业靠的是消费推动,在美国创业靠的是技术推动,你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Zoom的成功归功于美国的市场环境。

如果是在中国,大公司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用户没有付费习惯,派系之间互相屏蔽,Zoom这样的小而美根本活不下来。

此外,2C固然很难做,不抢占行业第一就很难活下去。

但是,2B还是有空间,如果能服务好固定人群,就可以把自己养得不错(当然,眼下Zoom做2B做出圈成了2C,此话另说)。

比如,Zoom的第一个付费客户是斯坦福大学。

当时,斯坦福正在为在线教学平台寻找方案,测试完市面上的应用后觉得Zoom最好。

在线教育这个细分市场为Zoom带来了1万家高校客户。

第四,风口是用来等的,不是用来追的。要说Zoom的白日飞升,不能不提沾了疫情的光。但是,正如风口不是用来追的,而是用来等的,Zoom在一朝成名之前,就已经是一家稳健企业,在上市之前就已经实现了数百万美元的盈利。

创始人袁征,更是在网络视频这条赛道足足耕耘了20年。

袁征刚开始创业做Zoom时,没有人想到能发展到这么大。

那时,微软、谷歌、思科、苹果等大厂,早已全面覆盖了这条赛道。

事实证明,互联网创业其实没有什么护城河,关键在于跑得快。

你若能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就算身在红海也能找到机会。

如今的袁征仍然过着朴素的生活。媳妇是当年令他坐10个小时火车相见的初恋女友,夫妻俩育有三名孩子,老大是校队篮球明星。据教练说,袁征从没有缺席过孩子的比赛,还经常亲力亲为给俱乐部做义工。

▲袁征一家人,可惜老父亲在儿子创业后两个月过世,没能看到公司上市
年过50的袁征对于突如其来的声名显得淡定,他说自己的座右铭是:To make others happy and you will be happier(令别人快乐,自己更快乐)。Zoom公司的口号则是:Delivering happiness (传递快乐)。
▲去年,“玻璃门”全美最受欢迎雇主排名中,袁征位列第一。无论是员工自己买书,还是员工给家人买书,Zoom都提供报销
“当创办公司时,我已经41岁,不再是年轻人”,袁征说,“我已经明白生命的目的是追求幸福,我也学会了如何追求幸福,特别是追求可持续的幸福。”袁征这样一个自我奋斗的成功者,有情怀、有调性、有技术、有耐心。他是真正的华人之光,是我们愿意看到的榜样。(文:遇言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