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美国新冠病毒诊疗一线的信息 (唐学新医生日记)(3)(美國美中報道)

4月20日(週一)早晨起来,感觉到身体稍微有点不适、鼻塞。但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基本上都正常了。可能是过敏季节的反应吧。这个时候,任何身体上的不适,都会让人感到紧张。

按照安排,我原本今天是在家工作,为病人提供远程医疗服务。但因为一个医生同事突然患病不适,要在家休息隔离,我便顶替她来诊所服务。因为病情不同,楼上的妇产科、小儿科医生们还是要照常来诊所上班。而在楼下的内科、全科医生们则可以轮流在家、在诊所工作。每天只要保证有两个在诊所值班的医生就可以了。

早晨到了诊所之后,发现另外一个医生没有来上班。经询问才得知,她也突然患病,也不能来上班了。也在家休息隔离了。

紧接着,上个星期说的好好的今天要来上班的我的护士又突然不能来了。我不知道,她是为什么突然不能来,我真怕她也病了。

短短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和前几天陆陆续续地听到自己身边的医生、工作人员患病的消息,真的让我开始感到紧张不安了。

(图为唐学新医师)

好在我体温正常,基本感觉还可以。

上班工作紧张,下班生活孤独。我们这些医生们要在工作中接触一些新冠病毒患者,自然就属于易感染高危人群。和我一起工作的医生同事们在过去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家里都是单独居住,和家人保持半隔离、甚至是完全隔离状态,也就是干脆一个人单独生活了。

今天上班工作一切如常。我和另外一个医生在一起上班。平时她的话多的不得了。现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感染,上班时我们俩基本上彼此都不照面,不说话。因为是远程就诊,需要在电话上和病人长谈,戴口罩就不很方便。两个人在一个医生办公室更是不方便了。

为了避免更多接触感染,她干脆把她的一个病人检查室整理的干干净净,一个人在里面一呆就是一天。她在里面工作、就餐。来看病的病人被安排到其它检查室。我们俩今天九小时的时间彼此交谈不到十句话。

大约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已经过了该下班的时间了。我有事情走出医疗服务区,路过就诊接待大厅,远远看见有一个人带着口罩,孤零零的坐在病人候诊区。我心里想,这个时候,都没有人了,他在这里干什么。我向前走近一看,是我的病人,他看见了我便大声说“唐医生,唐医生,我近来感觉不好,你能不能帮帮我”。我赶紧问前台的服务人员,这是怎么回事?前台的工作人员回答说,他已经通知了值班护士前来处理。

(图为唐医师工作的医院)

我等了一会儿,值班护士还是没有来。我感觉到不对劲。这个病人,没有预约,又是在即将下班的时候突然来临,虽然我们可以让他离开,但我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我就赶紧告诉我自己的护士,让她告诉前台人员,登记这个病人,我要检查他,越快越好。

护士把他带进检查室。测体温,38度。他告诉护士过去的五天感觉到全身不适、乏力、发热、没有食欲、恶心、有轻度的咳嗽,咽喉疼痛和呼吸困难等症状。

我带好口罩,防护眼镜和手套,走进检查室,向他询问更详细的病史,并做了全身检查。

我们把新冠病毒的症状归纳为十种。其包括咳嗽,发烧,呼吸困难,咽喉疼痛,疲倦无力,全身酸痛头痛,恶心,呕吐,腹泻,和病毒感染人接触史。这个病人出现了六个症状。

我告诉他可能得了新冠病毒感染。因为他只有轻度的呼吸不适症状,血氧饱和度稍微有点变化,但不很严重。他身体其它状况基本上还可以。我告诉他,目前尚没有特殊的药物治疗这种病毒感染。如果有发热头痛的症状可以吃一些普通的止痛退烧药。他需要回家自我隔离,带上口罩,不要随便出门。如果呼吸症状加重,或者是呼吸困难,他应该打电话呼叫911 ,或者是去急诊室就诊。

我又问他,愿不愿意做新冠病毒检测。他说他愿意做。我向他详细的解释了检测的过程。我告诉他,我们诊所刚刚开始这项服务。希望他两天后开车到我们的停车场专门设置的样本采集处。我会拿一个棉签,通过他的鼻腔深深插入约五公分左右,在鼻咽喉的位置取分泌物样本做病毒核酸检测,第二天可以得到结果。我说这个检测可能会让他感觉到不适难受。他说他完全理解。“不管怎么难受,我也想做。我想知道我是不是感染了新冠病毒”。

[后记] 隔了一天,他开车按照预约的时间来到我们诊所。我从他的鼻咽腔采集了样本后,他开车回家。第二天核酸检测为阳性结果。他成为我在过去的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通过直接临床检查或者是远程医疗诊断的三十多例新冠病毒确诊患者和疑是患者中的又一个病人。

[作者简介]唐学新医师旅居美国佐治亚州近30年。他现为美国佐治亚州 Grady纪念医院布鲁克海文健康中心的 主治医生。他是前健康中心医疗主任和Emory大学兼职副教授及亚特兰大华人医学会原会长。]

分享: